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510

【修乙】相隔兩地的電話

[カテゴリ:同居三十題短打]
[留言:]

♘ 同居三十題短打
♘ D9 相隔兩地的電話
♘ 時間點不明,自爽小短篇
♘ 佑乙OOC長駐(欸


♘ 沒問題以下↓↓





你們其實很難得會相隔兩地。

並沒有說刻意一定要膩在一起或是什麼的,只是從相遇相識至今,兩個同行的旅人從隊友成為搭檔,實在也沒有分散的必要性。

不如說特意去分開才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不過這次因為任務需要,所以你們難得沒有待在一起,而是分頭行動。以防萬一,你給了貓連絡用的電話,方便他連絡自己。

雖說如此,不過也就是分開在城市的兩邊,以你的腳程不會是多遠的距離,甚至其實不用分開住你也能夠應付。只是這樣沒有效率也十分不方便,所以你當時仍舊是在兩邊各租了一間房間。

結束了一天的行程,你整理著行囊以及今天蒐集到的資訊,邊理清脈絡邊做著就寢的準備。

突然間電話就響了。

你接起了電話,不用想也知道是誰的來電,於是你連一個字都沒有說,等待對方說明來意。

但是電話的另一頭也陷入了一片沉默。
你並不是很在意,一邊繼續用手邊的事情,邊等著對方開口。
反正聽起來也不像是有什麼緊急事件,倒像是貓無聊隨便打來的。

「笨鳥──」
貓的聲音好像在說著他很無聊似的拉長著,透過機器而讓音色中帶了點雜訊。
「幹嘛都不說話啊──」

你無奈地結束手邊的作業,唇角卻不自覺地微微上揚。
「怎麼了?」

貓簡略地報告了今天一天的進度以及狀況,一說完就又陷入了寂靜。


如果是想要考驗你的耐力,那可真的是錯誤的選擇。
你坐在床邊望著窗外,突然想起前一陣子的事。



也許那一天你永遠也難以忘記。




笨鳥,我果然還是喜歡你吶!



那天日光正好,是最像貓的笑容一樣溫暖的天氣。在耀眼的陽光之下,貓的笑容炫目得你瞇起眼,差點聽不見那一串輕巧如風的語言。

你恍以為那是你自己過於絢麗的幻覺。

你才正在思考著為什麼會出現一個你連想都沒想過的幻覺,貓就更加堅定地要你接受這個對你而言太過虛幻的事實。
而你第一個感覺到的,不是歡欣雀躍,卻是困惑而恐慌。

即便你漸漸意識到、並且也接受了貓與你之間越來越短的距離,在你無數次的自我質疑中,你最終都以『朋友』來做為一切的原因。事實上你連朋友的定義是什麼都不明白,你只知道貓這麼認定你,於是你用貓的行動去為這個辭彙做下註解。


所以你一直是這樣認為的。


『喜歡』這兩個字是只屬於一個已逝去的女人的特權,不會是你的。
你甚至以為貓或許太過思念而錯置。


貓花了好一段時間才讓你真正接受這件事情,途中甚至有過不少爭執。
一直到現在你仍然覺得奇妙非常。



「笨鳥,我好想咬你。」
電話那頭的沉寂突然被打破,貓慵懶得近似都囔的聲音打斷了你的思緒,甚至製造了一片不小的混亂。

「……嗯。」
你愣了好一會,才輕輕應了一聲,不自覺地抓緊了床舖,一會後又放開,似乎在認真思考現在直接過去找貓的可能性。

雖然在一起的日子也許還沒那麼長,但你知道那是貓表達心意的一種方式──短短的期間裡,這個行為的頻率只有越高。而在此同時,你其實也很喜歡貓這樣對你表示親密;不輕不重的啃咬,帶著些許的麻癢,你喜歡那種感覺,也喜歡那時貓的表情。
即使不是這樣,只要是貓的要求,你幾乎也不會拒絕。

「…要……去找你嗎?」
你考量了好一陣子,卻猶豫不決地找不出答案,於是決定直接詢問對方。


貓靜了一會,突然像是什麽東西爆炸了一樣,聲音在電話那頭像煙花一樣爆了開來,而你隱約才聽明白那大概是在說『哪有這麽誇張啊你就好好待在那裡吧當老子是誰啊!』


你輕輕笑了出來。

「……笑屁啊!」
貓彆扭著惡聲惡氣地罵著,你仿佛能在眼前看見貓那張嘟著嘴的臉、還有炸開了毛的貓尾,可愛無比。

「……沒什麽。」
你語帶笑意地這麽回答。

「……」貓似乎也不打算再追究,兩人間又陷入一陣短暫的沉默。
「……真的要來?」


「你想我就去。」
這次你的回答沒有任何猶豫。

貓聽了輕輕地笑了。

「你真的太寵我了。」
貓低喃著,而後打起了精神。

「才不要!我又不是小孩子,反正再幾天就結束了!」


「嗯,時間到了我會去接你。」
雖然貓看不到,但你還是點了點頭。


「我自己會走好嘛!」
貓抗議似地低吼了一句,緊接著又笑了出來。
「晚安,笨鳥。」


你無法克制地勾起唇角,人也跟著窩進了被子裡。
「晚安。」




Fin.


20130510

【修乙】吐嘈對方的生活習慣

♞ 佑乙又被蘿姐騙走啦!XD

[カテゴリ:同居三十題短打]
[留言:]

♘ 同居三十題短打
♘ D8 吐嘈對方的生活習慣
♘ 時間點不明,自爽小短篇
♘ 佑乙OOC長駐(欸


♘ 沒問題以下↓↓





在一開始的時候,你常常被貓嫌棄你的生活習慣。


規律、效率、重複、單一,一切以如何好好活下去的個人利益為基準,不摻絲毫個人情緒。
簡而言之就是枯燥乏味。

貓完全無法理解也不能接受,但因為隊伍的主導權在你,也因為這麽做的確很有成效,於是被你逼著逼著貓漸漸也就習慣了。

現在也都相安兩無事,貓似乎還有些喜歡上這樣規律的生活。只是有一點,貓至今都還在抗爭,死都不肯妥協。


那就是你一絲不苟的金錢用度。


雖然你漸漸地越來越縱容他,但仍是嚴苛得他直嚷嚷自己被精神虐待,明明手邊那麼寬裕卻不能吃多一點的魚,過著比在野外還窮苦的生活。

貓不只一次抗議著要自己去賺外快,但總是輕易被你及時的一條魚給安撫。


有時候你覺得這樣的貓也十分可愛。



反過來說……


你漸漸也變得不是那麼只關注自己。
你開始會注意貓的事情,漸漸不是那麼沒有情緒沒有想法;一直到如今,你甚至有點過於在意貓的一切。

熟悉以後,每天睡前貓都有一段時間會湊到你身邊 ,即使不睡在一起 。
一開始你還不知道貓想幹麻,但後來你連看都不用看,就知道該怎麽做貓才會滿意。

那是貓特別喜歡的時間,就是乖乖地待在原地讓你摸頭。

貓特別喜歡讓人摸頭,總是一臉很享受的模樣。


一開始你其實不覺得怎樣,大概是從遇見另一位女性時你才開始感到頗有微詞。


明明才剛認識不久,貓卻絲毫沒有抵抗力地動不動就往女人身上貼。
明明你們之間歷經了多少事情才開始有較深的接觸,那女人卻有著跟自己完全不同的待遇,才沒多久貓就會一臉撒嬌的模樣貼在女人身邊蹭著討摸頭。

你看在眼裡,其實也沒多想什麼,也不知道該做何感想,只是覺得腦袋一片空白,好像有哪裡不是那麼對勁。

貓對女性特別沒抵抗力,又特別喜歡被摸頭。

其實跟你也沒什麼關係。

你試圖這樣說服自己。


漸漸貓很少來到你的房間,而你自然也不會主動去找貓。
雖然心下仍是有種奇怪的不平衡感,但你因為不懂所以根本也無法解決,也就這樣一天一天地過下去。


直到有天你忽然在夜晚驚醒。
你才剛睡下沒多久甚至連夢境都還沒出現,一道目光就這樣讓你從睡眠中醒來。

貓趴在你黑暗的床邊直盯著你看。


「……這麼晚了,還沒睡?」


你有些頭疼地揉著額際,視線沒有放在貓的身上。

好一陣子都沒有動靜,你終於側頭將視線對上貓。「幹麻?」

貓聞言直直地豎起了耳朵,似乎有些錯愕又有些生氣,好像還有些……難過?

「……你、你最近都沒有……摸……」
貓有些結巴地說著,越說耳朵越垂了下來。

你一臉莫名其妙地想了一想,才知道貓指的是什麼。

「你現在不是都找那個女人嗎?誰摸都一樣吧,由女性來可能還更好些。」
你淡淡地這麼回答,卻隱約覺得自己的口氣好像有點怪異。

貓突然瞪大了眼睛,耳朵跟尾巴上的毛都豎了起來。
「才不是!才沒有!才沒有……都一樣……」
貓垂下了視線,然後就突然鑽上了你的床,用力撞了一下你的胸膛。

你愣愣地被撞,貓在撞完後就沒有任何動作而是停在那裡,垂下的耳朵顫動著,貓尾似乎有些不安地蜷曲了起來。

你輕輕嘆了一口氣,伸手撫上貓的頭,熟稔地連著貓耳一起撫摸著。
貓舒服地發出了一絲顫音,輕輕蹭了蹭你的胸膛後,自動就在你床上找了一個位子窩了下來,拉起面被蓋過半張臉,剩下一對大眼直盯著你看。


你無奈地淡淡勾起唇角,又摸了一下貓的頭。
「晚安。」



後來貓的這一項習慣好像頓時收斂了很多,你的生活又回到每天晚上會看見貓出現在床邊的日子,變得不同的是貓留下來的次數又變多了。

當下的你什麼也沒發現,僅僅只是繼續過著熟悉的日常。

一直到很久以後你才知道這件事情的意義。



Fin.


20130510

【修乙】瀏覽過去的相片

♞ 充滿修乙的牆壁!我也想要一面嗚嗚qqqq
♞ 其實覺得把照片貼在牆上紀念是件很美的事XD雖然我自己本身不愛照相(?)看到別人有很多相片回憶其實會有點羨慕ww

[カテゴリ:同居三十題短打]
[留言:]

♘ 同居三十題短打
♘ D7 瀏覽過去的相片
♘ 時間點不明,自爽小短篇
♘ 佑乙OOC長駐(欸


♘ 沒問題以下↓↓




那時候你們同樣是去拜訪了貓的舊識。



越是認識貓,你越發現你們兩人之間的差距。
那是一個你完全不明白的世界。


那一次那戶人家裡擺設了許許多多的相片,甚至有一面牆就是完全以相片覆蓋。一張一張釘在牆上的照片,旁邊還有陳舊的字跡,各式各樣。

貓與他們的交情似乎很好。
久未謀面的拜訪,相談甚歡之下那戶人家拿出了一大本專屬於佑乙的相片簿放在桌上,並給你們一人一杯茶,慢慢欣賞翻閱。


其實你知道你接下來會面對的是什麼。


貓的各種照片很多,但是屬於那女人的部分卻更多。
說是貓專屬的相片簿,其實更準確地來說應該是那個女人的。畢竟這些舊識沒有一個不是那女人帶著貓一天一天熟稔下來的。

會刻意這樣懷念著慨歎著翻閱,一定也是大家對於女人的情況心照不宣,只是嘴上沒說。


你不動聲色地聽著貓講著自己跟那女人的過去,但是卻總有些難以專注。


你其實不知道自己的心情該怎麼去定義。
你並不覺得自己失去了平靜,但各種各樣的跡象都在表明你的動搖。
但是你根本不明白為了什麼。


「……、……修?」

你突然回過神。
「嗯?」

「你有聽到嗎?」
貓皺了皺眉,似乎對你的不專注有些不滿。

「……」
你停了好一陣子,才用疑惑的眼神望向貓,沒有假裝自己有在聽。
畢竟隨便一問就會被揭穿了。

貓愣了一下,似乎無奈地嘆了口氣,但意外的沒有想再追究。
「我說啊,我都給你看了那麼多我的照片了,其實也很想看看你的……」


照片?我的?

你愣了一下,然後認真地思考了起來,但你卻想不到有任何能夠像這只貓一樣『值得被記念的時刻』。
也沒有人會這樣對待自己。

「……如果要的話,或許莫格寧還有存檔……」

才這麼斟酌著說出來,你就看見貓臉上的笑容在瞬間僵住,似乎還染上了些許驚惶。


「……怎麼了、嗎?」

「沒有、沒什麼!」
貓似乎有些勉強地牽起了嘴角,笑容裡隱約好像帶著歉意。他抓住你的手,一雙大眼轉啊轉的,突然像是想到什麼好主意似的振奮了起來,貓尾不停地搖晃著。


「吶,以後我們也這樣拍照,保存我們的時光好不好?」

你有些錯愕地愣了一下。

「那就這樣決定囉,以後每到一個地方就要拍一張照片喔?事不宜遲,今天就來一張吧!」
這麼說完的貓,就興高采烈地拉著你跑去找屋子的主人,硬是拉著你合拍了好幾張照片。

你很不自然地僵在那裡,視線都不知道要往哪裡擺,大多時候只是不自然地盯著佑乙看。

在看到照片的時候,貓毫不留情地取笑你的僵硬,說照相要對著鏡頭笑啊,哪有人像你這樣擺著一張臭臉愣在那裡,真是笨鳥。


可是你卻覺得貓好像特別地開心。



貓挑了一張他笑得燦爛地勾著你的手臂,而你正好看著貓不知道為什麼淡淡微笑著的照片,在上面寫了幾個字,塞進那本屬於他跟那女人又厚又大的相簿裡。

你隱約看見自己的名字。

貓把剩下多拍的照片收了起來,並跟屋子的主人要了一套輕便的設備,學習著要怎麼操作。
你手上拿著剛剛拍出來的其中一張,看著上面中的兩人禁不住出神,手指無意識地摩梭著那張薄薄的紙。

你想到有一天或許你們也會這樣坐在桌邊,仔細地翻閱著屬於你們兩個人的相簿,一張一張地看、一張一張聽貓說著『啊好懷念啊還記得那時候』──


你不禁勾起了唇角。


「笨鳥,要走囉!」
貓朝你揮了揮手,門口灑落的夕陽將貓照得像是渾身灑上了一層金粉,你微微瞇起了眼。



要說專屬於貓的相簿,其實你心裡就有一本。


以你的眼烙印著貓的一切,不論何時好像都能細細數來。


只屬於你,只有你能看見。



Fin.


20130510

【修乙】大掃除

[カテゴリ:同居三十題短打]
[留言:]

♘ 同居三十題短打
♘ D6 大掃除
♘ 時間點不明,自爽小短篇
♘ 佑乙OOC長駐(欸


♘ 沒問題以下↓↓





那次你們造訪了貓的舊識。


正值對方正在進行大掃除的時候,貓似乎理所當然地被要求留下來幫忙,而貓也不意外地豪爽著一口答應了下來。

而你只好無辜地被牽連在內,陪著貓一同做人家的苦力。


要是以前的你絕對不會答應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情。
明明對自己一點益處也沒有,做的意義在哪裡?


儘管現在你還是會有這種想法,但是也漸漸在接受著貓的觀念。

你想去理解那只貓,所以他說想做的事情你都會想盡力去嘗試,試圖從中更加貼近貓的一切。
也想滿足貓所有的需求。

即使事情的本身並沒有意義,但貓的意念就足夠驅使你的意願。
貓的視線所向就什麼都有了新的意義。


抱持著這樣的想法,你在做苦力之餘努力地觀察著,以自己的方式學習貓的生活方式。

你發現這段期間雖然被使喚來使喚去,烈陽下的勞作讓你們揮汗如雨,貓的笑容卻十分充實,就像陽光那般耀眼。
你不是第一次領會那笑容的深刻,但卻覺得這跟平時的貓有哪裡不一樣,更加多了些什麼。

漸漸的你發現看著他的樣子,兩個人一起在樹下乘涼、在屋簷下望著遠方、或者是輕輕靠在牆壁上的時候,後面那種有所支拄的感覺讓你的心頭湧起一股陌生的溫暖,


可是你不明白那是什麼,更不會知道那就是你從小缺乏的家的溫暖。

你缺乏屬於那一切的所有知識。


你只是在偶然間,聽起貓跟舊識的閒聊,然後知道了家這一個字。
從貓的眼神中,你看得出羨慕以及嚮往。

日照微風和煦下,你看著佑乙的背影,暗自在心裡做了個打算。


如果有一天你有那個能力的話。



你想給予這只貓一個『家』。


給予他所有你所能給予的東西,讓他每天都能那樣笑著。


只要是貓想要,不論千次萬次,你都陪他大掃除那個『家』。

你想完成貓的一切願望,即使那之中並沒有『你』。




用盡你的生命。




Fin.


20130510

【修乙】做飯

♞ 佑乙神萌阿斯!

[カテゴリ:同居三十題短打]
[留言:]

♘ 同居三十題短打
♘ D5 做飯
♘ 時間點不明,自爽小短篇
♘ 佑乙OOC長駐(欸


♘ 沒問題以下↓↓




你們自從進城後有陣子沒有在戶外過夜了。


這次因為要到郊野去探查,無法將行程控制在當日來回,於是你們就像進城前那樣露宿在野外。

「好久沒吃野味了啊──」
在樹林裡前行時,貓伸著懶腰,像是慨歎般地這麼說到。

說起來你還記得這只貓滿喜歡吃自己獵來的野味的。
你還記得進城前你們在樹林裡度過的那些日子,有時候想想若是就這樣一直生活下去也不錯,偶爾想起來便會覺得現在這樣追著錢、任務跑的日子必要性也不是那麼高。

不過你還有些想做的事情需要完成。


你想起貓特別喜歡烤魚,總是在遇到溪流的時候掩不住雀躍的模樣。想想第一次拉近距離的緣故,也是因為你那天到了溪邊那麼湊巧地就烤了一次魚。

也不知道這次會不會經過小溪之類的地方。


「吶臭鳥,我去獵點什麼回來烤著吃如何?」

貓顯得躍躍欲試。你心想也無大礙,便約好地方後,任由貓去撲騰,自己則去做探查的工作。



估算著時間差不多,你結束了手邊的事情,到達會合地點的時候,你卻只見那只貓盯著升起的火焰發著呆。

「喂。」
你靠近的步伐很緩,盡量以不會嚇著貓的方式彰顯你自己的存在。貓依舊為你的出現震了一下,但也沒多表示些什麼,只是側過了頭,掩去他臉上來不及斂起的表情。

你猜他想到了那個人。
你依稀記得貓提到過,曾經他跟那個人四處旅遊,吃著自己所打獵的食物,不論好吃與否都是那樣開心。貓所吐露的、屬於兩人所有的美好回憶,你仍言猶在耳,彷彿那樣笑得無比開心的貓也足以清晰眼前。

「說起來之前大多數都是你在準備食物呢,所以這次換我來吧。」
貓換上了平時的表情,邊這麼提議邊開始處理起了他獵回來的食物。

你沒有阻止,火焰霹啪作響下你望著貓的側臉陷入沉思,但若真要你說出在想些什麼,其實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充斥著胸臆的、那隱隱約約的感覺是什麼,你並不明白,也並沒有去探尋的意思,僅僅只是任由思緒流轉。

「……」
不久之後貓的神色似乎有些窘迫,視線頻頻往你這裡飄來。
「喂,我說你、你幹嘛一直看著我啦。」

你愣了下,過了會才發現自己的視線真的一直定格在貓的臉上。你眨了眨眼,沒有移開眼,只是一手撐著頭觀察起貓迥異於之前的神情。
「……沒什麼。」


「什麼沒什麼、那你不要一直盯著我看啊!」

貓正式整個人轉過來橫眉豎眼地抗議著,臉上似乎有些許薄紅。

「……不能看?」
你一臉平淡地這麼問著,純粹是因為不明白而做出詢問。

相處久了,貓似乎也知道你的思維模式,知道每個看似玩笑的問題你都是認真以對,若不認真回答最後會造成誤解;即便是一些平常的事情,對幾乎不曾與人正常相處的你來說,都是一種新的概念。
也許是因為這樣,貓雖在瞬間脹紅了臉想大聲駁斥些什麼,最後仍只是搔搔臉頰微微低下頭。

「也、也不是完全不行……」貓吞吞吐吐地似乎在斟酌該怎麼表達。「我、我的意思是說……哎唷你一直盯著我看很奇怪嘛!」

「奇怪?」

「對啦……」貓嘟起了嘴微微側過頭,而後才直視你,臉上卻更紅了。「總、總之不要一直盯著我看就是了!知道嗎!」

「……」你一臉莫名其妙地疑惑了陣,勉強接受地點了點頭。「……我知道了。」

貓不知道在糾結什麼,滿臉通紅地低下頭都囔了幾聲,你沒聽清內容,也不是太在意地就將眼睛的焦點移開。

然而這一移開就讓你看見了火堆上開始焦黑的食物。
「喂、那個──」

「?──啊哇哇哇!」貓疑惑地順著你的指向看去,瞬間緊張地跳了起來,把那串食物抽離火焰。「就說不要一直盯著我看嘛!」

「唔哇──都焦掉了啊──」
貓蹙起眉,似乎有些失落,然而片刻後卻笑了出來,一臉的緬懷。

「真懷念啊,以前跟音娜也常常把食物烤焦呢──」

你拿過了貓手上的木籤,拿起小刀開始一片一片把燒焦的地方割下,讓籤上的食物露出了原本多汁的模樣,然後塞回貓手裡。
「吃吧。」

貓先是一愣,而後笑著吃了將近一半,並把剩下的遞給了你。
「這給你,我再繼續烤。下次可不會烤焦了喔!」

你拿著那剩下一半的食物,看著一臉開心的佑乙發了會愣,然後突然想起他叫你不要一直盯著他看,於是移開了視線。

你緩緩吃了幾口貓的手藝,難得的機會你卻嚐不出任何一點滋味。


啊啊,原來。



那時的你,其實還不懂這樣的感情究竟是什麼。


只是想再多加看見貓的笑容而已。


於是你也輕輕笑著,為了重現佑乙所說的那般場景。




為了讓貓開心。



Fin.


20130510

【修乙】一方的起床氣

♞ 其實還有點想打交往後的版本(???)

[カテゴリ:同居三十題短打]
[留言:]

♘ 同居三十題短打
♘ D4 一方的起床氣
♘ 時間點不明,自爽小短篇
♘ 佑乙OOC長駐(欸


♘ 沒問題以下↓↓




越熟識你便越發現這只貓根本還像個孩子。

明明在一開始警戒心那麼高,對你的動作老是一驚一咤的,平時的言行也因為拘謹而顯得十分獨立;你總以為隱約有的違和感不過是錯覺,卻原來那才是這只貓真正的模樣。


「……喂。」
一直到今天差不多要出發的時間了,貓卻仍捲著被子窩在床上,打死也不想爬起來的樣子。

你輕輕搖了搖那坨突起來的棉被,貓卻還是一點反應也沒有。你思考著該直接把棉被掀開還是該怎麼做才能叫醒一隻貓,最後還是打算循序漸進地先從更大力的搖晃開始。

「嗚……」
貓發出了有些痛苦的低吟聲,不安穩地動了動。
「別吵……」

「喂,起床。」
看貓似乎有回覆,你停下了搖晃的動作,想說接下來終於直接用講的就可以了。

但貓卻又恢復成了一動也不動的樣子,彷彿剛剛不過是你的幻覺。
你皺起眉,對於這降低效益的事情開始感到不耐煩。你放棄原本還想慢慢來的計劃,直接上前去把貓的棉被扯開。
「我說你,起床。」

「喵嗚!」

順帶一提,會讓這只貓裹得這麼緊賴床的季節理所當然也是冬天。

瞬間接觸到冷空氣的貓立刻跳了起來,做勢就要跟你搶被子。你把被子整個抽開,貓在嘗試了幾次發現完全搶不回來後,耳朵跟尾巴都用力地豎了起來。
「你幹嘛啦!」

「起床了。」
你一臉平淡地這麼說,看著佑乙瑟瑟發抖的樣子扔了一件外套給他。

貓搶過外套,緊緊包住自己取暖。「還我被子!」

「那你就還會像剛剛一樣繼續睡。」

「我想睡嘛你不要吵我!笨蛋臭鳥!還我被子!」

「該走了。」
他有點無奈地不知道該怎麼說才好。

「我不要!」貓滿臉憤慨地大吼大叫,然而看上去神智好像還不是特別清醒。「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我要繼續睡!笨鳥臭鳥王八鳥!討厭鬼!惡魔!」

他看起來一臉還罵不夠的樣子,但身體止不住的哆嗦讓他轉了一個話頭:「很冷耶!好冷喔快還我被子啦──」

「……趕快起來穿好衣服就不冷了。」
你無奈地靠近床邊,打算直接替這個大牌的貓服務,不然等他自己起來弄好都不知道要到什麼時候。

「走開、走開,還我被子我要睡覺──」
貓對你是又打又踢,完全不想乖乖配合,明明現在那只貓什麼都不用做還有人服侍他起床,他卻完全不領情,打死就是不肯從床上起來。

一陣拉扯打鬧之後,你才終於將貓整個帶下床;代價是你身上的新鮮抓痕,還有好幾片被扯下的羽毛,還帶著點血絲。你皺著眉彈了一下終於脫離起床氣的貓的額頭,對方嘟著嘴哼了一聲撇開頭,跟你鬧了一整天的彆扭。


不過你感覺得出來,除了殘留的餘氣未平,貓的彆扭裡還摻著說不出口的道歉。


貓悄悄把你掉落的羽毛收了起來,似乎很小心的揣在懷裡生怕不見。



你走在前頭,沒讓他看見你淡淡的笑意。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