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717

【修乙】午睡

[カテゴリ:同居三十題短打]
[留言:]

♘ 同居三十題短打
♘ D14 午睡
♘ 時間點不明,自爽小短篇
♘ 佑乙OOC長駐(欸


♘ 沒問題以下↓↓



那只貓一直有午睡的習慣。


從一開始認識你就發現這點,倒也沒覺得有什麼不好,所以你總是會在中午時安排休息時間,趁這個機會自己也能夠整頓一翻。畢竟一整天奔波勞碌下來也確實夠嗆,該休息的時候仍是必須要休息。

本來這段算是你自由時間的空檔,除了休息你也可以做其他的事情,其實比起真正的休息,你也大多是利用這段期間做一些自己的事罷了。而自從與貓在一起之後,你卻不得不被強迫著開始確實執行這段休息時間──因為貓老是賴在你身上睡覺。


所以你也頂多只能像現在這樣看點書。



你無奈地看了眼賴在自己身上的貓,伸手輕輕撫摸著貓的頭,稍微把書放在一邊而端詳起貓的睡臉來。


一開始總是難以睡得安穩的貓,現在卻會在雙眼閉上休息時露出寧靜安詳的微笑,你撥了撥貓額前的碎髮,被那感染的也放鬆了表情。貓的耳朵舒適地垂著,你輕輕撫過時還會反射似的輕微抖動,你不禁覺得可愛,卻不敢再窺視更多,就怕吵醒了貓的睡眠。

貓因為這樣的觸碰而翻了個身,你收回手,看著貓復又安穩睡在你身上的模樣,微微地陷入了沉思。


在貓微笑著的夢裡……有些什麼呢?

會不會也有自己呢。


你勾唇看著貓在透過窗灑落下來的陽光下明媚的容顏,再一次覺得這只貓真是適合陽光的存在。而為了守護這樣的貓,你也會拼上一切……雖然曾經你會說賭上性命,但貓要是知道了一定會生氣,所以你連想也不這麼想了。

你想著是不是在貓醒來後問問他做了些什麼夢、笑的這麼甜呢……稍微地把身體往後靠上墊在背後的枕頭,不知不覺的……也就這麼睡著了。



一定……


是個好夢吧。





Fin.


20130717

【修乙】一方臥病在床

[カテゴリ:同居三十題短打]
[留言:]

♘ 同居三十題短打
♘ D13 一方臥病在床
♘ 時間點不明,自爽小短篇
♘ 佑乙OOC長駐(欸


♘ 沒問題以下↓↓




那好幾個沒有闔上眼的夜晚,你不是沒有想過,曾經那段在船上被人下藥而臥病在床的日子。


你看著躺在床上睡得似乎並不安穩的貓,伸手輕輕探測著貓額間的體溫,而後勤勞地又將毛巾沁過一遍涼水,擰乾後再次覆上貓發燙的額頭。


不知道那時的自己是不是也是這個樣子呢?你偶爾會這麼想到。而貓那個時候又是怎麼看待自己的呢……

那時候的你只以為貓緊張的是你倒下後他將頓失依靠。你對自己的實力有一定的自信,也一直以為對方與你同行是為了達成各自的目的,於是也理所當然地認為,會關心自己病痛的貓是判定了自己於他還有利用價值,因為你就是這樣走過來的。

曾經你對貓的關切,都不過是因為認為對方還有利用價值,還需要那幫忙辦事的手腳,所以才那麼做……雖然你還是不明白為什麼貓總是會說你沒有利用得徹底、甚至說你溫柔……

但深入了解貓以後,你明白在對方心裡並不是自己那一套利益觀念,而打從在船上那段怒目相視的日子裡,貓對你就是發自內心的關懷……雖然也許即使對像不是你,貓也會同樣的那般操心,但你仍舊為了這樣的事情而滿心溫暖。


你繃緊的蒼白面容,此刻終於稍有緩解。


還好在事前貓有先教你怎麼處理這樣的狀況,不然你還真的不知道現在該如何是好。從小你就沒什麼生過病,記得第一次生病是在第一次那個人從你身上取樂的那時候,然而當然也並未受到什麼妥善的處理,通常僅只會吃下一些藥物,而後就獨自在地牢裡待到好為止。

那些藥物能讓你急速地轉好,但同時卻也無比痛苦,於是當貓說要餵他吃藥的時候你完全無法答應,是後來貓保證沒有問題你才半信半疑地照做了。貓吃了藥之後的確沒有以前你吃完後的那些症狀,反而比之前平穩了些,好歹能好好睡上一覺,你這才鬆了一口氣。

你輕輕覆上貓平放在身側的手,想起貓說自己從前體弱多病的事情。你想到還是個孩子的貓,時常這樣難受而無力地躺在床上,卻沒有一個人願意來照顧,而貓就只能這樣靜靜地嚮往著屋外、祈求著能有個人在身邊,哪怕多擔心一點……

你覺得有些難受地蹙起了眉,稍微握緊了貓的手。


貓似乎正在做些什麼夢,也許並不是一場美夢,也許是夢到了小時候吧,不安穩中呢喃著些什麼你聽不清,但是那在眼角凝聚而後滾落的晶瑩,你絕對不會將之與汗水搞錯。

你輕柔地撫摸著貓的頭,微微傾身,然而接下來貓溢出的話語讓你如墜冰窖般地頓住了。

「音娜……」


即便……事到如今,儘管貓一再地訴說著你的無可替代,對於這個名字你依舊難以無動於衷。你對這樣像是在質疑貓的自己感到懊惱,卻始終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但遲疑也只是那一瞬間,隨即你便俯身吻去了貓的淚痕,微微握緊的手像是想告訴貓你在這裡一樣。
貓的眉睫顫動著,卻舒開了眉眼,這次卻飽含情意的低喃起你的名字,那般的溫柔裡似有迷戀似有不捨似有憐惜,你微瞇起眼,將頭枕在貓的旁邊,靜靜聽那一聲一聲的呼喚。


不知不覺也就陷入了久違的睡眠。


那一夜你難得做了個與自己無關的夢。在夢裡,你看見那只孩子模樣的貓虛弱而滿懷企盼地攀在窗前,兩條貓尾晃呀晃的。




而後朝你回眸一笑。



Fin.


20130712

【修乙】討論關於寵物的話題

♞ 後面怎樣我就不說啦!!!大家不言而喻(羞(哀)

♞ 哀唷其實還有很多台詞想讓佑乙說但是佑乙好像已經十分OOC所以就算啦(rofl)

[カテゴリ:同居三十題短打]
[留言:]

♘ 同居三十題短打
♘ D12 討論關於寵物的話題
♘ 時間點不明,自爽小短篇
♘ 佑乙OOC長駐(欸


♘ 沒問題以下↓↓




要不是貓那天撿回了一隻小貓,你或許永遠不會知道寵物這種存在究竟是什麼,也不會有所接觸。


也許是因為有種同類感覺的關係,貓似乎在被拋棄的貓科動物身上有著非比尋常的同理心,並且總會給予幫助。你卻也不清楚那是不是過度了,反正你沒有什麼多餘的想法,因為貓自己的事情也會自己處理,從來不會拖累到你,更別說現在的你也把貓的事當作自己的事。

總而言之貓在這方面的分寸上一直掌控得很好,所以你從來也沒有怨言過。


而那一次貓卻難得地抱著那只顫顫發抖的小貓、像是抱著最後一根救命稻草,似乎是淋著大雨無神地漫步走回了旅店,褐髮上的水不停低落,貓臉上的無助與絕望至今還深深烙印在你的腦海裡。你始終記得當下自己的驚慌,以及貓帶著些許恐懼地問能不能養牠。

你想或許貓將自己投影在了小貓身上,一如當年被拋棄的時候,需要一個人來拯救。你心疼地柔聲答應並擁抱住貓就像快撐不下去的身體之餘,也很開心貓這種時候將自身的脆弱一點不漏地交給了你。

貓如釋重負的模樣讓你更加憐惜。就因為那是承載著一直以來照耀你的光芒的身軀,所有貓曾經的明媚笑意以及一切溫柔、才會更因此閃閃發亮並在此時讓人心疼難當。


你為了養這隻貓做了不少研究,儘管一開始貓總是認為自己絕對可以掌握養貓的技巧──畢竟他自己本身就是只貓──但久而久之便也開始跟著你一起研究了起來。

隨著小貓一天一天健康平安地長大,貓笑容裡的那種溫暖也越來越濃厚而多樣。習慣了你們追著任務跑的生活,小貓也越來越貼近得更像是一家人。



然而這種時候卻出了一個始料未及的問題。



「我真的很懷疑你究竟是喜歡他還是喜歡我。」


你有些錯愕地停下摸著窩在你腿上那只小貓的頭的手,並放下了另隻手上的書,不明所以地看向似乎在生悶氣的貓。

「我說啊!你最近都跟牠黏在一起嘛!不論到哪裡都是!就連睡覺都……都……」
貓有些彆扭地撇開了頭,繃直的尾巴傳達出貓十分不滿的情緒。

「一回來就黏在你身上,好啦我知道那種感覺的確讓人很想黏著嘛,結果呢,是在跟我下戰帖嗎,怎麼不知不覺中我好像還輸了的樣子!」

貓忿忿地狠狠盯著你腿上小貓躺的位置,只見小貓好像有些炫耀似地翹了翹尾巴,換來貓的一聲低吼。

「……?」只是即使這樣你還是不能明白貓的意思。你只知道因為貓很在意,所以你也用心對待小貓,或許也想藉此讓貓能夠從過去多少釋懷一些;一開始好像也很順利,卻沒想到最後會讓貓生氣了起來。

「哎喲就是說!」也許是明白你的思維,貓知道你是真的沒有懂他的意思,掩不住憤慨的語氣裡摻了一絲無奈,儘管如此還是耐下心來跟你講解……或許更多的是壓下那強烈的彆扭。「我們最近…你最近都沒有……」

貓似乎很受不了地亂吼了一陣,才終於像是下定決心地破口而出:「我是說那明明就是我的位置啦!!!」

你愣了一下,明白貓的意思之後側過頭一手輕輕掩著嘴笑了。

原來貓在氣自己被冷落了?或許更因為對方是同類,那種競爭的心也就更加明顯吧?這是你頭一次確切明白,貓很需要你,而這一點讓你欣喜若狂。

「笑屁啦!!」
貓氣得全身都炸了起來,整個人像是刺蝟一樣。

你收不回笑意的輕輕搖了搖頭,而後將腿上的小貓抱起放在地上,小貓似乎有些不滿地哼了哼,但還是在你輕拍幾下背部之後識趣地離開了。

「……佑乙。」
你朝貓伸出手,輕聲叫喚著,示意讓對方過來。

「幹、幹嘛啦……」
貓的氣燄一下子弱了,但還是彆扭著生悶氣地嘟著嘴,僵持了一下才往你的方向前去。

你讓貓正面地跨坐在自己身上抱緊,而不意外地隨即就是在肩窩上力道並不輕的啃咬。你輕輕撫摸著貓的頭和耳朵,吻了吻褐髮之後坦承地道:「對不起。」

貓沒有說什麼,只是繼續嘴上邊咬邊舔的動作,力道大得你甚至覺得自己應該是出血了,不過你對那些事情並不在意。
「我只是……有點愛屋及烏吧,沒注意到你的心情……」

「哼,笨鳥不意外啦。」
貓賭氣地這麼回應。

「但你是……唯一的。」
不知道該怎麼解釋才好,不知道該怎麼做才是最正確的,你最後還是斂了眼,決定就讓貓明白自己最真實的想法,輕輕這麼說。

「我愛你。」


你感覺到貓先是繃緊了全身,而後像是無奈還是什麼的輕輕嘖了一聲,兩手搭著你的肩稍微撐起了上身,滿臉通紅地俯瞰著你。

你微微瞪大眼,這樣的視覺衝擊幾乎要令你屏息。

「……早知道是這樣,死也不會讓你養寵物……」




Fin.


20130712

【修乙】替對方挑衣服

♞ 我承認我只是想寫那件披風喇可惡!!!!!超萌的啊啊啊啊!!!!(馬ㄉ

♞ 其實還有很多細節沒有打,例如說佑乙的擔心讓他覺得很高興,還有說你只要做你自己就好的時候....
♞ 佑乙根本天使qqqq

♞ 病友畫了圖!!!佑乙本尊的反應(哀

[カテゴリ:同居三十題短打]
[留言:]

♘ 同居三十題短打
♘ D11 替對方挑衣服
♘ 時間點不明,自爽小短篇
♘ 佑乙OOC長駐(欸


♘ 沒問題以下↓↓



在出外採買的時候你總是可以發現很多新奇的事情。


那天你剛好多逗留了一會,一對似乎很親密的情侶便映入眼簾。在最一開始進城時,儘管會仔細觀察周圍情況,情侶的部分你卻都會刻意當作沒有看到,而且畢竟老盯著別人看也是件很失禮的事情。但跟貓在一起之後你總會偷偷觀察路上的情侶都是怎麼相處的……

或許是因為你總覺得自己不夠好而沒有自信,而且你從來也不懂得『在一起』究竟是怎樣一回事,好像對你們來說跟平常相處也沒什麼區別……雖然貓從來沒說過什麼,但你有時候總會猜想對方是否心有不滿,只是顧慮著自己而從不言說。

雖然要真說沒有差別也不盡然……你想著貓越加過頭的勾引,有些頭痛地想到這之間最大的差別。但不管怎麼說,有時候你總會想做點除了那方面之外的其他事情,來對貓表明心意,或許……或許能讓貓更有不同的感覺?你想起好幾次在街上、看見女孩子因為戀人的一點浪漫小舉動而開心不已的模樣。

你有些彆扭地斂下眼,覺得刻意去做這種事情好像不是很像自己……但是如果貓會喜歡的話……會喜歡嗎?你在大街上反覆思索糾結了起來,邊觀察著眼前那對情侶,邊想著以往看過的各種情侶間的小趣事。

情侶之間似乎也總是會有不好的事情發生,儘管看過很開心甜蜜的,當然吵架的也不是沒遇過。那時候你才恍然大悟地發現原來吵架不是很稀有的事情,曾經你以為還是會讓貓偶爾氣惱的自己簡直失敗到沒有資格跟對方繼續在一起……但如果可以的話你也並不想與貓再起什麼爭執,畢竟即使看過感情更好的,也看過就此形同陌路的。


那對情侶走到了賣衣服的攤位前,男方似乎說了些什麼,拿起其中一件衣服,而後女孩子便十分開心地摟住了男方的手臂。

似乎是替女孩子挑了一件衣服。

你看著那光景心想著是不是也買一件回去給貓呢──不不,絕對不是想被摟手臂……吧……默默垂下眼的同時,突然想起了自己也曾經買過衣服給貓。

那倒也是好久以前的事了,那時你們才剛剛相遇,而你買了一件披風給貓的時候也只是隨手挑了一個自己習慣的、低調樸素的款式,想著為了要方便行動才買下回去給貓的。貓接下的時候神色似乎有些彆扭,只是也沒有拒絕,然後就這麼穿在身上了,好像也沒什麼特別……自從下船之後更是沒見過貓再穿過了,大概是因為已經沒有必要遮遮掩掩了吧……?

你咬咬唇,猶豫要不要也買一件地看著那對情侶愉快地離開。

會開心嗎……會不會……覺得高興呢……?


你想像著那樣的場景,卻覺得貓也許怎樣也會給自己一個笑容。你閉了閉眼睛,不知道這樣的舉動會不會造成困擾,但或許是因為曾經也買過衣服給貓吧,這次倒不像之前那樣總是沒有將觀察到的付諸行動。反正就算不妥,也還是可以用以前已經被接受過的理由吧?你這麼想著,便向那個攤子走過去。

你挑了件自己覺得很適合貓、也很實用的衣服,離開攤子的時候已經過了一陣子了,再加上你又緊攢著手中的布袋猶豫著沒有回到旅店,等到回去的時候早已經離平時回去的時間超過了太久。

於是你甚至還沒有進房門,就差點撞上幾乎往外衝出去的貓。


「唔哇!抱、抱歉──修!?」

貓詫異地在撞上你之後瞪大了雙眼,你還沒有回過神來,只是抓著布袋愣在原地,劈哩啪啦你就感受到貓周身幾乎快可以灼人的熊熊怒火,兇猛地朝你噴灑而來。

「你去做什麼了啊臭鳥!都什麼時候了你知道嗎?平常早該回來了結果今天居然連個影都見不著,搞什麼去了啊你現在居然還敢一臉若無其事地站在這裡──」

「──那什麼!」
貓眼尖地看見你帶著些許躲藏的那隻手,而後揪起了手中握著的布袋,你沒有太多的抗拒於是便這麼一把被貓整個搶走。似乎是有些訝異,貓反而沒有直接打開,而是怒氣沖沖但又疑惑地望向你。


「給你……的。」
你眼神閃爍著撇開了視線,有些尷尬地僵在原地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不說貓怒氣沖沖的樣子讓你不明白該怎麼回應才好,光是要怎麼把手中的東西交出去你就是想破頭也想不明白。明明平時都可以很自然而然的交出去的東西,一但在意起來好像不管怎麼做都顯得不對勁。

「給我?」貓疑惑地看了眼袋子,停了會後兩三下便掏出了裡頭的東西。「衣服?」

貓拎著衣服的肩膀兩側,而後反射性地比對到自己身上,再然後像是突然回過神來地一驚,耳朵跟尾巴直直地繃緊,迅速背向你的身影卻還是讓你捕捉到了一點粉色。

眼前的貓尾似乎有些不受控制地左右搖晃著,你聽到好像是趕忙將衣服收回了袋子裡的聲音,而後貓稍微都了嘟嘴,微微側過臉瞪了你一眼,卻沒什麼殺傷力。「別、別以為這樣就可以打發我!」

「不……喜歡……嗎?」
你有些小心翼翼地觀察著貓的表情,似乎不自覺有些低落地垂下了眼。

「唔、」偷看了一眼你的模樣,貓的氣燄頓時削減了下來。「也、也不是啦……」

「哎喲!總、總之!那麼晚回來我會擔心知道嗎!要是下次要買的話帶上我一起去,就算逛到煩了也、也……」
貓似乎說到一半自己覺得不好意思而驟然減弱了音量。「喜、喜歡啦……」

最後那幾乎是嘟囔的聲音讓你立刻打起了精神,與貓一同回了房內,臉上的緊繃終於鬆懈而掩不去一絲輕微的笑意。「喜歡……就好。」

「我……觀察過很多情侶,想說、也許……你會開心……」
你邊有些斷續地坦白了自己的想法,邊持續地觀察著貓的反應。你知道自己對於很多理所當然的事情都太過不了解,有時候也常常因為這樣讓對方感到不耐煩;雖然也想過埋藏著不說,但即使貓不反對你有所隱瞞,你也不想反而因為自己的無知而造成什麼誤會。


「噗、」貓倒是笑了,放好袋子後就回過身來把你撞上了床,趴在你身上蹭了蹭你的胸膛。「笨蛋!你只要是平常那樣就好了啊!就算不做什麼特別的事又沒什麼關係……啊,不過偶爾這樣也不錯就是了──」

你順勢擁著貓,熟悉地撫摸起貓的頭以及耳朵,貓也十分習慣地又蹭了蹭,舒服的低鳴後自己喬了個更喜歡的位置。
「這也不是第一次呢!之前你也有買過衣服給我,我現在還收著喔!要不是之前在船上被那群混蛋捅了一刀導致後面破了一個大洞不能穿──啊想到就有氣!可惡!雖然……」

貓抬頭望著你,似乎有什麼事想說卻又說不出口,而你疑惑的詢問之下得到的只是貓的一聲沒事。那神情裡面似乎還摻了些許哀傷,你猜貓一定是又一瞬間聯想到很遠的地方去了,每次只要話題稍微牽扯到一些跟你過去有關的事,貓似乎總是會這樣……

「發現衣服破掉那時候、啊就是你去處理那些傢伙的時候,我還覺得不能穿了很可惜呢,臭鳥買給我的衣服──咦?為什麼會覺得可惜,那時候我應該……」
貓自言自語到一半,臉突然爆紅了起來然後奮力掙扎著打鬧,你則有些不明所以地乖乖愣在原地,完全不明白佑乙的內心糾葛。

不過……原來貓還記得那時候的事情,甚至還留著那件披風……你喜出望外地不自覺露出了笑容,貓似乎看呆了,嘟囔幾句也就收了手,最後還是一副大牌的模樣掛在你身上。

說起以前的事情……你總是覺得特別懷念,尤其想著那時候的你們與現在,就會有種十分特殊的感觸。不知道該說是那時候的你們都還那樣青澀,還是說根本想像不到未來有一天你們之間會發展成如此親密的關係,那時候的爭鋒相對看起來就多了分可愛,更能在事後發現也許彼此早已相互傾心的微小證據……


「喜歡……的話,下次再去買一件吧?」

你寵溺地撫摸著貓的頭,這麼做下了約定。




Fin.


20130710

【修乙】早安吻

[カテゴリ:同居三十題短打]
[留言:]

♘ 同居三十題短打
♘ D10 早安吻
♘ 時間點不明,自爽小短篇
♘ 佑乙OOC長駐(欸


♘ 沒問題以下↓↓





那大概是在貓跟你告白的一陣子之後。

其實從更早之前貓就開始會偶爾跟你睡同一張床,但在告白之後不一起睡似乎才是奇怪的事情。有些時候貓會因為你的夢境提早驚醒,再挖你起床;而有些時候你能夠難得地沉浸在晨色中、貓那安詳靜謐的神色裡好一會。


似乎是自然而然就變成那樣了。


不知道是第幾次看著貓的睡顏看得出神,你仍還記得那次晨光在貓的眉睫縫隙之間錯落閃耀著像是灑了一地碎金,那光景令你不知不覺便主動縮短了自己始終故意維持著保護理智的一點點距離。或許是因為感覺到靠近的氣息,貓細長的眼睫顫動著,而後一抹淺茶色閃現,金黃在那因睡意還仍有些迷茫的眸中閃耀,緊接而來的笑意幾乎要灼傷你的眼。

「早安。」
貓瞇著眼有些慵懶而沙啞地打了聲招呼,明明不是多特別的反應,而你卻一反往常不受控制地就這麼像是著了魔般地吻了上去。

是太過絢麗的光芒施下的魔法?抑或其實你老早就想這麼做了,只是一直忍著,直到今天終於到了極限了吧?

只是蜻蜓點水般地輕柔碰觸到那雙柔軟的唇,那觸感卻旋即拉回了你飄遠的理智。你慌張地退開,迎上的是貓一瞬的怔愣,以及隨即更加燦爛的笑意。

你才正有些不知所措,便聽見貓開懷而調侃地說著諸如我家修修終於也學會給我一個早安吻了呢!之類的話語,而後是與你的退開相反、反而一掃睏意而更有精神地主動湊近的貓咬上自己唇瓣的感覺。


那之後的事不用細說也知道有著怎樣的發展……糾纏上來挑釁的貓,還有理所當然因此完全失去理智而無法控制的你,一同在床上度過了那個早晨。

只是撇除了一切令你無奈的因素,你總還記得那只貓帶著饜足的神情說了喜歡。



於是你最後仍是默默將早安吻列入例行公事。


從此只要是你事先起的床,在貓撐開眼睛的那一剎那你一定會給對方一個輕柔的吻……而在此之前或在此之後,則是看當日狀況。

你不否認自己有時候會偷偷趁貓睡著時多吻幾下,甚至有時候根本用吻來叫醒對方──然而也因此令你頭痛的事情頻率也高了起來……你們總是難以在早上確切地走下床,因為那只貓老是興致一來就愉快地搧風點火,而你總還學不會如何把守自恃。


儘管無奈,但憑你總是縱著寵著貓的一切,覺得可愛的成分還是多一些……你卻從來沒發現這樣的自己似乎已經病入膏肓。

你只記得,有了早安吻的那一天起,每天早上你都能夠看見貓的絕世笑靨,而你也漸漸發現那是只有你才看得見的模樣。


於是只是無可自拔地……越陷越深。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