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423

【修乙隨筆】嫉妒

♞ 虐爆。・゜・(/Д`)・゜・。(自己哭
♞ 修一直覺得自己的內心太黑暗,其實佑乙的單純正向一直讓他覺得很刺眼......這也更加深了他的罪惡感qq 因為他知道自己完全不會被討厭......可是對他來說其實被憎恨還比較輕鬆,而不是佑乙這樣無止盡的包容(ノД`)・゜・。

♞ 我沒想到有一天我會寫到這種充滿恨意的複雜愛情(<

♞ 嗚嗚嗚佑乙跟音娜的部分一直是修心中的痛(你) 就算知道有些道理,情感上果然還是很難接受哇。・゜・(/Д`)・゜・。

[留言:]

♘ 有黑有虐
♘ 修內心獨白


♘ 沒問題以下↓↓



一開始其實你並不明白那樣的情緒為何。



你只知道在他談論起那個名字時,你總會像是陷入一個扭曲的異常空間,心下一陣冰冷,寒凍三尺的感覺甚至讓你以為自己即將死去,比曾經在家鄉的那種冷有過之而無不及。


可是明明他就在你觸手可及的地方。
明明如此。

你卻覺得像隔了一個世界一樣的遙遠。


即使相互依偎,即使再怎麽親暱,即使他再對你怎樣的好。

都無法再溫暖你一分半毫。



為什麽?


你一直不明白,或許也是不想明白。在你終於發覺原因了以後,你甚至覺得是自己不想面對。

原來你也會選擇逃避。

你第一次發現,卻覺得無比諷刺。因為曾經就是這樣的你告訴他不要逃避,要向前走。


而現在的你卻不敢。

換成你了,換成你不敢向前走。在你面對的未來是一片黑暗,你竟發現自己找不到任何活路,即使崎嶇。

曾經你不曾懷疑過自己的生存方式,你深深堅信著自己的理念,從不覺得悲哀。家鄉的事情從來不會讓你萬念俱灰,那甚至是你的唯一支柱,讓你的生命有了繼續下去的目標以及動力,你的一動一靜都不能使其矇羞。


是他打破了一切將你從那樣的保護殼中拉出。

是他將你暴露在世界裡,讓你擁有光芒的同時學會了絕望。

是他……以為從過去拯救了你,卻實際上將你推上了處刑臺。



在他的眼裡心裡,或許自己本不過就是恰好出現在他浮沉大海時眼前的一根浮木。但他不會永遠身處大海,總有一天會上岸的。


可是你卻不同。

你本在自己的天空中翺翔,而他卻覺得你的天空太過悲哀而殘缺,於是折下了你的翅膀,將你帶離那塊地方。


可是你已經再也飛不起來。

飛不起來的鳥已經回不了天空,若是脫離了那個人,究竟還能怎麽活下去?



你想都不敢想。



一開始你總會在意自己不過是那個人的代替,然而你卻越來越發現其實不是那樣。在他的心裡或許真有那麼一點讓你延續那個人的意思,可是再怎麽說……


你都無法成為那個人,始終。

甚至連相提並論都覺得奢侈。



啊啊。
是這樣啊。


在他試圖對你好的時候,你卻禁不住滿心的嘲諷。你不知道該怎麼去定義他的行為,不明白該怎麽定位自己,甚至不曉得該如何面對他。


看著他的笑臉,你永遠覺得自己愧對於他,關於你的自私,關於你的殘酷,關於你的卑劣。

關於你心裡那越擴越大的黑洞。



難以滿足,難以平息。




你想要的東西是你不該去求的,甚至連想都不該想。

這種想望不似你對家鄉的純粹,既醜惡又黑暗。


關於他的過去,你懊惱自己不曾參與一絲一毫。
你感謝那個人救了他,卻也嫉妒著那個人。

甚至憎恨。


如果當初他不曾得救,或許今天你不會到這步田地,又或者救他的不曾是那個愛著別人卻又給予他一切的女人的話……

你甚至慶幸過女人的死亡,但卻又寧願那個人不曾離開他。


你對自己的想法感到既骯髒又噁心。



你既愛他,

卻也深深地恨著他。

恨他的殘忍,恨他的不完整,恨他的不對等――


但你最恨的或許是自己。

恨自己的貪婪,恨自己的情緒,恨自己竟會有這種想法。


但卻無法抑制。




分明越靠近就越痛苦,但你卻無法離去。


明知道事情發生了就不可能重來,明知道這世界根本就沒有這種如果。
你卻不止一次地在想,如果有一天那個人再度出現在眼前的話。

你的存在在他心底究竟算什麽?



你是那樣珍惜他高過一切。

卻也總是想親手催毀他的所有。


他總說你寵他寵過了頭,而你卻覺得自己根本配不上他任何一點的讚譽。

你是那麼矛盾,矛盾得自己都不知所措。




那隻貓肯定還沒有發現。


他是那樣的單純,單純得不會躲避傷害,
單純得不知道也不明白他的殘酷,不清楚你深刻的傷,看不透你深層而殘缺的慾望。



若哪一天,這樣難堪的事情再也藏不住了呢?


其實你甚至覺得無所謂。

你寧願他開始憎恨你,憎恨到哪天取走了你的生命。



你寧願如此。


你曾試圖遺忘一切,試圖去忘記那個人的存在,試圖只看見你對他的重視。然而他的生命早就離不開那個人,打從他在那場災難存活下來之後。於是你的所有努力都成了徒勞。他離不開那個人,他的生活裡充斥著那個人留下來的影子,消不去也抹不淨,無時無刻不在提醒著你的由愛生恨。你明明連那曾經桎梏你的人都不曾恨過,卻如此深刻地恨著你畢生最愛的一個人。


若這一切都是這麼的醜惡而無法斷絕,你寧願讓所有都隨著你的生命而去。

在他下定決心抹殺你的那一個剎那。



就好像他一樣,你的生命早也已離不開他。





所以,所以,吶。




「修……」



如果有那麼一天。





殺了我吧,









佑乙。





Fin.


20121111

【修乙】Holloween

♞ 在holloween那天跟小芙(佑乙娘)聊天之下的廚產物(rofl

♞ 媽啦他們兩個害我不停流鼻血到底wwwwwww真的是很受不了(幹) 他們也太萌惹呃呃呃呃(奔跑

[留言:]

♘ 與主線無關純粹打來自爽的小短篇(rofl
♘ 沒頭沒尾充滿想像無敵自爽(幹

♘ 可以的話再繼續往下拉喔wwww(rofl





修一臉無奈地看著眼前明顯是在鬧彆扭的貓。

「喂。」

依舊一點回應都沒有。

修輕輕嘆了口氣,鬆開緊蹙的眉,將視線暫時移開。


為什麼會演變成這樣的情況呢,還得從於不久前被敲響的房門說起。

時間才剛過午夜,基本上這種時刻就算是晚睡也不可能會再有人造訪──至少相處這麼久下來,並沒有這種事情發生過。即使有時清楚知道隔壁並未完全熄燈,也不曾有過誰造訪誰的情況。

所以當敲門聲響起的時候,除了意外,也根本沒有想過可能是同行許久的人出現,還以為是旅館主人或者別的人有事打擾。

『Trick or Treat!』

門一打開,出現眼前的是帶著南瓜、似乎還經過特殊打扮的貓。修對這意料外的發展錯愕,但臉上還是維持著一貫的面無表情;停格的思緒沒過多久便正常運轉了起來,但仍對眼前發生的一切無法理解。

修上下打量著站在自己門口的這只貓,微瞇眼忽視了對方的尷尬,才帶點疑惑地開口:『……你吃錯藥啊?』


……這就是一切的起因。


經過探詢之後修才知道原來今天是所謂的萬聖節,有這樣的一個習俗存在著──不給糖,就搗蛋。一留心觀察周遭,才發現今天走在街上為什麼會一直覺得不對勁的原因,就是來自這種莫名其妙異於往常的氣氛。

好吧,但是這根本不能怪在他身上啊。修翻了翻白眼。在那個只能考慮生與死的過去誰會知道這種節日啊?能撐過下一秒就不錯了,還管得了這什麼給不給糖搗不搗蛋的活動?從以前他就覺得無法理解,為什麼那只貓可以這麼悠哉地生存在那種地方,根本感覺不出他們是曾經生活在同一個地方的人。

待遇、見識,以及現在所長成的兩個人,根本天差地遠。

只是碎碎念歸碎碎念,上街打聽消息的同時,他還是在一個精緻的小攤販上帶回了一小袋做成魚型狀的繽紛糖果。

……回過神來就這樣了,真是莫名其妙。

修皺著眉在他隔壁的房門前駐足,回過神後有點驚訝自己的行為。放棄糾結這點之後,望著房門的眼神帶了點遲疑。

最後他還是伸手敲了門,但裡面遲遲沒有回應。有些無奈地轉了轉門把,門沒鎖,然而就算進了房間,裡面的人也沒看過來一眼,反而轉開背對自己。

修看著地上似乎被踩過幾腳的特殊服裝,一時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喂。」

沒有回應。

「喂。」

雙尾似乎動了一下。

「喂,那邊的。」

「幹‧嘛‧啦──」

賭氣而重重一字一字咬牙切齒的聲音戛然而止。

「喏?」

修從後抱住那只不停生著悶氣的貓,將手中的糖果舉高晃了晃,有些滿意地將懷中人錯愕的表情盡收眼底。啊,右手的羽毛似乎又被扯掉一兩根了。那種事情就累積在一起最後再跟他算吧。邊想著這種無關的事情,修邊平靜地在難掩興奮的貓耳旁輕聲:「給糖。」

還在鬧彆扭的貓似乎陷入了掙扎。魚型的糖給了他足夠強大的誘惑,但剛剛的事情卻也不能盡拋腦後,某種也許能稱之為自尊的堅持讓他卡在中間無法決定。

「不拿嗎?」

雖然唇邊已泛起點點笑意,修的語氣仍維持著平淡,以致於還猶豫在半空的貓爪立刻將那袋糖果抓下。

預料之中。正準備起身離開,懷中的貓就立馬轉過身來給了他一個措手不及。

「你、」

「咧──」

透過沒刻乾淨的洞看去,是貓笑得得意的神情。修拿開頭上的南瓜,瞇眼。「佑、乙、啊──」



……不論原因為何,這是第一次,兩個同行許久的人終於在同一屋簷下度過一整晚。




F 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