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71104

歡迎光臨 ヽ(゜v`●)

[留言:]

各位夜安,這裡是昕漓☆
腦袋被雷打到(?)而跑來架設了FC2
以後文章們就會從鮮網搬家,定居在這了噢(*´∀`*)
歡迎大家常來喝茶聊天 ~~~ヾ(○゜▽゜○)

以下是網站使用小介紹:
主頁面為文章閱覽處,管理者自介、文章分類和列表請戳右上角的 site info
或是最下面的中間那個按鈕噢 (σ・Д・)σ★

留言列表在各篇文章點進去才會出現!
雖然留言區有點小不過請大家多多塞爆使用它囉ヽ(゜∀゜)(不

網站仍舊緩慢架設中(懶懶補舊文(幹) ヽ(゜v`●) 希望大家玩得開心w


20140530

【全職Only新刊】全職高手 韓葉《花間留晚》

[留言:]

葉修,是一個無庸置疑的、拔尖優秀的Alpha。
大多數人都是根深柢固地這麼認為,儘管本人並不曾如此宣布過。

然而,在第十賽季常規賽、第四輪霸圖客場對興欣賽後的休息室,韓文清卻撞入了一股濃厚的甜香裡--

從此,泥足深陷。


花間留晚 封面



《刊物資訊》

》名稱《
花間留晚

》CP 《
全職高手 韓葉 (韓文清X葉修)

》規格《
A5判膠裝橫書左翻
封面星河紙250P+折口
內頁米道林80P

》性質《
女性向R18全肉砂糖小說本
原作向ABO設定,韓A葉O
有輕微王→葉情節注意
番外有韓A葉A,微虐注意

》頁數《
9萬6千字
172頁

》售價《
230 NT
代理通販價:270 NT

》內容《
花間留晚AO主篇
番外AA一篇
G圖四張
不公開AO本篇番外三篇
另有限量特典

》特典《
限量隨書附贈,場販前50,通販前35,每人上限兩本


》主筆《
昕漓

》GUEST感謝《
團子 
阿玥
文思
Mea


》試閱《
全文試閱
番外試閱


》首販《
7/12 全職O 興欣05 111111111111

》通販代理感謝《
奸情區

購買注意:
♘ 全篇大量R18出沒,購買前請務必確認已年滿18
♘ 主篇以及AA番外皆已於網路上以簡體公開,書裡只會有微幅修改
♘ 請務必確認理解並接受ABO設定
♘ 劇情進展至原作完結,請確認已看完原作以免劇透
♘ 依劇情所需,結局與原作有所歧異請見諒
♘ 有"極輕微"王→葉以及葉韓情節,請確認可以接受(除非真的對這倆內容很雷、碰一點都不行,否則不影響閱讀請別擔心!)


全職O當天重點注意事項(選場販者請一定要看):
♞ 請備妥證件以便檢查
♞ 請盡量攜帶足額零鈔零錢,加快結帳速度減少找零問題
♞ 填寫本表單場販的小夥伴們將為您保留本子到中午12點整以前,但不包含限量特典
♞ 特典一人上限2份
♞ 如有需要,當天接受現場簽名,請於購買時提出,謝謝!


20130203

【CWT33新刊】Unlight 荔枝菇 《燎火》

[留言:]

他那彷彿火一般的存在
就像是燎原般地侵略著
而在你曾經如冰的心裡
終究以熄滅作結的火焰
究竟是一堆灰燼的殘留
抑或是星火燎原的印刻

吶────



C33
 《刊物資訊》

》名稱《
燎火

》CP 《
Unlight 荔枝菇 ( 里斯X羅索 )

》頁數《
6萬8千字
265頁

》售價《
300 NT
通販運費50
通販價:350 NT

》規格《
A5判女性向右翻小說本,無R18
封面雪銅亮面
書名燙紅金
內頁米道林80

》內容《
那些都已是曾經
VODKA
里斯偽R卡
收錄6篇20+2短文集

》通販頁《
由此去

※注意:這本裡嚴重漏了一個訊息,20+2裡的《信》文末的詩文出處是《Now Sleeps the Crimson Petal 》by Lord Alfred Tennyson
並不是我寫的哦><不好意思當時忘了加上去!


》試閱《

其實在論壇及我的噗浪上已經有滿多內容公開了XDD
這邊只放了一小部分試閱,有興趣可以去翻詳細哦w



【那些都已是曾經】


曾經他以為,自己的人生再也不可能會這麼失敗了。

 

錯肩而過的那一瞬間,明明是那麼溫和的顏色,卻像火般灼燒、啃食著自己平靜的內心,動盪不已。那樣的笑容他是第一次看見,像太陽一般的溫暖明朗,然而某些角落卻難以完全掩去其他別的什麼。當時他只是嗤笑,這般不協調的情緒,到底是怎麼湊在同一個平面上的,如此矛盾。偶爾夜裡,不自覺想起那樣的一張臉,也仍會好奇這背後的原因,不禁覺得雜碎中難得出現了比較有趣的一個。

 

再遇見的時候,已非偶然,更難以再用一面之緣去解釋。那時是D中隊與E中隊的聯合會議,在看到那抹身影時,自己多少還是有那麼一點點的詫異。他以為再也不會有機會見到對方,更沒想過那樣的一個人,有參加會議的資格,更別說是以特席的身分出現。

 

ACE──王牌。

 

那種傢伙是連隊的第一王牌?挑眉,內心不禁又多了點好奇。在會議中還未輪到他上台的時間裡,視線不禁一直停留在那個人身上無法移開,以比起發呆、這樣的觀察與研究還來的更有意義為藉口,說服自己繼續這樣失常的行為。





【VODKA】


再醒來時映入眼簾的並非你熟悉中的天花板,但周圍卻充滿了另一種你很熟悉的氣息。床很軟很舒適,尤其是還充斥著那股你很喜歡的味道;於是睡意朦朧中你捲緊被子縮了縮,又蹭了蹭,沒有意識到自己的行為,只是單純覺得舒服。

 

幾分鐘之後你才徹底驚醒,張大了眼睛甩甩頭,從床上坐起。

 

這裡是……哪?

 

你隨意整理了下衣容,頭因輕微宿醉而有些疼痛,邊往門外走去邊回想昨天的事情。你依稀記得自己跟著那個人喝了一杯伏特加,然後……

 

還不待你想起來,眼前的景象已經讓你確定這裡是什麼地方。寬敞簡單的客廳看上去有些空洞,但落地窗邊卻因灑進來的陽光而有著絢麗的錯覺;陽光下,是他在沙發上平靜的睡顏。

 

你抓著門板的手緊了緊,腦袋空白著回不了神,而你不明白自己究竟是因為身處的地方太匪夷所思,抑或是那太久太久不曾見過的安詳讓你一直無從找回思考。

 

他沒有醒過來。

 

你的腳步不自覺放輕,並緩緩朝那個方向前進──並非出自於有意識的命令,直到現在你還是沒有真正回過神來──而後在他身後停下,彎腰靠近他的高度,臉頰間的距離只剩下那麼一點點。

 

這情況讓你想起每次他喝完酒後睡在你身邊的模樣,心裡無可抑制地湧起一股失去了很久的寧靜。你一直沒有去思考那種時候為什麼自己不會丟下他一個人,為什麼總會等他醒來,而為什麼總沒有偷踹他幾腳,亦沒有惡言相向;只是安靜地看著,也不曾覺得無聊、浪費時間。

 

也許是感覺到你的鼻息,他緩緩睜開了眼睛,在那個瞬間你們都只是靜靜地看著對方,就像以前那樣自然。而後他勾起了一抹微笑,你才突然像是被燙到一般直起彎下的身體,拉開彼此間的距離。

 

「早。」

 

你忽然覺得那聲音好像跨越了十幾年,傳到如今你的耳裡。






【里斯偽R卡】

3378 「背水一戰」

站在門外的里斯,隸屬E中隊的連隊王牌,已經等了好一段時間。

按照估算,會議的時間已經差不多結束了,但是那個平時總會早退的作戰技官卻一反往常,一直到現在都還沒出現。

雖然也有翹掉會議的記錄,但里斯很肯定,那個瞧不起會議的工程師菁英一定在裡面,因為今天催促他來會議的,正是里斯本人。

早在這重粒子學術權威從天而降的那刻起,這個傳說中的人物就已經惡名昭彰,尤其是在上層階級,令人羨慕的能力反而被當作攻訐的目標。

即使是我行我素的王牌里斯,也因為聽了太多的傳言而開始感到好奇。

然而逐漸認識羅索之後,發現他也不過就是個滿腦子都只有研究,完全不想把心力分出去的實驗狂而已。

某種層面上,其實跟他還蠻像的。

里斯漸漸跟羅索熟了起來。

也許是因為這樣,平時負責催促羅索開會的D中隊工程師法爾肯,因不堪其擾而冒著被說失職的風險來找里斯,希望能讓羅索記清楚會議時間。

里斯雖然是王牌,跟羅索同樣有出眾的能力,在連隊風評卻相反的好,理所當然又多聽了幾句抱怨。

儘管里斯根本不在意遲到這點小事情,但不知道為什麼,從此之後每到一定的時間,他都會出現在羅索的房裡,然後將人送到會議室去。

之後再也沒人敢在王牌面前說一句羅索的不是。

「喂,叫你不要拉是耳聾沒聽見嗎?」

早上里斯看著羅索準備好之後,就拉過羅索的手往會議室疾步走去。

「不拉著你就不知道你會去哪了吧」

「去哪你管得著嗎?」

「嘛、其餘時間是無所謂啊」

「現在也一樣」

「不,現在是會議時間。就算很無聊,為免落人口舌還是好好出席啊」

「別人講什麼又怎樣,在意那種垃圾發言有任何助益嗎?」

「稍微能避開一些麻煩哪」

「……呿」

羅索沒好氣的回答著,但沒有多做掙扎,就這麼被拖到了會議室。

「好好開會啊」

「囉嗦,還輪不到你說教呢」

里斯目送他進了會議室,一直到門完全關上後才離開。





【20+2】


從來沒想過再見會是以這樣的形式呈現。

──即便聰明如他。

  

一瞬間還有些恍惚,以為是在哪個熟悉的夏夜,衣袖乘著清風翻飛,鬆動了原本緊緊上鎖的內心;一定也是因為這樣,他才會為了那點不明顯的溫度泛起笑意。

 

「喲,羅索。」

 

那聲音自然得像是過往每每的叫喚,輕快隨性的聲線總在這時攙和了一絲絲難以名狀的情愫,錯綜複雜著各種思緒,就凝結在短短的兩個音節。呼喚、低喃、沉吟,他第一次明白自己的名字能產生這麼多變化,並如此牽引一個人的所有心緒;痛苦、掙扎、迷戀,那些深藏其中難以壓抑隱藏的濃烈情感,他不是聽不出,只是寧願將所有疑惑掩埋,逃避著不去面對最終的答案。

 

也許自己心裡早已明白了,那些沒人願意提起、卻坦承著心照不宣的秘密,在一聲聲對方獨有的音色,在一次次蝕骨融魂的碰觸試探。

 

明知最後結局如此,為什麼……

 

為什麼飛蛾撲火;為什麼攪亂他平靜的內心;為什麼帶來光明,讓他錯以為自己明白了另一種生存下去的意義;又為什麼──

 

──現在帶著這樣的笑容,彷彿得到救贖那般平靜得幸福,就像他曾經每天都能在枕邊瞧見的熟悉面容。

 

他抓著方才還覆在對方臉上的布料,緊緊收起的手傾盡了所有力氣,指節泛白著隱忍想將手上的東西甩在那人臉上的衝動。

 

「……我在等你。」

 

──太多的情感一湧而上,反而令他一時失去了說話的能力。

 

簡簡單單的四個字,淡然中透著一股超脫,沒有掙扎沒有痛楚,更尋不到一絲遺憾,只是如大海般深沉的平靜,彷若容納了一切的等待。

 

也許其實早已清楚明白事實如此,只是不願正視、欺騙著自己還有明天。

 

──還有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