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510

【修乙】相隔兩地的電話

[カテゴリ:同居三十題短打]
[留言:]

♘ 同居三十題短打
♘ D9 相隔兩地的電話
♘ 時間點不明,自爽小短篇
♘ 佑乙OOC長駐(欸


♘ 沒問題以下↓↓





你們其實很難得會相隔兩地。

並沒有說刻意一定要膩在一起或是什麼的,只是從相遇相識至今,兩個同行的旅人從隊友成為搭檔,實在也沒有分散的必要性。

不如說特意去分開才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不過這次因為任務需要,所以你們難得沒有待在一起,而是分頭行動。以防萬一,你給了貓連絡用的電話,方便他連絡自己。

雖說如此,不過也就是分開在城市的兩邊,以你的腳程不會是多遠的距離,甚至其實不用分開住你也能夠應付。只是這樣沒有效率也十分不方便,所以你當時仍舊是在兩邊各租了一間房間。

結束了一天的行程,你整理著行囊以及今天蒐集到的資訊,邊理清脈絡邊做著就寢的準備。

突然間電話就響了。

你接起了電話,不用想也知道是誰的來電,於是你連一個字都沒有說,等待對方說明來意。

但是電話的另一頭也陷入了一片沉默。
你並不是很在意,一邊繼續用手邊的事情,邊等著對方開口。
反正聽起來也不像是有什麼緊急事件,倒像是貓無聊隨便打來的。

「笨鳥──」
貓的聲音好像在說著他很無聊似的拉長著,透過機器而讓音色中帶了點雜訊。
「幹嘛都不說話啊──」

你無奈地結束手邊的作業,唇角卻不自覺地微微上揚。
「怎麼了?」

貓簡略地報告了今天一天的進度以及狀況,一說完就又陷入了寂靜。


如果是想要考驗你的耐力,那可真的是錯誤的選擇。
你坐在床邊望著窗外,突然想起前一陣子的事。



也許那一天你永遠也難以忘記。




笨鳥,我果然還是喜歡你吶!



那天日光正好,是最像貓的笑容一樣溫暖的天氣。在耀眼的陽光之下,貓的笑容炫目得你瞇起眼,差點聽不見那一串輕巧如風的語言。

你恍以為那是你自己過於絢麗的幻覺。

你才正在思考著為什麼會出現一個你連想都沒想過的幻覺,貓就更加堅定地要你接受這個對你而言太過虛幻的事實。
而你第一個感覺到的,不是歡欣雀躍,卻是困惑而恐慌。

即便你漸漸意識到、並且也接受了貓與你之間越來越短的距離,在你無數次的自我質疑中,你最終都以『朋友』來做為一切的原因。事實上你連朋友的定義是什麼都不明白,你只知道貓這麼認定你,於是你用貓的行動去為這個辭彙做下註解。


所以你一直是這樣認為的。


『喜歡』這兩個字是只屬於一個已逝去的女人的特權,不會是你的。
你甚至以為貓或許太過思念而錯置。


貓花了好一段時間才讓你真正接受這件事情,途中甚至有過不少爭執。
一直到現在你仍然覺得奇妙非常。



「笨鳥,我好想咬你。」
電話那頭的沉寂突然被打破,貓慵懶得近似都囔的聲音打斷了你的思緒,甚至製造了一片不小的混亂。

「……嗯。」
你愣了好一會,才輕輕應了一聲,不自覺地抓緊了床舖,一會後又放開,似乎在認真思考現在直接過去找貓的可能性。

雖然在一起的日子也許還沒那麼長,但你知道那是貓表達心意的一種方式──短短的期間裡,這個行為的頻率只有越高。而在此同時,你其實也很喜歡貓這樣對你表示親密;不輕不重的啃咬,帶著些許的麻癢,你喜歡那種感覺,也喜歡那時貓的表情。
即使不是這樣,只要是貓的要求,你幾乎也不會拒絕。

「…要……去找你嗎?」
你考量了好一陣子,卻猶豫不決地找不出答案,於是決定直接詢問對方。


貓靜了一會,突然像是什麽東西爆炸了一樣,聲音在電話那頭像煙花一樣爆了開來,而你隱約才聽明白那大概是在說『哪有這麽誇張啊你就好好待在那裡吧當老子是誰啊!』


你輕輕笑了出來。

「……笑屁啊!」
貓彆扭著惡聲惡氣地罵著,你仿佛能在眼前看見貓那張嘟著嘴的臉、還有炸開了毛的貓尾,可愛無比。

「……沒什麽。」
你語帶笑意地這麽回答。

「……」貓似乎也不打算再追究,兩人間又陷入一陣短暫的沉默。
「……真的要來?」


「你想我就去。」
這次你的回答沒有任何猶豫。

貓聽了輕輕地笑了。

「你真的太寵我了。」
貓低喃著,而後打起了精神。

「才不要!我又不是小孩子,反正再幾天就結束了!」


「嗯,時間到了我會去接你。」
雖然貓看不到,但你還是點了點頭。


「我自己會走好嘛!」
貓抗議似地低吼了一句,緊接著又笑了出來。
「晚安,笨鳥。」


你無法克制地勾起唇角,人也跟著窩進了被子裡。
「晚安。」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