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510

【修乙】做飯

♞ 佑乙神萌阿斯!

[カテゴリ:同居三十題短打]
[留言:]

♘ 同居三十題短打
♘ D5 做飯
♘ 時間點不明,自爽小短篇
♘ 佑乙OOC長駐(欸


♘ 沒問題以下↓↓




你們自從進城後有陣子沒有在戶外過夜了。


這次因為要到郊野去探查,無法將行程控制在當日來回,於是你們就像進城前那樣露宿在野外。

「好久沒吃野味了啊──」
在樹林裡前行時,貓伸著懶腰,像是慨歎般地這麼說到。

說起來你還記得這只貓滿喜歡吃自己獵來的野味的。
你還記得進城前你們在樹林裡度過的那些日子,有時候想想若是就這樣一直生活下去也不錯,偶爾想起來便會覺得現在這樣追著錢、任務跑的日子必要性也不是那麼高。

不過你還有些想做的事情需要完成。


你想起貓特別喜歡烤魚,總是在遇到溪流的時候掩不住雀躍的模樣。想想第一次拉近距離的緣故,也是因為你那天到了溪邊那麼湊巧地就烤了一次魚。

也不知道這次會不會經過小溪之類的地方。


「吶臭鳥,我去獵點什麼回來烤著吃如何?」

貓顯得躍躍欲試。你心想也無大礙,便約好地方後,任由貓去撲騰,自己則去做探查的工作。



估算著時間差不多,你結束了手邊的事情,到達會合地點的時候,你卻只見那只貓盯著升起的火焰發著呆。

「喂。」
你靠近的步伐很緩,盡量以不會嚇著貓的方式彰顯你自己的存在。貓依舊為你的出現震了一下,但也沒多表示些什麼,只是側過了頭,掩去他臉上來不及斂起的表情。

你猜他想到了那個人。
你依稀記得貓提到過,曾經他跟那個人四處旅遊,吃著自己所打獵的食物,不論好吃與否都是那樣開心。貓所吐露的、屬於兩人所有的美好回憶,你仍言猶在耳,彷彿那樣笑得無比開心的貓也足以清晰眼前。

「說起來之前大多數都是你在準備食物呢,所以這次換我來吧。」
貓換上了平時的表情,邊這麼提議邊開始處理起了他獵回來的食物。

你沒有阻止,火焰霹啪作響下你望著貓的側臉陷入沉思,但若真要你說出在想些什麼,其實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充斥著胸臆的、那隱隱約約的感覺是什麼,你並不明白,也並沒有去探尋的意思,僅僅只是任由思緒流轉。

「……」
不久之後貓的神色似乎有些窘迫,視線頻頻往你這裡飄來。
「喂,我說你、你幹嘛一直看著我啦。」

你愣了下,過了會才發現自己的視線真的一直定格在貓的臉上。你眨了眨眼,沒有移開眼,只是一手撐著頭觀察起貓迥異於之前的神情。
「……沒什麼。」


「什麼沒什麼、那你不要一直盯著我看啊!」

貓正式整個人轉過來橫眉豎眼地抗議著,臉上似乎有些許薄紅。

「……不能看?」
你一臉平淡地這麼問著,純粹是因為不明白而做出詢問。

相處久了,貓似乎也知道你的思維模式,知道每個看似玩笑的問題你都是認真以對,若不認真回答最後會造成誤解;即便是一些平常的事情,對幾乎不曾與人正常相處的你來說,都是一種新的概念。
也許是因為這樣,貓雖在瞬間脹紅了臉想大聲駁斥些什麼,最後仍只是搔搔臉頰微微低下頭。

「也、也不是完全不行……」貓吞吞吐吐地似乎在斟酌該怎麼表達。「我、我的意思是說……哎唷你一直盯著我看很奇怪嘛!」

「奇怪?」

「對啦……」貓嘟起了嘴微微側過頭,而後才直視你,臉上卻更紅了。「總、總之不要一直盯著我看就是了!知道嗎!」

「……」你一臉莫名其妙地疑惑了陣,勉強接受地點了點頭。「……我知道了。」

貓不知道在糾結什麼,滿臉通紅地低下頭都囔了幾聲,你沒聽清內容,也不是太在意地就將眼睛的焦點移開。

然而這一移開就讓你看見了火堆上開始焦黑的食物。
「喂、那個──」

「?──啊哇哇哇!」貓疑惑地順著你的指向看去,瞬間緊張地跳了起來,把那串食物抽離火焰。「就說不要一直盯著我看嘛!」

「唔哇──都焦掉了啊──」
貓蹙起眉,似乎有些失落,然而片刻後卻笑了出來,一臉的緬懷。

「真懷念啊,以前跟音娜也常常把食物烤焦呢──」

你拿過了貓手上的木籤,拿起小刀開始一片一片把燒焦的地方割下,讓籤上的食物露出了原本多汁的模樣,然後塞回貓手裡。
「吃吧。」

貓先是一愣,而後笑著吃了將近一半,並把剩下的遞給了你。
「這給你,我再繼續烤。下次可不會烤焦了喔!」

你拿著那剩下一半的食物,看著一臉開心的佑乙發了會愣,然後突然想起他叫你不要一直盯著他看,於是移開了視線。

你緩緩吃了幾口貓的手藝,難得的機會你卻嚐不出任何一點滋味。


啊啊,原來。



那時的你,其實還不懂這樣的感情究竟是什麼。


只是想再多加看見貓的笑容而已。


於是你也輕輕笑著,為了重現佑乙所說的那般場景。




為了讓貓開心。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