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909

【D哲】剪髮

[留言:]

頭髮在不知不覺間也長得這麼長了。
Dale在浴室做著簡單的盥洗,看著鏡子裡自己已下探肩膀許多的捲翹金髮,臉上不帶任何一絲表情。

今天他起了個大早,慣例在晨曦中看著枕邊人的睡顏醒來,看了一會才注意到自己四散的金髮,還纏著幾縷對方也同樣留長些許的螢綠髮絲,色調宜人,這卻讓他不像平常一般再待著一會才起身準備早餐,而是硬生生擰斷了自己一部分糾纏的髮絲,頭也不回去了浴室。

即便進了浴室,其實也沒有什麼其他與平日不同的動作,不過是盥洗的力道粗暴了一點,連他自己也沒有意識到這樣的變化,一直到弄疼了自己,才回緩過來,看著鏡子裡的男人發愣。


幹嘛呢?


就算這樣問自己,也得不到什麼答案,更或許是他也不想給出什麼答案。那其實不怎麼重要。Dale撇撇嘴,覺得自己有點好笑。他伸手隨便順了順胡捲亂翹的髮絲,隨意地用手指鬆鬆束起,儼然就是一個亂七八糟卻又能被認為個性風流的造型。這陣子他倒沒少聽幾句讚美的話,不論如何,自己這頭純正柔軟的金髮那還是有些優勢的,或許再搭上他個高,又加上做的是這樣一個似乎與藝術分不開的行業,怎麼也能給人瞧出點韻味來,而不只是離經叛道。
反正他從沒認真花心思搭理過自己的髮型,既然於工作形象無損,那便也無所謂。

「髮圈……」

Dale側過頭尋找小櫃子裡的髮圈,想就這樣隨便綁起來了,不過一時之間卻不知怎麼找不太到。說到髮圈,那一開始是為了他捧在心上的枕邊人購置的,也不過是最簡單樸實的小髮圈,就是顏色他故意挑了綠色和一些黃色,有一次對方隨手拿過一個黃色髮圈時,不知是不是因為他的表情太過刻意,自此之後黃色髮圈便再沒被用過,倒是他頭髮長了以後隨手拿了幾個來用。


正想著算了,就拿一邊綠色的髮圈吧,一回過頭就撞上一個溫溫軟軟的東西。他視線擦過了身前的鏡子,裡頭映著他身後本該沉睡的枕邊人,一手正要碰上他散亂金髮的模樣,於是他就停住了,沒再轉向來人的方向。


「……早。」似乎是覺得有些尷尬,對方先悶悶地道了聲早,眼神有些閃爍,伸出的手遲疑了一會,才放棄一般不管不顧地直接捋起了他金色的髮絲。Dale想這人肯定還有一半沒睡醒,神情才這麼毫無防備,露出了這樣不加掩飾的神色,無端地令他心蕩神馳。

「早呀,哲。」他輕輕地說,並沒有刻意去調整自己的表情,只是淡淡地牽起一抹微笑。「我吵醒你了?」

哲人有些心不在焉地搖搖頭,眼神直盯著他的長髮看,不知為什麼那麼專注。Dale也不打擾,安安靜靜地讓哲人理順那亂糟糟的髮絲,甚至拿起了扁梳,一下一下透著絲小心翼翼地梳著,像是怕扯掉了他一根頭髮。

「Dale醬的頭髮長了呢。」

Dale看著鏡子裡在梳齒間捲曲瀑洩的金色,一絲一絲滑過哲人修長的指尖,聞言視線移到了哲人的臉上,不意卻看見了對方微微蹙起的眉頭。

「怎麼了?」

哲人停下了動作,卻沒有看他,盯著自己握在手中的柔軟金髮好一陣子才緩緩開口。

「吶,剪掉吧?」

Dale對這突如其來的提議愣了一下,有些意外而疑惑地看向鏡子中的哲人,可對方依舊沒對上他的視線。他斟酌了一下,才問:「你不喜歡嗎?」

哲人搖了搖頭。

Dale停了一會,思量了下對方的意思,而這停頓的時間讓哲人抬起了眼,神色間隱隱透著絲懊惱,Dale趕在對方開口前轉過身,頭髮順著動作滑開了哲人的掌握,他便緊接著握上了那隻手,那小心護著自己的、分明比自己還瘦小的手。

「好。」

他笑道,給出的答案毫不猶豫。

哲人愣愣地看著他,剛要出口的話全被堵了回去,一時間有些怔愣,又或者是為了那過近的燦爛笑容,分明習慣了,卻又忍不住猝不及防地出了神。時間短暫地凝固,很快又恢復流動,哲人有些不自在地移開了視線,將自己被暖暖握著的手抽回,不著痕跡地躲去了珍而重之描摩自己的指尖。

「那,今天下午,帶你去我常去的理髮廳吧。」

Dale輕輕抓住了哲人的手腕,留住要轉身離開的對方:「哲。」

「嗯?」哲人沒有掙脫,卻也沒有轉回身,只是神色淡漠地微微側過頭。

「你幫我剪吧?」

Dale另一手捲了捲自己的金髮,笑得輕巧。

「你幫我剪吧。」他又重複了一次,像是在確定什麼,口氣多了絲沉穩執著,輕緩而咬字清晰。

哲人終於轉回身,平靜的臉龐染上了些莫名其妙。「但是我不會剪啊……」

「沒關係。」Dale湊近哲人,揚起的唇貼上對方柔軟的耳畔,輕聲細語,彷彿情人間纏綿繾綣的情話。「我想你幫我剪嘛。」

哲人抿抿唇,整個人似乎有點僵住而沒有回應,Dale又再補了一句,「需要的話,之後再去給別人修就好啦。」

「……麻煩死了。」哲人低低嘟囔了一句,抬手推開那金燦燦的腦袋。「別在我耳邊說話。」

「哎,你這樣好傷我的心吶,別對我這麼粗魯嘛,哲。」Dale笑著看那走沒幾步又僵住的身影,回過頭來似瞪非瞪地剜了自己一眼,轉瞬間又帶上了些許狡黠的光點:「快出來剪頭髮,我學的可是美術不是美髮,剪壞了我也不管你唷。」



喀嚓、喀嚓。

手指起落之間,隨著耳邊一聲一聲切斷的細微響動,便是越發輕盈的感覺,長了翅膀一般,又像是卸下了什麼一直擔著的重擔,彷彿腳步都輕了起來。

他忽然想起自己從書上看到的一句話。

理不盡三千煩惱絲,剪一地舊日糾纏鬢。


可是這樣嗎?


冷硬冰涼的鐵片邊緣偶爾擦過後頸,更多的卻可以感受到那雙手的細緻靈巧,Dale眨了眨眼睛,不自覺地加深了笑意。哲人從鏡子裡看到了,稍微頓了下手上的動作,撇撇嘴,「笑什麼?」

「沒呀。」Dale笑瞇了眼,翠綠的瞳帶著戲謔,卻又寫著滿滿的認真。「只是覺得很開心又很幸福罷了。」

哲人覺得自己就不該開口的。

「哎,你不信?我很認真的呀。」Dale沒有移動分毫,顯得那擠眉弄眼的臉更加可惡了,哲人心想。「哲的手真巧,就算去開理髮店也絕對可以的呢,哲真是做什麼都很厲害呀……」

最好隨便一刀把他的髮型剪壞了,連見人都覺得難過。哲人補上了一句。

不過他又很無奈地想到,這一點也構不成威脅,大約只會被拿去當作炫耀的談資吧……想到這,哲人不禁翻了翻白眼。


「我是說真的喲。」

Dale忽然又淡淡地補了一句。哲人覺得跟這人相處了這麼段時間,有些價值觀都要被弄糊塗了,明明會躍之言語之外的滿滿情緒,落在這人嘴裡,卻越是平淡得像是白水一樣,藏得過深,宛若冰河暗湧;反而在這嘴裡聽起來越是天花亂墜的喜悅,卻也像煙花一般,對這人來說不過是過眼雲煙的不經心。

所以這時候他反而信了,信了那樣冷淡的面龐是真心喜悅。


為什麼呢?

而究竟他是笑了開心,還是不笑開心呢……



Dale看著哲人久久沒有動作的手,也不再乖乖坐著,試探地撫上了那還握著剪刀的手指,輕輕以唇相貼。

「真的很高興。」

Dale用側臉貼著哲人溫涼的手背。「哲就像魔術師一樣呢。」


好像那些糾纏著自己、散不去的東西,也能隨著那雙巧手擺弄,一一俐落地理去。

還不夠神奇的嗎?


哲人回過神來,無奈地嘆了口氣,滿是沒輒的笑意。「有時候我真覺得,Dale醬不是跟我同個年齡層的大人呢。」

「喜歡小孩嗎?哲哥哥。」Dale略為調皮地說了句,哲人彈了下他的額頭,他輕呼了聲,就被哲人摟進懷裡。

無聲之中,他總覺得自己心裡某一塊陳年凍住的地方,持續化去,又暖又寒得心驚。

可他選擇閉上眼睛,不躲也不閃,只因為這個人這麼摟著他,輕輕拍著他的背脊。


「……繼續剪吧,」哲人緩緩地說,帶著沉穩的力道。「再不然你就不用出去見人啦。」




看著自己最後定下來的髮型,Dale意外地覺得十分清爽而好看。他沒想像過自己完全短髮的模樣,不論何時,他總得要留著一絲長髮的痕跡才行,而現在想來,他竟沒有跨出過那麼小小的一步距離,不過就是那麼近在眼前,向前一覷,便是全新的天地世界。

而他在那裡就只看見這麼一個人,完美地融在了天光裡。


20131223

【D哲】想擁抱你的衝動

[留言:]

戀人未滿三十題短打
♘ 03. 想擁抱你的衝動
♘ 正篇告白前劇情,可能與正篇有點出入,自爽小短篇
♘ 哲人OOC長駐(欸


♘ 沒問題以下↓↓





外頭下著毛毛雨。

Dale難得停下了手邊的事情,倚在窗邊望著外頭有些出神。

這個普遍不招人喜歡的天氣,落在他眼底其實仍是什麼都沒有留下,只是偶爾,湊巧,在這種要大不大的雨幕裡,會讓他想起一些、像是輕得無足輕重,卻也不真是那樣無關緊要的事情。

他也想說那些事與他無關了,卻也怎地騙不了自己。

不是特別在意地恍神去想著,也就是回過神大概會記不起剛才究竟想了什麼的程度;過了會卻不知怎地想起了最近的事情,顯得特別清晰。

又是那個人。

他不自覺地斂了眼,慣性掛在臉上的笑意不知是變濃了抑或是變淡了,反正左右也就是象徵性的表情,他也並不介意到底在別人眼裡如何。

前陣子因緣巧合跟那人聊起了一些似乎已經算是比較私人的話題,他無意去問,也沒想到對方會說,直到現在他仍不明白為什麼;只是想想倒也坦然,對於那個人而言其實這些事情倒也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估計也就是順口就這麼聊了,雖然他現在也不清楚是怎麼個順法。

於是多少知道了那個人的成長環境,於是莫名其妙地似乎又跟對方靠近了一點。

心裡彷彿翻騰了什麼說不清道不明的東西,一瞬即逝,他不想抓也抓不著。



這情景在響眼裡看來卻有些破天荒了。

難道窗外有什麼嗎?響很認真地想看透玻璃外隔著一層薄薄雨幕的世界,卻遺憾地什麼也沒有發現。

Dale先生很難得會發呆啊……不,根本可以說是第一次看到吧。

他有些困惑地走近,但還沒等他開口,Dale就已經收回視線,似是發現了他的靠近而轉過頭,朝他就是一個微笑燦爛大放送,就像路邊的跳樓大拍賣一樣。

真的閃亮到他覺得有點像是從樓頂掉下來一般的失重感。


不是很確定Dale是不是真是為了掩飾自己方才的『失常』,至少這一刻響已經開始懷疑剛剛是不是自己無端產生的一種錯覺。

「呃,那個……Dale先生?」

「怎麼啦響響?」

雖然不是第一天知道Dale幾乎無時無刻不在笑,也應該要習慣了──這時卻不知怎的覺得有點過於刺眼了,搞得他都快不知道怎麼繼續開口才好。

「那個……啊、我要去超市買一下晚餐的材料,Dale先生……去嗎?」

「啊,都這時間啦。」Dale聞言先是看了看錶,而後點點頭。「好啊,一起去吧,正好觀摩觀摩響響賢慧的一面呢,平常公寓裡的事都是你在打點了真是不好意思啊,不過事情交給響響真是很放心呢,總覺得背後很可靠啊──」

「Dale先生……」響笑著似是有些無奈又有些害羞,甚又摻了一點調皮。「賢慧不是用來形容男孩子的吧,真是的,真覺得不好意思的話多回來幫點忙嘛。」

響裝著一臉氣鼓鼓的模樣,藏不住的笑意卻完全出賣了主人;Dale連忙應了聲好好好,伸手就摸了摸響的頭。

響笑鬧著拍了下Dale的手,又嘿嘿笑了聲,趕在前頭出門,卻是沒被看見的滿臉潮紅,以及一絲似乎帶點不合時宜的苦笑。

總是……這樣。明知道沒什麼,但真的很容易誤會啊。



他們一人一把傘雙雙穿過了重重雨幕,雨點拍打在傘上的聲音近乎沒有,輕巧地像一支輕音樂。Dale想起前不久聽過的旋律,哼了幾聲之後全數嚥回了嘴裡。他赫然發現那是那個人的一首歌,不過確實是很好聽的。

嘻笑著買完了食材,他順手接過響手中大多數的重量,卻在自動門拉開走出後瞬間停住了腳步。

「Dale先生?」

響疑惑地喚了一聲,Dale便若無其事地朝他笑笑,一點遲疑也沒有地說到:「雨好像稍微又大了點呢,看來回去之後多少會淋濕了,不過能幫上響響的忙就算我現在淋雨回去也心甘情願喔。」

「別鬧了Dale先生,趕快回去吧身體要緊,絕對不可以淋雨喔!」響失笑著,也不是很在意地就往回去的路上走。


Dale看著遠處一個不起眼的地方,一個很熟悉的人就站在那裡。

怎麼會對這個人的存在這麼敏感了呢?……碰巧看見的吧。他跟他之間總是充滿著各式各樣奇奇怪怪的巧合,到後來他也毫不吝嗇地持續用著這一詞彙,從不考慮多了就再不是巧合。

那個人站在屋簷下沒有什麼情緒地望著天空,看起來就單純像是在看著這漫天細雨什麼時候會停,而後為自己現在有些動彈不得的情況有些無奈,更或許是猶豫著該不該直接就這麼不管不顧地暴露在細雨之中。

Dale看著那人影,雙唇動了動,握著環保帶的手緊了緊,卻終究是什麼都沒有做。

他想起了那些曾屬於自己的雨天,那些曾屬於對方的雨天,不受控制的,隱約產生了一種他不明瞭的衝動,只是還沒待明白便已無影無蹤。

而後不出所料,那人影沒考慮多久便邁步飛奔了出去,朝著他的反方向。

像是不願留給他一點餘地。


「Dale先生?」響走了好一段路,發現同居人沒有跟上來,於是特地又折返了回來。「怎麼了嗎?」

響順著Dale的視線望去,依舊什麼也沒看到。

「沒什麼,走吧,我們回去。」Dale笑著搖了搖頭,揚了揚手中的食材。「我可是很期待響響的手藝喲,難得一次晚餐待在宿舍享用呢,總有種幸福的感覺啊。」

響有些慌亂地駁斥了聲,無奈得又是帶頭先一步離開。


Dale不緊不慢地跟在後頭,隨口又調笑了幾句,而後不著痕跡地回頭往那人影消失的方向看了一眼,斂下眼之後臉上就剩了平時那點笑意。






TBC.


20131123

【D哲】無法組織的語言

[留言:]

戀人未滿三十題短打
♘ 02.無法組織的語言
♘ 正篇告白前劇情,可能與正篇有點出入,自爽小短篇
♘ 哲人OOC長駐(欸


♘ 沒問題以下↓↓




自那之後,他面對哲人依舊是以往的樣子,不曾因此變了什麼;而在他心裡也沒有什麼不同的想法,因為他亦不曾多想那日的失常,甚而早已不復記憶。

只是似乎,不知不覺中,他開始喜歡調侃對方,總是三不五時就開起玩笑,頻頻惹來哲人無奈的白眼,而他樂在其中──雖然他還沒有意識到這件事,更沒有發現,一向外熱內冷的自己,已經放太多注意在哲人身上,一而再、再而三地做出一些他本不會對他人所做的事。

「喲,哲人。」

今天的行程仍然湊巧地又排到了一起。有時他都開始懷疑是不是自家經紀人跟哲人的搭上了線,所以才導致這樣幾乎已不似偶然的相遇──就好像他跟響一樣,亦是因為經紀人而組成了團體──又或者同別人本就不難遇見,只是他注意沒注意到而已。

哲人看見他時先是愣了一下,而後才點點頭側開了視線。

這次是來參加一個幕後合音的複選,並不算是他擅長的領域,能進複選他自己也覺得不可思議。他看了一眼待命中的哲人,想起對方其實滿會唱歌這件事情。雖然他好歹也算是唱歌起家,但相比之下仍是有差別,畢竟他更衷情於演戲,歌唱什麼的只要能好聽便好,也不求出彩專業。

看著在休息室中準備的明星以及忙亂的助手們,他莫名地心情非常好。

「今天好像只會最後決定出一個人呢,我覺得哲人勝選的機率很大哦,啊──好想聽聽哲人初選時的DEMO呢──這個歌星好像也頗大牌呢,雖然是半個新人,不過紅得既快又火。雖然說可能不同歌曲會因為需求挑選不同合聲,不過感覺要是被他看上的話應該也差不多定下來了吧?呵呵,是個不錯的學習機會呢?我很看好哲人喲。」

「……為什麼?」哲人一臉狐疑地看了過來。真正熟識之後,儘管對方似乎對自己還是會有些不知如何應付,但已不如最初時那樣尷尬,兩人之間的氣氛已經幾乎趨於自然。「你不也是來徵選的嗎?」

「因為我喜歡聽你唱歌嘛。」

他撐頰側著眼看哲人,毫不遲疑地笑著這麼說。

「……」哲人似乎本想說些什麼,但終是抿了抿唇,斂下眼後移開了視線,抬手摸了摸後頸。「……謝謝。」

「不是說了我是哲人的歌迷嗎?」

哲人愣了下,而後露出了不置可否的表情。「說是這麼說,不過Dale對每個人都是這套說詞吧?」

「下一位,27號預備──」

「嘛,不過還是謝謝你喜歡。」

哲人應聲離去前回頭看了他一眼,嘴角難得掛起的笑意,讓他愣了好一會才回神對那已經漸遠的人影哀哀嘆道:「欸──這樣懷疑我的真心好過分啊──」

隱隱約約好像聽見嗤的一聲笑意輕輕飄盪耳邊,仿若羽毛落地。他看著人影消失的方向,好一會才斂下眼,但沒收起幾乎已成了標誌的笑容。


……若真是,如往常那般,說說便如過眼雲煙。

為什麼他卻想起了,只有他自己知道,第一次聽見那款款歌聲的往事。



「欸,Dale,你也有來徵選啊?」

他聞言抬起頭,不自覺地加深了臉上的笑意。「是啊,你也來了?真巧。」

「那可不是?無巧不成書,不過說巧也不巧,遇見你的次數其實也沒有很少呀,畢竟同一個公會,這工作數來數去也就這幾件嘛,常常遇到也是有的,哈哈。只是沒想到你也會想接觸唱歌這一塊呢。」

「唱歌啊……雖然我喜歡演戲好像是司馬昭之心,不過目前還是打算都接觸一下呢,經紀人也是這麼說的。要說起來這行程也都是給他排的,所以在什麼通告遇見我還真是都不奇怪呢。」

「是嗎?沒想到你會都給經紀人安排耶,我還以為你應該會讓他都給你挑些演戲的通告深造呢。」

「我可是很放心我家經紀人的喲?雖然說有時候呆呆的,哈哈。都接觸一下也沒什麼不好,對吧?」他頓了一頓,才續道:「那麼你現在是在等……?」

「哦,沒什麼,我已經唱完了,留下來等結果呢。Dale呢?」

「我還沒到呢,恐怕還有一陣子要等。」

「那我不打擾你啦,雖然你看起來很放得開,不過換作是我可是會緊張得要命呢,總得好好準備準備。」

「那有什麼要緊,你歌唱那麼好,絕對沒問題的,可別那麼謙虛啊。我的話嘛,是自嘆弗如,不過是來這長長見識的,即便是有備而來,也是及不上萬一呢,倒是獻醜了。」

「哈哈,那就先謝謝啦。」

他笑著頷首示意,那人便也接著走了,也不知道去哪打發時間。

……話又說回來,那個人是誰來者?

他閃過這思緒,卻因太過無關緊要而轉瞬便拋諸腦後。


一直到被叫號之前,他又陸續跟幾個人淺淺聊過,交換了名片,心想著回去要整理整理經紀人為了他準備的認人簿。不管是哪裡,人脈都是最為重要的,尤其在這個圈子裡;只是他雖擅長與人交際,卻總是記不起別人的模樣,除非對方跟演戲有所牽連。經紀人一直為他這點不上心苦惱,最後做出了這麼一個折衷辦法;他倒也是感謝的,便也就這麼用著,省卻了不少尷尬,自也多添了許多機會。

「40號預備──」

他起身撢了撢衣服,而後踏入錄音室。


「……──」

他張嘴開始唱歌時,心裡也不曾有一絲慌亂,然而在開口不久,他耳邊卻斷斷續續縈繞起那時的歌聲。


一時忘我。


「可以了,換下一個吧。」

一場一場試下來,那明星臉上也是多了些倦色,卻在他走前多看了他幾眼。



最終他們都沒拿到資格。入選的是一個他不認識的人,然而他卻拿到明星的名片,表示期待下次連絡。

他站在街上,看著手中的名片好一會,嘴邊的笑勾描深了幾分,卻不是因為開心;但即便旁人見了也瞧不出是什麼,只好當作是高興所致。他收起名片,正要走時卻看見那抹螢綠出現眼前。

可是他卻反而不知道要說些什麼,僅僅只是望著。

……這是第一次,舌燦蓮花的他竟不曉得要說些什麼好。


「……Dale?」

反倒是哲人注意到了他的視線,思索了一會終是走過來,伸手在他眼前揮了揮。

「啊,喲。」

他回過神來,笑著打了聲招呼。

「你在這邊發什麼愣?不回去嗎?」

「……」他罕見地沉默了下來,心思百轉,這才回復了一些平日的神采。「沒什麼,只是覺得意外,沒想到哲人竟然沒選上呢。」

「……沒什麼,這不是很平常嗎。」哲人聳了聳肩,似乎也不是特別在意。

他斂下眼,指尖在口袋摩娑著那張名片。

「我這次可是真的覺得非哲人莫屬了呢,不過雖然說沒選上,但是以哲人的能力來說,肯定也留下了連絡吧?我倒不相信他肯放過哲人這麼好的聲音呢。」

「……吭?沒選上肯定就是不合意思唄。」哲人慣性地又摸了摸後頸,而後望向馬路的另一頭。「沒差吧。」

他聞言輕笑了幾聲,笑著笑著,卻不小心真心笑了出來。

「……幹嘛哀?」

「哈、哈哈……」他又笑了幾聲才堪堪止住。「沒,沒什麼。你說的是啊,這倒是他的損失呢。」他把名片往口袋裡一推,而後伸出了手伸個懶腰。「哎呀──折騰了一晚上,也真是累了呢。哲人打算怎麼回去,要我送你一程嗎?我這也算順路喲。」

「不用了。」哲人搖搖頭,「我可以自己回去。」

「好吧,那就把機會留到下次了?呵呵。」

哲人朝他揮了揮手,準備各自離開。

「我可是很期待哲人個人專輯出來的那一天喲。」

他笑著,對哲人的背影這麼說著。

哲人的步伐緩了一緩,而後終是朝著不同的方向離開。



他抬頭望向漆黑的夜空,沒有一絲星光,只留一輪明月慘白掛在那裡。

他笑著輕嘆了口氣,而後漫步至停車場,驅車離開。



本來是打算著把名片交給對方的,但想想也沒那個必要,以對方的性格,想必也不會收下吧。

他握著方向盤,唇邊勾起一抹輕淺的微笑。




TBC.


20131117

【D哲】好像發現了可是說不出口

[留言:]

戀人未滿三十題短打
♘ 01.好像發現了可是說不出口
♘ 正篇告白前劇情,可能與正篇有點出入,自爽小短篇
♘ 哲人OOC長駐(欸


♘ 沒問題以下↓↓




「……」

他看著牆上的日曆漫無目的而奢侈地發著呆。

雖然還沒有完全出道,但前一陣子諸多課程以及小通告都壓在一起,幾乎要忙得沒日沒夜;不過他還是勉強保有了還算正常的睡眠,好不容易總算是趕在期限內完成了所有事情。

經紀人說給他放幾天的假,趁現在什麼都還不急的時候,還有時間可以好好休息。

接下來有他期待了很久的通告,關於幾齣戲,雖然還只能是小配角,不過至少也不是臨演;中間更插了幾支拍攝試鏡,接下來只會更忙,這幾天的清閒過了可能也只不過是像一場夢一樣。

他全身放鬆地陷在沙發裡,雙手捧著一馬克杯的熱咖啡,沉溺在久違的靜謐之中。

恍惚間他想起最近異常高頻率的相遇,那莫名時常出現在自己眼前的螢綠,就連搭檔的響好像都沒有讓他意識到這麼常見到面,卻不知道為什麼這個本該只有一面之緣的人卻好像總是出現在周圍。

是緣分嗎?想起來也有趣。


兩人的初遇簡直可以說是一團亂,不論是無心還是刻意。

想想竟然是因為拍攝『一日戀人』這樣的節目而認識,某種層面來說也可以算是災難吧。不說性別問題,就單是他這種戲狂遇上其實稍微對拍攝內容有些排斥的人,湊在一起光是想就很頭大,連在旁邊跟拍的人事後都跟經紀人提起過是否有些過於入戲而尷尬;雖然對他來說怎樣倒也無所謂,反正能演戲就好了,即使旁人看來僅只是自我滿足他也不在意,更何況事實上大概也就是這麼回事。

目送著那抹背影隱沒在玄關,本以為自此之後大概也不會有所接觸,卻沒想到還能夠在各種地方遇見,有意無意之中竟還越形熟悉,這真是始料未及。雖然同一家公司的見習生左右似乎也不是太難遇到,但至今為止也就這麼一個留在了他的視線之中。

是因為過於特別的初遇嗎?但是一直以來他也不曾真正留意過誰,好像不管發生什麼事情於他都不過是過眼雲煙,卻怎麼……

他仰頭閉起眼,想起在最近一場拍攝遇見對方的場景。

『喲,哲人,真巧,最近好像滿常碰見你的呢。』

『……嗨。』

哲人依舊是那副慵懶的模樣。說起來這也是他久違地竟然會記住別人的名字,或許是因為有演過戲所以印象才會留住吧?不然直到現在他還是藉著一本隨身攜帶的名冊來認人呢。不管遇見了多少次,他對人的記性還是一樣差,即使是響也是近來刻意背誦之下才記住的。

再次接觸到的時候,他多少還是感覺得到哲人的些許僵硬,不過其實並不是太過明顯,若是沒有肢體上的接觸的話──不過或許不管是誰,這個人都不習慣太過親密,也不單純是因為他。

『沒想到又跟哲人排在同一個棚啊,我們真的是很有緣份呢,不過還真意外,我本來想說這種通告哲人會接的機率不高──啊,不過也是,哲人都是看經紀人的安排嘛,呵呵。』

『……嗯。』

哲人淡淡地看過來一眼,而後又將視線移開,不曉得在看些什麼。

『……倒是Dale,每天都這麼有精神吶。』

『嗯?哲人今天沒有精神嗎?發生了什麼事,可以跟我說哦,有能幫上忙的地方就好了呢,我會盡我所能的喲。』

他揚起大約依舊十分燦爛的微笑,看向哲人的側臉。

『……沒什麼,只是覺得……』

話沒有說完,哲人只是看了過來,又搖了搖頭。『沒什麼,別在意。』

或許哲人知道他本來就不是會在意這種事的人吧,很多事不過是嘴上說說,他也真的沒有再繼續追問下去,只是斷斷續續地在拍攝前跟哲人聊起了別的話題,當然大多還是他一個人在舌燦蓮花。

熟悉了之後,才知道哲人也不單是冷酷與慵懶,不過面對他的時候大部分還是十足的懶散樣子,這或許跟他的多話也有關係吧?又或著其實他是哲人並不擅長應付的類型呢──隱約有這樣的感覺。

對他而言,哲人這種類型也不知道該說是擅長不擅長,只是能夠發展到現在這樣的,一定是頭一個吧。

想到這裡他不自覺地勾了下唇,坐直了上身,將手中的咖啡喝完。


雖然是難得的休假,不過他還是想跑一趟攝影棚,觀摩別人的工作狀況。

拿起了最近在閱讀的劇本,他簡單收拾了一下就驅車往攝影棚邁進。直到他站定在外緣,終於回過神來的時候,也只能感嘆這種奇妙到有些邪門的緣分。

眼前恰好是哲人在拍攝雜誌的現場。


他靜靜地看著哲人的拍攝。

雖然對於演戲哲人似乎就少了很多動力,不過若是模特的工作的話,不得不說哲人的底子很好,而且似乎對拍照也挺能掌握要領的,至少他感覺每一個鏡頭都十分好看。

他看著哲人的每一個動作,邊歸納出一些自己可以改進的地方,注意到攝影師的要求以及拍攝角度,一個一個分析而後納為己用──

──卻好像不知不覺有些看呆了。

他站在一個並不起眼的地方,所以哲人拍攝完畢後下來休息也沒有立刻注意到他。他邊為自己的失神感到奇怪,而視線再度對上哲人的那剎那,又狠狠地愣了一下。

有個女孩子來探班,正湊上去在跟哲人聊天,而他看見哲人露出了一抹不曾在自己面前出現的笑意,並溫柔地摸著女孩的頭。

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腦海突然間空白了,或許是因為前陣子太忙吧,所以才會連看到一半都能恍神;他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斂了下眼就離開了攝影棚,沒上前打聲招呼就回家,

更不明白為什麼,自己竟在意起了哲人那句欲說還休的話語。



好像、似乎……有些什麼地方不太對勁,但他沒有多留意,反正對他而言別人的事本來就不曾放上心,於是很快便將這件事拋諸腦後,沒有多餘的思考。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