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228

【全職高手_韓葉】微小說十題

[カテゴリ:韓葉短篇]
[留言:]

♘ 題目來自網上
♘ 就是練個筆......要寫之前挺掙扎的因為角色上真的有點苦手,幾度想放棄嘗試但實在太愛了(<)希望沒太偏!
♘ 可能OOC&其實沒什麼料
♘ 簡體版走LOFTER


♘ 沒問題以下↓↓




Adventure(冒險)
葉修招搖地走進霸圖主場,身邊沒帶一保全。

Angst(焦慮)
“哎老韓我來了,開個門啊趕緊的。”
門呼一聲開了,冷風灌得人直哆嗦,葉修對著面前黑得堪比鍋底的臉無辜地眨巴眨巴眼,免疫力極高地徑直往屋內走,結果一摸口袋才發現自己沒帶打火機,一盒子香菸也被冷霜打濕得七七八八,門又碰一聲炮仗一樣關上了。
現在再走出去是不是太遲了?

Crackfic(片段)
他忽地從夢中驚醒,汗珠滾落牽動著毛髮帶起一陣雞皮疙瘩。夜晚無邊的沉重黑暗壓下,他卻恍若看見那慵懶的笑微微一勾,瞬間便是春暖朝陽,更襯得此時冰冷難描。
他抓緊被褥兩手生疼,只是一語不發。

Crime(背德)
這個詞從來沒有出現在榮耀教科書的辭海裡。
葉修看著昏暗的天花板迷濛中有些發怵,電腦運轉的聲音勾得他頗有些心慌,比起身上一點一點像蛇一樣攀附上來的觸感還要攪得他心律一陣不穩。
“我說老韓,回房不好嗎何必非要在訓練、唔……”
微弱帶點虛軟的抗議被瞬間消滅於唇齒之間。
看來今天就會多添上一詞條了。

Crossover(混合同人)
“我去不是吧?”一聲壓抑的驚呼帶著絲尖銳的氣聲劃過,安靜沉寂的空間一下子略為混濁了起來,來人垂下握槍的手左右望了望,確定沒問題後才鬆下一口氣,細聲細氣地續道:”老韓你逛街逛到斗裡來啊?這路可遠了怎麼來的你可得給哥仔細交代交代。”
韓文清挑眉,牙縫間擠出一絲冷笑,”怎麼,都下斗了夾喇嘛的人還沒告訴你?”

Death(死亡)
那終究不是他們之間會開口的事。
韓文清看著葉修拿著帳號卡的單薄背影,移開視線後只是望著天。
絕非無關緊要但卻也並非那樣放不下,始終延展在他們面前的路不會有向後那一條,即使哪天替換過來了,他想,或許也都不過是那個樣子,沒有太多矯情。
……只是或許。
他皺眉,不願再想。

Episode Related(劇情透露)
“恭喜。”
那一瞬間他只是這麼說,短暫交握的手心留不住溫度,熟悉的笑意帶過一聲致謝,有人歡喜有人愁。
他們堅定目標,他們各自前程,他們沒有擁抱。
只是彼此所求相同,未來仍舊糾纏。

Fantasy(幻想)
夜色昏暗,韓文清看著沒有點燈的房間裡顯得特別明亮清晰的物體,皺起了眉頭,溝壑深得彷彿可以夾死一隻蒼蠅。
“老韓,我可是實現了你願望的精靈,連根菸都不肯給也忒不厚道了吧?”
“……這麼有本事你自己變出一條菸來。”

Fetish(戀物癖)
葉修不著痕跡地瞇開眼皮間的一點隙縫,看著趁自己睡著像個虔誠信徒一樣親吻著自己手指附加細膩撫摸的男人,心裡五味雜陳。
這都要人怎麼好好睡來者。

Future Fic(未來)
“再玩十年我也不會膩。”
言猶在耳。
而他們之間,也一如既往。
再過十年仍舊相隨。


20131223

【D哲】想擁抱你的衝動

[カテゴリ:戀人未滿三十題短打]
[留言:]

戀人未滿三十題短打
♘ 03. 想擁抱你的衝動
♘ 正篇告白前劇情,可能與正篇有點出入,自爽小短篇
♘ 哲人OOC長駐(欸


♘ 沒問題以下↓↓





外頭下著毛毛雨。

Dale難得停下了手邊的事情,倚在窗邊望著外頭有些出神。

這個普遍不招人喜歡的天氣,落在他眼底其實仍是什麼都沒有留下,只是偶爾,湊巧,在這種要大不大的雨幕裡,會讓他想起一些、像是輕得無足輕重,卻也不真是那樣無關緊要的事情。

他也想說那些事與他無關了,卻也怎地騙不了自己。

不是特別在意地恍神去想著,也就是回過神大概會記不起剛才究竟想了什麼的程度;過了會卻不知怎地想起了最近的事情,顯得特別清晰。

又是那個人。

他不自覺地斂了眼,慣性掛在臉上的笑意不知是變濃了抑或是變淡了,反正左右也就是象徵性的表情,他也並不介意到底在別人眼裡如何。

前陣子因緣巧合跟那人聊起了一些似乎已經算是比較私人的話題,他無意去問,也沒想到對方會說,直到現在他仍不明白為什麼;只是想想倒也坦然,對於那個人而言其實這些事情倒也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估計也就是順口就這麼聊了,雖然他現在也不清楚是怎麼個順法。

於是多少知道了那個人的成長環境,於是莫名其妙地似乎又跟對方靠近了一點。

心裡彷彿翻騰了什麼說不清道不明的東西,一瞬即逝,他不想抓也抓不著。



這情景在響眼裡看來卻有些破天荒了。

難道窗外有什麼嗎?響很認真地想看透玻璃外隔著一層薄薄雨幕的世界,卻遺憾地什麼也沒有發現。

Dale先生很難得會發呆啊……不,根本可以說是第一次看到吧。

他有些困惑地走近,但還沒等他開口,Dale就已經收回視線,似是發現了他的靠近而轉過頭,朝他就是一個微笑燦爛大放送,就像路邊的跳樓大拍賣一樣。

真的閃亮到他覺得有點像是從樓頂掉下來一般的失重感。


不是很確定Dale是不是真是為了掩飾自己方才的『失常』,至少這一刻響已經開始懷疑剛剛是不是自己無端產生的一種錯覺。

「呃,那個……Dale先生?」

「怎麼啦響響?」

雖然不是第一天知道Dale幾乎無時無刻不在笑,也應該要習慣了──這時卻不知怎的覺得有點過於刺眼了,搞得他都快不知道怎麼繼續開口才好。

「那個……啊、我要去超市買一下晚餐的材料,Dale先生……去嗎?」

「啊,都這時間啦。」Dale聞言先是看了看錶,而後點點頭。「好啊,一起去吧,正好觀摩觀摩響響賢慧的一面呢,平常公寓裡的事都是你在打點了真是不好意思啊,不過事情交給響響真是很放心呢,總覺得背後很可靠啊──」

「Dale先生……」響笑著似是有些無奈又有些害羞,甚又摻了一點調皮。「賢慧不是用來形容男孩子的吧,真是的,真覺得不好意思的話多回來幫點忙嘛。」

響裝著一臉氣鼓鼓的模樣,藏不住的笑意卻完全出賣了主人;Dale連忙應了聲好好好,伸手就摸了摸響的頭。

響笑鬧著拍了下Dale的手,又嘿嘿笑了聲,趕在前頭出門,卻是沒被看見的滿臉潮紅,以及一絲似乎帶點不合時宜的苦笑。

總是……這樣。明知道沒什麼,但真的很容易誤會啊。



他們一人一把傘雙雙穿過了重重雨幕,雨點拍打在傘上的聲音近乎沒有,輕巧地像一支輕音樂。Dale想起前不久聽過的旋律,哼了幾聲之後全數嚥回了嘴裡。他赫然發現那是那個人的一首歌,不過確實是很好聽的。

嘻笑著買完了食材,他順手接過響手中大多數的重量,卻在自動門拉開走出後瞬間停住了腳步。

「Dale先生?」

響疑惑地喚了一聲,Dale便若無其事地朝他笑笑,一點遲疑也沒有地說到:「雨好像稍微又大了點呢,看來回去之後多少會淋濕了,不過能幫上響響的忙就算我現在淋雨回去也心甘情願喔。」

「別鬧了Dale先生,趕快回去吧身體要緊,絕對不可以淋雨喔!」響失笑著,也不是很在意地就往回去的路上走。


Dale看著遠處一個不起眼的地方,一個很熟悉的人就站在那裡。

怎麼會對這個人的存在這麼敏感了呢?……碰巧看見的吧。他跟他之間總是充滿著各式各樣奇奇怪怪的巧合,到後來他也毫不吝嗇地持續用著這一詞彙,從不考慮多了就再不是巧合。

那個人站在屋簷下沒有什麼情緒地望著天空,看起來就單純像是在看著這漫天細雨什麼時候會停,而後為自己現在有些動彈不得的情況有些無奈,更或許是猶豫著該不該直接就這麼不管不顧地暴露在細雨之中。

Dale看著那人影,雙唇動了動,握著環保帶的手緊了緊,卻終究是什麼都沒有做。

他想起了那些曾屬於自己的雨天,那些曾屬於對方的雨天,不受控制的,隱約產生了一種他不明瞭的衝動,只是還沒待明白便已無影無蹤。

而後不出所料,那人影沒考慮多久便邁步飛奔了出去,朝著他的反方向。

像是不願留給他一點餘地。


「Dale先生?」響走了好一段路,發現同居人沒有跟上來,於是特地又折返了回來。「怎麼了嗎?」

響順著Dale的視線望去,依舊什麼也沒看到。

「沒什麼,走吧,我們回去。」Dale笑著搖了搖頭,揚了揚手中的食材。「我可是很期待響響的手藝喲,難得一次晚餐待在宿舍享用呢,總有種幸福的感覺啊。」

響有些慌亂地駁斥了聲,無奈得又是帶頭先一步離開。


Dale不緊不慢地跟在後頭,隨口又調笑了幾句,而後不著痕跡地回頭往那人影消失的方向看了一眼,斂下眼之後臉上就剩了平時那點笑意。






TBC.


20131221

【修乙】接對方回家

[カテゴリ:同居三十題短打]
[留言:]

♘ 同居三十題短打
♘ 18. 接對方回家
♘ 時間點不明,自爽小短篇
♘ 佑乙OOC長駐(欸


♘ 沒問題以下↓↓




今天一早貓就出門了。

難得你們沒有一起行動,但在這不用執行任務的日子這樣也不算異常,只是真要說起,貓會什麼都沒說就不見人影的情況也不是很常見。

你沒有在一開始便把這件事放上心,因為今天雖不算你的大日子,卻被來訪的所謂『兄長』支去了大半心力。即使不如最一開始的排斥,直到現在你總還覺得自己仍是不擅長應付這個、唯一會接受自己的『血親』。

不得不說,最開始這抱著不明目的接近自己的人,一直也待你是好得無話可說;儘管對方淡漠的性子讓那些好不甚明顯,甚至似乎在多數時候更是避著自己──你不知道原因,但你還記得每次與自己談話後,總需要休息許久的兄長。

你想或多或少,自己也對這個人的存在產生了些許依賴吧。

「修修!」

在打上招呼之前,一旁的人已經先衝了過來;你輕輕拍了拍對方的頭,他便眨著一雙大眼看著你:「好久不見!」

「嗯。」你嘴上應著,對兄長點了點頭。你雖極少看見自己的容貌所以沒什麼感覺,但倒是不少人說除去髮型,你們兩兄弟面對面站著就像在照鏡子。

「修。」兄長簡單問了好後,你們幾個人便在他們落腳的旅店一角坐了下來。旅店裡沒什麼人,老闆送來一桌頗豐盛的飯菜離去後,整個廳內幾乎就剩你們的聲音而已。

「修修一起吃吧!不然就都只有我一個人吃啦,西瑞爾吃不多的……不過還是要留給他喔!」

「蒼穹。」

「啊好啦我會吃慢點。」蒼穹稍稍緩下狼吞虎嚥的速度,過了一會才突然想起什麼似的停下了所有動作,咕嘟一聲把嘴裡滿滿的食物吞下肚。「欸,佑乙呢?」

「……今天一早出門了。」你靜靜夾了一些食物到自己的盤子裡,順手給西瑞爾添了幾道菜。自從你跟貓恢復成兩人行動後,不知怎地蒼穹就跟著西瑞爾了。本來四處遊歷也難遇上,不過還是會透過各種管道連絡,偶爾在彼此最初遇見的地方一聚。說起來要連絡你們倒也不算難,畢竟在整個冒險圈內你跟貓的組合也算是小有名氣了。

「噢,老天保佑我的眼睛……」蒼穹喃喃唸著,又塞了幾口食物,而後才反應過來。「啊,不是!我是說真可惜啊很久沒見了說,哈哈哈哈……」

你沒太將蒼穹的反應放在心上,只是默默地喝了一口湯。西瑞爾動了一下筷子,嘴裡的食物不知嚼了幾十下都還沒吞下去,疑惑的視線倒是一點不差很即時地刺了過來。你看著難得有些擔憂神色的兄長,心裡亦罕見地小小笑了起來。

「沒事。」

畢竟兩人依舊是分別的個體,只不過是偶爾沒有一起行動而已,怎麼就被認為出了什麼問題呢?

只是也許,彼此平時都太過相互依靠也不一定吧。

你放下湯匙,望向西瑞爾,那如湖水平靜的淨白側臉讓你有一瞬間的怔愣。


其實貓沒說,你大概也知道他去了哪裡。

只是你從沒問過開口過,一直都只是若無其事地看著貓眼底隱約的哀傷;或許是不知道該如何做,更或許那始終是你不敢碰觸的東西。

但那也僅只是一件很小很小的事情,而你卻逃避至今。

會不會貓其實是在等著自己呢?


『修,你怎麼了?』

隨著手上微涼的觸感,你一個機靈回過了神,就見西瑞爾繼續慢慢地嚼著口中的食物,視線都沒轉過來一下,好像剛剛那句話不是他說的──不過事實上也不是用說的。

搖了搖頭,你知道他看得到,所以沒開口,只是輕輕移開了對方的手。

「……」西瑞爾終是看了你一眼,愣了會神像是明白了什麼蹙了蹙眉頭,卻也沒打算多說些什麼,只是轉回去繼續跟食物奮鬥,與一旁的蒼穹搭起來簡直就像是蠶食鯨吞的具現化代表。

你不意外敏感的兄長會得知或多或少你的思緒,更何況對方可是有著近乎讀心術的能力,有時候甚至會比本人更了解一個人;而你更是沒有真想隱瞞的打算。

親人……嗎……

你看著蒼穹邊吃飯邊跟西瑞爾閒來扯個幾句的樣子,斂下眼。
有這種存在在身邊不是不開心的,你向來不是不明白。

大約,還是那麼回事吧,或許真是像貓所說的不夠愛自己──
明明已經被愛溺滿了,明明更不該多求些什麼,即便最後結果是自己預想的那樣也沒有資格、但總是無法控制的──那樣自私。

你攢緊了拳頭,為每每自覺的不堪入目。

為什麼那樣一顆太陽會願意留在自己身邊呢。
即使不明白,卻也不願懷疑。

你看著自己攤開手掌上的紋路,蜿蜿蜒蜒像標示著你們一路走來的旅程,而後珍而重之地握起。

「……你們什麼時候離開?」

這一句話正好掐掉了蒼穹似乎準備對你開口的話頭,他也沒介意,立刻就轉頭向西瑞爾確認行程:「不急吧?」

西瑞爾點了點頭,於是蒼穹轉過來肯定地答道:「也沒什麼安排啦,要待多久也沒差,不過大概再過個幾天就會離開吧?」

你聞言點點頭,整理了一下服裝後起身。「那我明後天再來。」

「欸、」

沒等蒼穹說完,你便拍了拍對方的頭,再跟兄長眼神交流了下後就離開了。


直到走上了那個山坡,已是接近日落時分;你一直想著事情,但也沒忽略遠遠就映入眼簾的熟悉身影。

淡薄的、沉靜的、或許還有悲傷。

就像要深深沉入緊接而來的暮色一般,剝去了夕色中一塊斑斕。

你頓了頓步伐,才復又悄悄走近。貓耳抖了抖,沒有其他的動作,依舊靜靜地待在那裡。你在幾步之遙外定住了身形,把接下來一切都交給了沉默。

隔了好一陣子,貓才昂起頭。

「好意外啊,沒想到你會過來,臭鳥。」

你愣了愣,又靠近了幾步。「……嗯。來……接你回家。」

貓聞言呆了一會,這才轉過身笑了起來,一點都沒有收斂。

「笨蛋。」

最後他只是這麼說,而後推著你的背往來時路走去。「走走走,回家回家!」






離開前的最後一刻,貓短暫地回過頭深深看了一眼,嘴角浮起的笑意純粹而不帶悲傷,彷彿有幾分得意,卻又無奈。



看吧,音娜?就是這麼只又固執又笨拙的臭鳥啊。





卻好像能從風中聽見銀鈴笑聲,輕訴祝福。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