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423

【修乙】半夜一起看恐怖電影

♞ 病友補不補圖啊( ´∀`)σ (要重複幾次啊###

♞ 我要治癒自己上一篇的心痛O<<(你

[カテゴリ:同居三十題短打]
[留言:]

♘ 同居三十題短打
♘ D3 半夜一起看恐怖電影
♘ 時間點不明,自爽小短篇
♘ 佑乙OOC長駐(欸


♘ 沒問題以下↓↓





一切的起因只是因為那只貓想證明自己並不怕鬼這件事情。



就因為這樣,你現在居然要在半夜裡陪他、看他像是豁出去一樣租的一部恐怖片。

貓似乎還自掘墳墓般地租了一部據說是非常恐怖的片子。

有這麼想證明自己並不怕鬼嗎?但是這根本就只會有反效果吧。你無言地看著一臉倔強卻已經開始發抖的貓,心裡忍不住這樣吐槽。


其實你很不想花時間在這種事情上面,但若是不陪他的話你卻總有種他會堅持一個人看完的感覺。

放著不管的話,那大概會出人命吧?所以你才說要一起看,他還很矜持地說好吧真拿你沒辦法想看的話就一起看吧。


其實根本已經快要慶幸得哭出來了吧。


你面無表情,心裡卻笑著看貓遲疑而緩慢地放進恐怖片,分明想移開的視線卻硬是要緊緊盯著螢幕。

該怎麼說這只貓才好呢?



整部片的內容其實你根本沒看進多少,老實說那對你來說也一點都不恐怖,不說那本來就是假的,就算真正在你面前上演,只要那只貓沒有被牽涉其中你大概連眉頭也不會皺一下。


整部戲的時間你幾乎都在看那只幾乎快被嚇出眼淚的貓,顫抖著卻緊緊繃著臉毫不示弱的樣子。
就連在你的面前也是這麼逞強,或者說在自己面前更加不願意示弱呢。

貓似乎很投入在影片中,隨著劇情起伏就會有不同的反應,雖然壓抑著但卻還是逃不過你的眼睛。你一手撐著下巴,看著貓總覺得有些有趣又有些不忍。

貓的眉睫顫動,螢幕的光灑在他臉上熠熠生輝,眼角那絢麗的光芒幾乎要迷了你的眼。他的指節因握緊而泛白,整個人像是打濕在春寒料峭中瑟瑟發抖、卻不願自尋依靠的小動物。



你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時候抱緊了那只貓的。


貓在你懷中微微喘著氣,卻沒有推開。或許是怕得已經沒有力氣這麼做了吧,他甚至有點往你懷裡鑽的感覺,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樣緊緊揪住你的衣服,你甚至能清晰感覺到他的恐懼。

「……我才不怕呢。」

貓逞強的聲音甚至有些哽咽。

你知道他其實明白這一切早就已經被看破,打從一開始,但卻還是好強地做到了這個地步。某種方面來說也很厲害吧?

「嗯。」

所以你沒揭穿他,揭穿那搖搖欲墜如薄紙一般其實也無傷大雅的謊言。



「我才不怕這種東西呢。」

貓喃喃自語著,像是想要得到什麼確認一樣。

所以你這麼回答他。
「嗯,我知道你不怕。」

你輕輕摸著貓的頭,而後你感覺貓往你懷裡蹭了幾下,衣襟隨後一片濕潤。你什麼也沒說,就這麼安靜地維持這樣的姿勢過了好一陣子,直到貓整個平靜下來為止。


他終於找回推開你的力氣,拉開距離後便側過了頭,用力抹了抹自己的臉,然後大聲地又重複了一次。

「所以說,我才不怕這些東西呢!我證明給你看了喔!」


你一愣,看著激動的貓平靜地點了點頭,語氣很輕,就像落花一樣怕驚動了什麼。
「嗯,我知道。」


貓卻似乎完全不領情,像被激怒一樣地用力跺了跺腳。


「笨蛋臭鳥!大騙子!笨蛋笨蛋笨蛋!」



然而你卻瞥見轉過身前那一瞬的一抹潮紅開落,就像是春季的櫻花盛綻枝頭。





Fin.


20130423

【修乙隨筆】嫉妒

♞ 虐爆。・゜・(/Д`)・゜・。(自己哭
♞ 修一直覺得自己的內心太黑暗,其實佑乙的單純正向一直讓他覺得很刺眼......這也更加深了他的罪惡感qq 因為他知道自己完全不會被討厭......可是對他來說其實被憎恨還比較輕鬆,而不是佑乙這樣無止盡的包容(ノД`)・゜・。

♞ 我沒想到有一天我會寫到這種充滿恨意的複雜愛情(<

♞ 嗚嗚嗚佑乙跟音娜的部分一直是修心中的痛(你) 就算知道有些道理,情感上果然還是很難接受哇。・゜・(/Д`)・゜・。

[カテゴリ:番外]
[留言:]

♘ 有黑有虐
♘ 修內心獨白


♘ 沒問題以下↓↓



一開始其實你並不明白那樣的情緒為何。



你只知道在他談論起那個名字時,你總會像是陷入一個扭曲的異常空間,心下一陣冰冷,寒凍三尺的感覺甚至讓你以為自己即將死去,比曾經在家鄉的那種冷有過之而無不及。


可是明明他就在你觸手可及的地方。
明明如此。

你卻覺得像隔了一個世界一樣的遙遠。


即使相互依偎,即使再怎麽親暱,即使他再對你怎樣的好。

都無法再溫暖你一分半毫。



為什麽?


你一直不明白,或許也是不想明白。在你終於發覺原因了以後,你甚至覺得是自己不想面對。

原來你也會選擇逃避。

你第一次發現,卻覺得無比諷刺。因為曾經就是這樣的你告訴他不要逃避,要向前走。


而現在的你卻不敢。

換成你了,換成你不敢向前走。在你面對的未來是一片黑暗,你竟發現自己找不到任何活路,即使崎嶇。

曾經你不曾懷疑過自己的生存方式,你深深堅信著自己的理念,從不覺得悲哀。家鄉的事情從來不會讓你萬念俱灰,那甚至是你的唯一支柱,讓你的生命有了繼續下去的目標以及動力,你的一動一靜都不能使其矇羞。


是他打破了一切將你從那樣的保護殼中拉出。

是他將你暴露在世界裡,讓你擁有光芒的同時學會了絕望。

是他……以為從過去拯救了你,卻實際上將你推上了處刑臺。



在他的眼裡心裡,或許自己本不過就是恰好出現在他浮沉大海時眼前的一根浮木。但他不會永遠身處大海,總有一天會上岸的。


可是你卻不同。

你本在自己的天空中翺翔,而他卻覺得你的天空太過悲哀而殘缺,於是折下了你的翅膀,將你帶離那塊地方。


可是你已經再也飛不起來。

飛不起來的鳥已經回不了天空,若是脫離了那個人,究竟還能怎麽活下去?



你想都不敢想。



一開始你總會在意自己不過是那個人的代替,然而你卻越來越發現其實不是那樣。在他的心裡或許真有那麼一點讓你延續那個人的意思,可是再怎麽說……


你都無法成為那個人,始終。

甚至連相提並論都覺得奢侈。



啊啊。
是這樣啊。


在他試圖對你好的時候,你卻禁不住滿心的嘲諷。你不知道該怎麼去定義他的行為,不明白該怎麽定位自己,甚至不曉得該如何面對他。


看著他的笑臉,你永遠覺得自己愧對於他,關於你的自私,關於你的殘酷,關於你的卑劣。

關於你心裡那越擴越大的黑洞。



難以滿足,難以平息。




你想要的東西是你不該去求的,甚至連想都不該想。

這種想望不似你對家鄉的純粹,既醜惡又黑暗。


關於他的過去,你懊惱自己不曾參與一絲一毫。
你感謝那個人救了他,卻也嫉妒著那個人。

甚至憎恨。


如果當初他不曾得救,或許今天你不會到這步田地,又或者救他的不曾是那個愛著別人卻又給予他一切的女人的話……

你甚至慶幸過女人的死亡,但卻又寧願那個人不曾離開他。


你對自己的想法感到既骯髒又噁心。



你既愛他,

卻也深深地恨著他。

恨他的殘忍,恨他的不完整,恨他的不對等――


但你最恨的或許是自己。

恨自己的貪婪,恨自己的情緒,恨自己竟會有這種想法。


但卻無法抑制。




分明越靠近就越痛苦,但你卻無法離去。


明知道事情發生了就不可能重來,明知道這世界根本就沒有這種如果。
你卻不止一次地在想,如果有一天那個人再度出現在眼前的話。

你的存在在他心底究竟算什麽?



你是那樣珍惜他高過一切。

卻也總是想親手催毀他的所有。


他總說你寵他寵過了頭,而你卻覺得自己根本配不上他任何一點的讚譽。

你是那麼矛盾,矛盾得自己都不知所措。




那隻貓肯定還沒有發現。


他是那樣的單純,單純得不會躲避傷害,
單純得不知道也不明白他的殘酷,不清楚你深刻的傷,看不透你深層而殘缺的慾望。



若哪一天,這樣難堪的事情再也藏不住了呢?


其實你甚至覺得無所謂。

你寧願他開始憎恨你,憎恨到哪天取走了你的生命。



你寧願如此。


你曾試圖遺忘一切,試圖去忘記那個人的存在,試圖只看見你對他的重視。然而他的生命早就離不開那個人,打從他在那場災難存活下來之後。於是你的所有努力都成了徒勞。他離不開那個人,他的生活裡充斥著那個人留下來的影子,消不去也抹不淨,無時無刻不在提醒著你的由愛生恨。你明明連那曾經桎梏你的人都不曾恨過,卻如此深刻地恨著你畢生最愛的一個人。


若這一切都是這麼的醜惡而無法斷絕,你寧願讓所有都隨著你的生命而去。

在他下定決心抹殺你的那一個剎那。



就好像他一樣,你的生命早也已離不開他。





所以,所以,吶。




「修……」



如果有那麼一天。





殺了我吧,









佑乙。





Fin.


20130422

【修乙】一同外出購物

♞ 病友補不補圖啊(*2)( ´∀`)σ (去死
♞ 修乙萌!!!!!!!(吶喊

♞ 其實最一開始只是想寫佑乙彆扭地把自己的魚分給修吃結果腦羞地搶回來(幹) 先想到結局狀態常駐(欸

[カテゴリ:同居三十題短打]
[留言:]

♘ 同居三十題短打
♘ D2 一同外出購物
♘ 時間點不明,自爽小短篇
♘ 佑乙OOC長駐(欸


♘ 沒問題以下↓↓






當那只貓說要一起去採購的時候,你其實有點訝異,你沒料想到他會想跟你去做這些日常的瑣事。

不過貓會逛什麼卻在你的預料之中。




「好香──」


才剛上市集沒多久,貓就一直不斷地被魚販吸引,次數頻繁到壤你懷疑他根本就是來添亂、讓你工作量無限增加的,或者是根本就是想要挑戰你的極限讓你困擾;反正只要是那只貓沒有什麼是做不出來的感覺。


你嘆了口氣,掩著臉總覺得心情複雜。

不是沒想過乾脆自己走人辦事情,但若是丟下這只貓總覺得會發生什麼不得了的事情。你無奈地買回了一隻烤魚,塞進貓的手裡。
「這是最後一支,別再添亂了,東西快要買不完也沒錢花了。」

「……哪有添亂啊!」
貓賭氣地都了嘟嘴,臉似乎有些紅。他啃了魚幾口,似乎很不甘心地又低喃了句辯駁:「而且臭鳥你身上明明就有很多錢──」

「並沒有。」
你一秒就截斷貓的話,對貓的認知感到無奈。「這種話不要亂說,更何況要用到錢的事太多了,收入不穩定的狀況下能省則省。」

雖然以前的你一定會接著諷刺他說"要不然你自己去賺吃魚的錢",但是實在太明白這隻貓絕對會被激到這麼做而打消了念頭。更何況若是這樣反而對現在的任務不利,只是幾隻魚沒必要弄成這樣。

「不過就是幾隻魚而已嘛,笨蛋臭鳥,小氣鬼!」

貓鬧脾氣地邊啃著魚邊在你身後不停地罵著,你無奈地無視貓的不滿繼續採購一些必備用品。
雖然是這樣,但至少這一次貓算是把話聽進去了,至於下一次這話還有沒有效還有待觀察,但大概這樣的情況還會一直重複吧?


好不容易安靜下來的貓讓你鬆了一口氣,恢復原本效率地快速採購完了需要的東西,而這甚至讓你差點忘了貓還一直跟在後頭,所以當被呼喚的時候你還愣了一下,沒能完全反應過來。

「什麼?」

「吶。」
貓把剩下沒吃完的魚塞進你的嘴裡,一臉彆扭。

「……嗯?」
你困惑著不明白貓為什麼這麼做。

「不過就是幾隻魚嘛,而且我說你啊,到現在一直都沒有把一毛錢花在你自己身上吧?」
貓雙手叉腰,一臉不滿地似乎進入了說教模式。

「……我一直都花在自己身上啊?」
你拿下了魚,不明白貓在抗議什麼。事實上這些日常用品不都是平常自己要用的嗎?如果可以完全不花在自己身上,也就是說完全不需要開銷的話也不用去掙錢啦?

「才不是說那個呢,我是說除了必備品以外的東西!必備品以外的!明明看你都摳到只維持生活必需品而已啊!若是有看到什麼想買的你就算買了我也不會怪你嘛!」

貓有些焦急地辯解,露出了像是孺子不可教也的表情。

每次在溝通上有些出入的時候,貓總會覺得你難以理解;一開始他總是放棄溝通,但後來卻變得好像在顧慮些什麼,總會努力解釋清楚,有時甚至會因為無法傳達而垂下貓耳。

其實你覺得貓這個樣子也挺逗趣可愛的。

「……沒有什麼特別想買的……」


「如果你捨不得花自己的錢我下次幫你出嘛!」

貓像是被逼急了突然爆出這麼一句。
先不說團體裡的錢都是你在管,你根本不知道貓身上究竟有沒有過屬於自己的錢,這話一出倒讓你愣了一陣。

貓微喘著氣紅著臉還彆扭地嘟著嘴,模樣實在是很可愛。在以前是根本不可能看到的樣子,但最近總覺得在被貓拉近距離的同時,也看到了更多你不曾想過能見到的東西。


說起來這只貓為什麼今天要跟自己出來呢?該不會就是為了這件事吧。你默默在心裡這麼猜測著。雖然貓的感情你完全不懂,但卻不是無法預測。感覺上是為了這樣的事情出來卻不斷被魚吸引走,變成要辦的事情沒辦到而有點惱羞成怒了?

想到這裡你輕輕笑了出來。


「笑什麼啦!」貓的臉又更紅了一分,慍怒地抗議,就連貓尾也直直地豎了起來。


「……要我說的話,你少買幾條魚對我的幫助還比較大。」
你禁不住忍著笑意這麼說了。







……






「你這臭鳥!果然還是把魚還給我!拿來!」









Fin.


20130421

【修乙】相擁入眠

♞ 急需修乙糧!!!!!!!(吶喊
♞ 病友補不補圖啊( ´∀`)σ (死吧

♞ 會強調修一夜無夢是因為大家也知道他每天都會夢到競技場的事情然後痛(?)醒(RY

[カテゴリ:同居三十題短打]
[留言:]

♘ 同居三十題短打
♘ D1 相擁入眠
♘ 時間點不明,自爽小短篇


♘ 沒問題以下↓↓







那是你們第一次相擁入眠。



向來對你警戒心頗高的貓就連清醒時也不願靠近你分毫,更不用說是休息時。

……曾經如此。


而後即便是他認同你,也僅僅不過是朋友之間的關係,最多不過臨坐而食,接觸之間少了猜忌少了防備;也許更多了些肢體接觸──那隻貓喜歡被撫摸頭部,雖然你在無奈時這麼做只會讓貓先是享受而後矛盾地大發雷霆。

(其實有時候你覺得那樣還滿可愛的,甚至可以看見貓紅透的面容。)


但也還絕對不到同枕共衾的程度。




你沒想過原來有天你們之間能夠走到這裡。



一直以來貓每每拉近一次的距離都讓你無比困惑,你完全不能理解貓的轉變──或許你不是真的完全不清楚,只不過在你的字典裡沒有那樣的概念。

──沒錯,你對於感情這種事情遲鈍得一無所知,或許比普通孩子還要更加不如。


你盯著貓的眼睛,顯得有些不可置信。


「幹麻?」

貓顯然完全不能理解你內心的糾葛。不過其實那也不足掛齒,只是你自己的錯愕而已,沒有牽涉到整個團體的利益,照理來說貓也的確不用瞭解。


你們這次落腳的地方只剩下僅僅的一間單人房。這狀況不奇怪,過往也遇過不少次,而每次不例外的總是你一聲不吭鋪起地鋪睡在地上,頂多有時候貓會一臉彆扭不知道為什麼的強迫你睡在床上,那也都沒有關係。

「……」
你差點沒能從震驚中回過神。
「……沒事……」


這次進了房間你本來很慣例地要打地鋪,貓卻突然迸出一句,說兩個人都睡床上吧。
一起。

然後你呆滯得像是受到什麼打擊,看著貓一蹦一跳很開心地蹭上床,嚷嚷著今天好累啊床好舒服睡覺了睡覺了──

「沒事就快點來睡啊?」

貓本早已鑽上床甚至連綿被都已經準備就緒,打算埋進被窩的頭卻突然探了出來。也許是發現你沒有動作而感到好奇吧?一臉莫名其妙的貓這麼說完後拍了拍自己旁邊的位置,催促著你趕緊準備睡了。


「……」
你很猶豫地緩緩靠近床邊。
並不是因為討厭或者什麼,或許更可以說就是因為不討厭,甚至……重視,所以你很猶豫。
猶豫著這是不是真正能夠拉進的距離。

「你到底在磨蹭什麼啦?還是說你不想跟我睡?」
貓等得煩了,兩眼圓睜著嘟嘴瞪向你,身後的貓尾晃來晃去的。

你微微側過視線。
「……不是……」

「那還在那邊幹麻?我好累喔快點睡了啦。」
貓應景地打了個哈欠,看起來真有些體力不支。

「雖然是單人床不過夠大,兩個人睡也沒問題不用擔心啦。」
貓睡眼惺忪著又補上一句催促。


雖然在這個當下這麼問好像有些不妥,畢竟對方都表示想趕快睡覺了,但是解不開這個疑惑你也真的很難放心躺上床。
「……為……什麼?」


「什麼東西為什……」
貓困惑地反問,卻突然意識到問題而停下來。
「啊喔,因為……因為嘛……」似乎有些不好意思,貓低下頭尾巴又晃了幾下。「吶你看嘛每次都你睡地上,這樣感覺不公平啊!可是我又不想睡地上,所以折衷就是一起睡床上嘛。」



原來是這樣嗎?

「那倒不打緊,我睡地上沒問題──」
「唉唷好囉嗦喔!快點睡啦!」


貓一個起身就把你整個拉進被窩裡,連點辯解反駁的餘地都不留下。
你順從地躺在床上,大氣不敢哼一聲,就那麼直直地躺在那裡,深怕自己一個動作會打攪到貓的睡眠、或者令貓腦中的警鈴大作。



但你的一切擔心卻好像完全多餘。
貓真的是累了,沒過多久就進入夢鄉。你才正想悄悄翻下床,一抹溫度就環繞著你不放,時間都像是算好的。


你無言地看著抱住自己的貓,然後就那麼靜靜地凝視著貓安穩的睡顏,甚至開始觀察起貓眼睫的濃密。
最後你還是放棄了逃脫。
你一手輕輕摸了摸貓的頭,就像平日那樣,然後也跟著閉上了眼精,不久意識也陷入一片黑暗。







那是你們第一次相擁入眠。




而你一夜無夢。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