20371104

歡迎光臨 ヽ(゜v`●)

[カテゴリ:公告]
[留言:]

各位夜安,這裡是昕漓☆
腦袋被雷打到(?)而跑來架設了FC2
以後文章們就會從鮮網搬家,定居在這了噢(*´∀`*)
歡迎大家常來喝茶聊天 ~~~ヾ(○゜▽゜○)

以下是網站使用小介紹:
主頁面為文章閱覽處,管理者自介、文章分類和列表請戳右上角的 site info
或是最下面的中間那個按鈕噢 (σ・Д・)σ★

留言列表在各篇文章點進去才會出現!
雖然留言區有點小不過請大家多多塞爆使用它囉ヽ(゜∀゜)(不

網站仍舊緩慢架設中(懶懶補舊文(幹) ヽ(゜v`●) 希望大家玩得開心w


20140909

【D哲】剪髮

[カテゴリ:Dale x 哲人]
[留言:]

頭髮在不知不覺間也長得這麼長了。
Dale在浴室做著簡單的盥洗,看著鏡子裡自己已下探肩膀許多的捲翹金髮,臉上不帶任何一絲表情。

今天他起了個大早,慣例在晨曦中看著枕邊人的睡顏醒來,看了一會才注意到自己四散的金髮,還纏著幾縷對方也同樣留長些許的螢綠髮絲,色調宜人,這卻讓他不像平常一般再待著一會才起身準備早餐,而是硬生生擰斷了自己一部分糾纏的髮絲,頭也不回去了浴室。

即便進了浴室,其實也沒有什麼其他與平日不同的動作,不過是盥洗的力道粗暴了一點,連他自己也沒有意識到這樣的變化,一直到弄疼了自己,才回緩過來,看著鏡子裡的男人發愣。


幹嘛呢?


就算這樣問自己,也得不到什麼答案,更或許是他也不想給出什麼答案。那其實不怎麼重要。Dale撇撇嘴,覺得自己有點好笑。他伸手隨便順了順胡捲亂翹的髮絲,隨意地用手指鬆鬆束起,儼然就是一個亂七八糟卻又能被認為個性風流的造型。這陣子他倒沒少聽幾句讚美的話,不論如何,自己這頭純正柔軟的金髮那還是有些優勢的,或許再搭上他個高,又加上做的是這樣一個似乎與藝術分不開的行業,怎麼也能給人瞧出點韻味來,而不只是離經叛道。
反正他從沒認真花心思搭理過自己的髮型,既然於工作形象無損,那便也無所謂。

「髮圈……」

Dale側過頭尋找小櫃子裡的髮圈,想就這樣隨便綁起來了,不過一時之間卻不知怎麼找不太到。說到髮圈,那一開始是為了他捧在心上的枕邊人購置的,也不過是最簡單樸實的小髮圈,就是顏色他故意挑了綠色和一些黃色,有一次對方隨手拿過一個黃色髮圈時,不知是不是因為他的表情太過刻意,自此之後黃色髮圈便再沒被用過,倒是他頭髮長了以後隨手拿了幾個來用。


正想著算了,就拿一邊綠色的髮圈吧,一回過頭就撞上一個溫溫軟軟的東西。他視線擦過了身前的鏡子,裡頭映著他身後本該沉睡的枕邊人,一手正要碰上他散亂金髮的模樣,於是他就停住了,沒再轉向來人的方向。


「……早。」似乎是覺得有些尷尬,對方先悶悶地道了聲早,眼神有些閃爍,伸出的手遲疑了一會,才放棄一般不管不顧地直接捋起了他金色的髮絲。Dale想這人肯定還有一半沒睡醒,神情才這麼毫無防備,露出了這樣不加掩飾的神色,無端地令他心蕩神馳。

「早呀,哲。」他輕輕地說,並沒有刻意去調整自己的表情,只是淡淡地牽起一抹微笑。「我吵醒你了?」

哲人有些心不在焉地搖搖頭,眼神直盯著他的長髮看,不知為什麼那麼專注。Dale也不打擾,安安靜靜地讓哲人理順那亂糟糟的髮絲,甚至拿起了扁梳,一下一下透著絲小心翼翼地梳著,像是怕扯掉了他一根頭髮。

「Dale醬的頭髮長了呢。」

Dale看著鏡子裡在梳齒間捲曲瀑洩的金色,一絲一絲滑過哲人修長的指尖,聞言視線移到了哲人的臉上,不意卻看見了對方微微蹙起的眉頭。

「怎麼了?」

哲人停下了動作,卻沒有看他,盯著自己握在手中的柔軟金髮好一陣子才緩緩開口。

「吶,剪掉吧?」

Dale對這突如其來的提議愣了一下,有些意外而疑惑地看向鏡子中的哲人,可對方依舊沒對上他的視線。他斟酌了一下,才問:「你不喜歡嗎?」

哲人搖了搖頭。

Dale停了一會,思量了下對方的意思,而這停頓的時間讓哲人抬起了眼,神色間隱隱透著絲懊惱,Dale趕在對方開口前轉過身,頭髮順著動作滑開了哲人的掌握,他便緊接著握上了那隻手,那小心護著自己的、分明比自己還瘦小的手。

「好。」

他笑道,給出的答案毫不猶豫。

哲人愣愣地看著他,剛要出口的話全被堵了回去,一時間有些怔愣,又或者是為了那過近的燦爛笑容,分明習慣了,卻又忍不住猝不及防地出了神。時間短暫地凝固,很快又恢復流動,哲人有些不自在地移開了視線,將自己被暖暖握著的手抽回,不著痕跡地躲去了珍而重之描摩自己的指尖。

「那,今天下午,帶你去我常去的理髮廳吧。」

Dale輕輕抓住了哲人的手腕,留住要轉身離開的對方:「哲。」

「嗯?」哲人沒有掙脫,卻也沒有轉回身,只是神色淡漠地微微側過頭。

「你幫我剪吧?」

Dale另一手捲了捲自己的金髮,笑得輕巧。

「你幫我剪吧。」他又重複了一次,像是在確定什麼,口氣多了絲沉穩執著,輕緩而咬字清晰。

哲人終於轉回身,平靜的臉龐染上了些莫名其妙。「但是我不會剪啊……」

「沒關係。」Dale湊近哲人,揚起的唇貼上對方柔軟的耳畔,輕聲細語,彷彿情人間纏綿繾綣的情話。「我想你幫我剪嘛。」

哲人抿抿唇,整個人似乎有點僵住而沒有回應,Dale又再補了一句,「需要的話,之後再去給別人修就好啦。」

「……麻煩死了。」哲人低低嘟囔了一句,抬手推開那金燦燦的腦袋。「別在我耳邊說話。」

「哎,你這樣好傷我的心吶,別對我這麼粗魯嘛,哲。」Dale笑著看那走沒幾步又僵住的身影,回過頭來似瞪非瞪地剜了自己一眼,轉瞬間又帶上了些許狡黠的光點:「快出來剪頭髮,我學的可是美術不是美髮,剪壞了我也不管你唷。」



喀嚓、喀嚓。

手指起落之間,隨著耳邊一聲一聲切斷的細微響動,便是越發輕盈的感覺,長了翅膀一般,又像是卸下了什麼一直擔著的重擔,彷彿腳步都輕了起來。

他忽然想起自己從書上看到的一句話。

理不盡三千煩惱絲,剪一地舊日糾纏鬢。


可是這樣嗎?


冷硬冰涼的鐵片邊緣偶爾擦過後頸,更多的卻可以感受到那雙手的細緻靈巧,Dale眨了眨眼睛,不自覺地加深了笑意。哲人從鏡子裡看到了,稍微頓了下手上的動作,撇撇嘴,「笑什麼?」

「沒呀。」Dale笑瞇了眼,翠綠的瞳帶著戲謔,卻又寫著滿滿的認真。「只是覺得很開心又很幸福罷了。」

哲人覺得自己就不該開口的。

「哎,你不信?我很認真的呀。」Dale沒有移動分毫,顯得那擠眉弄眼的臉更加可惡了,哲人心想。「哲的手真巧,就算去開理髮店也絕對可以的呢,哲真是做什麼都很厲害呀……」

最好隨便一刀把他的髮型剪壞了,連見人都覺得難過。哲人補上了一句。

不過他又很無奈地想到,這一點也構不成威脅,大約只會被拿去當作炫耀的談資吧……想到這,哲人不禁翻了翻白眼。


「我是說真的喲。」

Dale忽然又淡淡地補了一句。哲人覺得跟這人相處了這麼段時間,有些價值觀都要被弄糊塗了,明明會躍之言語之外的滿滿情緒,落在這人嘴裡,卻越是平淡得像是白水一樣,藏得過深,宛若冰河暗湧;反而在這嘴裡聽起來越是天花亂墜的喜悅,卻也像煙花一般,對這人來說不過是過眼雲煙的不經心。

所以這時候他反而信了,信了那樣冷淡的面龐是真心喜悅。


為什麼呢?

而究竟他是笑了開心,還是不笑開心呢……



Dale看著哲人久久沒有動作的手,也不再乖乖坐著,試探地撫上了那還握著剪刀的手指,輕輕以唇相貼。

「真的很高興。」

Dale用側臉貼著哲人溫涼的手背。「哲就像魔術師一樣呢。」


好像那些糾纏著自己、散不去的東西,也能隨著那雙巧手擺弄,一一俐落地理去。

還不夠神奇的嗎?


哲人回過神來,無奈地嘆了口氣,滿是沒輒的笑意。「有時候我真覺得,Dale醬不是跟我同個年齡層的大人呢。」

「喜歡小孩嗎?哲哥哥。」Dale略為調皮地說了句,哲人彈了下他的額頭,他輕呼了聲,就被哲人摟進懷裡。

無聲之中,他總覺得自己心裡某一塊陳年凍住的地方,持續化去,又暖又寒得心驚。

可他選擇閉上眼睛,不躲也不閃,只因為這個人這麼摟著他,輕輕拍著他的背脊。


「……繼續剪吧,」哲人緩緩地說,帶著沉穩的力道。「再不然你就不用出去見人啦。」




看著自己最後定下來的髮型,Dale意外地覺得十分清爽而好看。他沒想像過自己完全短髮的模樣,不論何時,他總得要留著一絲長髮的痕跡才行,而現在想來,他竟沒有跨出過那麼小小的一步距離,不過就是那麼近在眼前,向前一覷,便是全新的天地世界。

而他在那裡就只看見這麼一個人,完美地融在了天光裡。


20140530

【全職Only新刊】全職高手 韓葉《花間留晚》

[カテゴリ:公告]
[留言:]

葉修,是一個無庸置疑的、拔尖優秀的Alpha。
大多數人都是根深柢固地這麼認為,儘管本人並不曾如此宣布過。

然而,在第十賽季常規賽、第四輪霸圖客場對興欣賽後的休息室,韓文清卻撞入了一股濃厚的甜香裡--

從此,泥足深陷。


花間留晚 封面



《刊物資訊》

》名稱《
花間留晚

》CP 《
全職高手 韓葉 (韓文清X葉修)

》規格《
A5判膠裝橫書左翻
封面星河紙250P+折口
內頁米道林80P

》性質《
女性向R18全肉砂糖小說本
原作向ABO設定,韓A葉O
有輕微王→葉情節注意
番外有韓A葉A,微虐注意

》頁數《
9萬6千字
172頁

》售價《
230 NT
代理通販價:270 NT

》內容《
花間留晚AO主篇
番外AA一篇
G圖四張
不公開AO本篇番外三篇
另有限量特典

》特典《
限量隨書附贈,場販前50,通販前35,每人上限兩本


》主筆《
昕漓

》GUEST感謝《
團子 
阿玥
文思
Mea


》試閱《
全文試閱
番外試閱


》首販《
7/12 全職O 興欣05 111111111111

》通販代理感謝《
奸情區

購買注意:
♘ 全篇大量R18出沒,購買前請務必確認已年滿18
♘ 主篇以及AA番外皆已於網路上以簡體公開,書裡只會有微幅修改
♘ 請務必確認理解並接受ABO設定
♘ 劇情進展至原作完結,請確認已看完原作以免劇透
♘ 依劇情所需,結局與原作有所歧異請見諒
♘ 有"極輕微"王→葉以及葉韓情節,請確認可以接受(除非真的對這倆內容很雷、碰一點都不行,否則不影響閱讀請別擔心!)


全職O當天重點注意事項(選場販者請一定要看):
♞ 請備妥證件以便檢查
♞ 請盡量攜帶足額零鈔零錢,加快結帳速度減少找零問題
♞ 填寫本表單場販的小夥伴們將為您保留本子到中午12點整以前,但不包含限量特典
♞ 特典一人上限2份
♞ 如有需要,當天接受現場簽名,請於購買時提出,謝謝!


20140227

【晝行之夜】隨筆

[カテゴリ:晝行之夜]
[留言:]

他想他一輩子也不會明白這到底是幸還是不幸。

在他被刺疼了眼流著淚模糊看向過於死白的天花板時,明明是沒有什麼記憶的年歲,不曉得為何那一幕就這樣深深留在了他的記憶裡。

不知道是誰與誰與誰,喜極而泣般地在他的床邊破涕為笑,說著太好了,說著簡直是奇蹟,說著他是多麼幸運地活了下來。

可是那些陌生的眼底他分明看不出笑意與由衷的欣喜。


有的只不過是無限無盡的冰冷。



他被稱為倖存者。

其實他想或許在那些他後來知道是自己親戚的人們的眼底,他不過就是踏著自己父母的屍體活過來的魔鬼、一個在他們與龐大財產間的礙眼垃圾。

再怎麼冠冕堂皇的言語都掩不去那些冷漠與厭惡,也或者打從一開始他們本就也沒有打算要讓他誤以為自己很受關懷。
一切都不過是為了外界的倫理與觀感在演戲罷了。

儘管不曾得到過善待,但也稱不上是被虐待,頂多就只是自立自強。
也還好他還有一筆足以談判的龐大金額,才能夠得到些許應有的照顧。

畢竟他還小,畢竟他已經失去雙足。

也許他還有性命,也許他已該感激,而他也只是木訥地不願想也不敢想,這兩者於他究竟孰輕孰重。
雖然其實當這樣的念頭存在時,答案就已經明白得再清楚不過。



『 Wedney 』



幸或不幸。


儘管如此總有一個人會對他笑著。

那笑容不一樣,天真而毫無顧慮,像是一朵盛開而向陽的花。他總記得陽光明媚的草皮上,有個人這樣笑著在他背後推著他笨重的輪椅,從來不覺得麻煩。清涼的微風順拂,清草的香味和著花香太陽的暖香,有時候總是能讓他忘記了那些壓在心頭上的東西。

一瞬間他好像能夠自由一樣。

他還記得自己有一次因為這樣而摔下了草地,柔軟的觸感讓他總以為那時的他才明白什麼是呼吸什麼是生命。那個人從不曾多說什麼,不因為這樣而恐慌,不因為這樣責怪於他或者從此不敢與他相處,只是笑者跟他一起在草地上打起了滾,卻在事後不著痕跡地替他處理妥當以免腿腳感染。

明明是這樣的一個家庭卻有著這樣的一個人,如此無與倫比。
再不曾有像他這樣的人,他明白。在學校的時間他已經徹底明白這點。那明明也只是個孩子的人,卻總像是比大人還要更加堅強而成熟。

『Dana‧Roberts. 我可以叫你Wedney嗎?』

他總是訥訥地對著那張太過溫柔的臉點頭,被那與長相有些違和、總喜歡鼻音著的話語逗樂。

即使只是為了錢,也無所謂。
儘管他相信,那個人一向別無所求。至少他曾經看過為了自己而與父母差點吵起來的對方,蹙起的眉間滿載著應當屬於他的委屈。

沒關係的,不需要如此。
他總是對著那人靜靜地笑著,彷彿說盡了千言萬語,而對方卻半似明白半似不願明白。

那個人長大懂事之後,背影深深藏起一絲悲傷,望著他的溫柔裡似乎總也有些許揮之不去的愧疚。

他斂下眼,全只當作彼此仍一如從前。


或許他們都明白。




──幸或者不幸。



Fin.


20131228

【全職高手_韓葉】微小說十題

[カテゴリ:韓葉短篇]
[留言:]

♘ 題目來自網上
♘ 就是練個筆......要寫之前挺掙扎的因為角色上真的有點苦手,幾度想放棄嘗試但實在太愛了(<)希望沒太偏!
♘ 可能OOC&其實沒什麼料
♘ 簡體版走LOFTER


♘ 沒問題以下↓↓




Adventure(冒險)
葉修招搖地走進霸圖主場,身邊沒帶一保全。

Angst(焦慮)
“哎老韓我來了,開個門啊趕緊的。”
門呼一聲開了,冷風灌得人直哆嗦,葉修對著面前黑得堪比鍋底的臉無辜地眨巴眨巴眼,免疫力極高地徑直往屋內走,結果一摸口袋才發現自己沒帶打火機,一盒子香菸也被冷霜打濕得七七八八,門又碰一聲炮仗一樣關上了。
現在再走出去是不是太遲了?

Crackfic(片段)
他忽地從夢中驚醒,汗珠滾落牽動著毛髮帶起一陣雞皮疙瘩。夜晚無邊的沉重黑暗壓下,他卻恍若看見那慵懶的笑微微一勾,瞬間便是春暖朝陽,更襯得此時冰冷難描。
他抓緊被褥兩手生疼,只是一語不發。

Crime(背德)
這個詞從來沒有出現在榮耀教科書的辭海裡。
葉修看著昏暗的天花板迷濛中有些發怵,電腦運轉的聲音勾得他頗有些心慌,比起身上一點一點像蛇一樣攀附上來的觸感還要攪得他心律一陣不穩。
“我說老韓,回房不好嗎何必非要在訓練、唔……”
微弱帶點虛軟的抗議被瞬間消滅於唇齒之間。
看來今天就會多添上一詞條了。

Crossover(混合同人)
“我去不是吧?”一聲壓抑的驚呼帶著絲尖銳的氣聲劃過,安靜沉寂的空間一下子略為混濁了起來,來人垂下握槍的手左右望了望,確定沒問題後才鬆下一口氣,細聲細氣地續道:”老韓你逛街逛到斗裡來啊?這路可遠了怎麼來的你可得給哥仔細交代交代。”
韓文清挑眉,牙縫間擠出一絲冷笑,”怎麼,都下斗了夾喇嘛的人還沒告訴你?”

Death(死亡)
那終究不是他們之間會開口的事。
韓文清看著葉修拿著帳號卡的單薄背影,移開視線後只是望著天。
絕非無關緊要但卻也並非那樣放不下,始終延展在他們面前的路不會有向後那一條,即使哪天替換過來了,他想,或許也都不過是那個樣子,沒有太多矯情。
……只是或許。
他皺眉,不願再想。

Episode Related(劇情透露)
“恭喜。”
那一瞬間他只是這麼說,短暫交握的手心留不住溫度,熟悉的笑意帶過一聲致謝,有人歡喜有人愁。
他們堅定目標,他們各自前程,他們沒有擁抱。
只是彼此所求相同,未來仍舊糾纏。

Fantasy(幻想)
夜色昏暗,韓文清看著沒有點燈的房間裡顯得特別明亮清晰的物體,皺起了眉頭,溝壑深得彷彿可以夾死一隻蒼蠅。
“老韓,我可是實現了你願望的精靈,連根菸都不肯給也忒不厚道了吧?”
“……這麼有本事你自己變出一條菸來。”

Fetish(戀物癖)
葉修不著痕跡地瞇開眼皮間的一點隙縫,看著趁自己睡著像個虔誠信徒一樣親吻著自己手指附加細膩撫摸的男人,心裡五味雜陳。
這都要人怎麼好好睡來者。

Future Fic(未來)
“再玩十年我也不會膩。”
言猶在耳。
而他們之間,也一如既往。
再過十年仍舊相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