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712

【修乙】替對方挑衣服

♞ 我承認我只是想寫那件披風喇可惡!!!!!超萌的啊啊啊啊!!!!(馬ㄉ

♞ 其實還有很多細節沒有打,例如說佑乙的擔心讓他覺得很高興,還有說你只要做你自己就好的時候....
♞ 佑乙根本天使qqqq

♞ 病友畫了圖!!!佑乙本尊的反應(哀

[カテゴリ:同居三十題短打]
[留言:]

♘ 同居三十題短打
♘ D11 替對方挑衣服
♘ 時間點不明,自爽小短篇
♘ 佑乙OOC長駐(欸


♘ 沒問題以下↓↓



在出外採買的時候你總是可以發現很多新奇的事情。


那天你剛好多逗留了一會,一對似乎很親密的情侶便映入眼簾。在最一開始進城時,儘管會仔細觀察周圍情況,情侶的部分你卻都會刻意當作沒有看到,而且畢竟老盯著別人看也是件很失禮的事情。但跟貓在一起之後你總會偷偷觀察路上的情侶都是怎麼相處的……

或許是因為你總覺得自己不夠好而沒有自信,而且你從來也不懂得『在一起』究竟是怎樣一回事,好像對你們來說跟平常相處也沒什麼區別……雖然貓從來沒說過什麼,但你有時候總會猜想對方是否心有不滿,只是顧慮著自己而從不言說。

雖然要真說沒有差別也不盡然……你想著貓越加過頭的勾引,有些頭痛地想到這之間最大的差別。但不管怎麼說,有時候你總會想做點除了那方面之外的其他事情,來對貓表明心意,或許……或許能讓貓更有不同的感覺?你想起好幾次在街上、看見女孩子因為戀人的一點浪漫小舉動而開心不已的模樣。

你有些彆扭地斂下眼,覺得刻意去做這種事情好像不是很像自己……但是如果貓會喜歡的話……會喜歡嗎?你在大街上反覆思索糾結了起來,邊觀察著眼前那對情侶,邊想著以往看過的各種情侶間的小趣事。

情侶之間似乎也總是會有不好的事情發生,儘管看過很開心甜蜜的,當然吵架的也不是沒遇過。那時候你才恍然大悟地發現原來吵架不是很稀有的事情,曾經你以為還是會讓貓偶爾氣惱的自己簡直失敗到沒有資格跟對方繼續在一起……但如果可以的話你也並不想與貓再起什麼爭執,畢竟即使看過感情更好的,也看過就此形同陌路的。


那對情侶走到了賣衣服的攤位前,男方似乎說了些什麼,拿起其中一件衣服,而後女孩子便十分開心地摟住了男方的手臂。

似乎是替女孩子挑了一件衣服。

你看著那光景心想著是不是也買一件回去給貓呢──不不,絕對不是想被摟手臂……吧……默默垂下眼的同時,突然想起了自己也曾經買過衣服給貓。

那倒也是好久以前的事了,那時你們才剛剛相遇,而你買了一件披風給貓的時候也只是隨手挑了一個自己習慣的、低調樸素的款式,想著為了要方便行動才買下回去給貓的。貓接下的時候神色似乎有些彆扭,只是也沒有拒絕,然後就這麼穿在身上了,好像也沒什麼特別……自從下船之後更是沒見過貓再穿過了,大概是因為已經沒有必要遮遮掩掩了吧……?

你咬咬唇,猶豫要不要也買一件地看著那對情侶愉快地離開。

會開心嗎……會不會……覺得高興呢……?


你想像著那樣的場景,卻覺得貓也許怎樣也會給自己一個笑容。你閉了閉眼睛,不知道這樣的舉動會不會造成困擾,但或許是因為曾經也買過衣服給貓吧,這次倒不像之前那樣總是沒有將觀察到的付諸行動。反正就算不妥,也還是可以用以前已經被接受過的理由吧?你這麼想著,便向那個攤子走過去。

你挑了件自己覺得很適合貓、也很實用的衣服,離開攤子的時候已經過了一陣子了,再加上你又緊攢著手中的布袋猶豫著沒有回到旅店,等到回去的時候早已經離平時回去的時間超過了太久。

於是你甚至還沒有進房門,就差點撞上幾乎往外衝出去的貓。


「唔哇!抱、抱歉──修!?」

貓詫異地在撞上你之後瞪大了雙眼,你還沒有回過神來,只是抓著布袋愣在原地,劈哩啪啦你就感受到貓周身幾乎快可以灼人的熊熊怒火,兇猛地朝你噴灑而來。

「你去做什麼了啊臭鳥!都什麼時候了你知道嗎?平常早該回來了結果今天居然連個影都見不著,搞什麼去了啊你現在居然還敢一臉若無其事地站在這裡──」

「──那什麼!」
貓眼尖地看見你帶著些許躲藏的那隻手,而後揪起了手中握著的布袋,你沒有太多的抗拒於是便這麼一把被貓整個搶走。似乎是有些訝異,貓反而沒有直接打開,而是怒氣沖沖但又疑惑地望向你。


「給你……的。」
你眼神閃爍著撇開了視線,有些尷尬地僵在原地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不說貓怒氣沖沖的樣子讓你不明白該怎麼回應才好,光是要怎麼把手中的東西交出去你就是想破頭也想不明白。明明平時都可以很自然而然的交出去的東西,一但在意起來好像不管怎麼做都顯得不對勁。

「給我?」貓疑惑地看了眼袋子,停了會後兩三下便掏出了裡頭的東西。「衣服?」

貓拎著衣服的肩膀兩側,而後反射性地比對到自己身上,再然後像是突然回過神來地一驚,耳朵跟尾巴直直地繃緊,迅速背向你的身影卻還是讓你捕捉到了一點粉色。

眼前的貓尾似乎有些不受控制地左右搖晃著,你聽到好像是趕忙將衣服收回了袋子裡的聲音,而後貓稍微都了嘟嘴,微微側過臉瞪了你一眼,卻沒什麼殺傷力。「別、別以為這樣就可以打發我!」

「不……喜歡……嗎?」
你有些小心翼翼地觀察著貓的表情,似乎不自覺有些低落地垂下了眼。

「唔、」偷看了一眼你的模樣,貓的氣燄頓時削減了下來。「也、也不是啦……」

「哎喲!總、總之!那麼晚回來我會擔心知道嗎!要是下次要買的話帶上我一起去,就算逛到煩了也、也……」
貓似乎說到一半自己覺得不好意思而驟然減弱了音量。「喜、喜歡啦……」

最後那幾乎是嘟囔的聲音讓你立刻打起了精神,與貓一同回了房內,臉上的緊繃終於鬆懈而掩不去一絲輕微的笑意。「喜歡……就好。」

「我……觀察過很多情侶,想說、也許……你會開心……」
你邊有些斷續地坦白了自己的想法,邊持續地觀察著貓的反應。你知道自己對於很多理所當然的事情都太過不了解,有時候也常常因為這樣讓對方感到不耐煩;雖然也想過埋藏著不說,但即使貓不反對你有所隱瞞,你也不想反而因為自己的無知而造成什麼誤會。


「噗、」貓倒是笑了,放好袋子後就回過身來把你撞上了床,趴在你身上蹭了蹭你的胸膛。「笨蛋!你只要是平常那樣就好了啊!就算不做什麼特別的事又沒什麼關係……啊,不過偶爾這樣也不錯就是了──」

你順勢擁著貓,熟悉地撫摸起貓的頭以及耳朵,貓也十分習慣地又蹭了蹭,舒服的低鳴後自己喬了個更喜歡的位置。
「這也不是第一次呢!之前你也有買過衣服給我,我現在還收著喔!要不是之前在船上被那群混蛋捅了一刀導致後面破了一個大洞不能穿──啊想到就有氣!可惡!雖然……」

貓抬頭望著你,似乎有什麼事想說卻又說不出口,而你疑惑的詢問之下得到的只是貓的一聲沒事。那神情裡面似乎還摻了些許哀傷,你猜貓一定是又一瞬間聯想到很遠的地方去了,每次只要話題稍微牽扯到一些跟你過去有關的事,貓似乎總是會這樣……

「發現衣服破掉那時候、啊就是你去處理那些傢伙的時候,我還覺得不能穿了很可惜呢,臭鳥買給我的衣服──咦?為什麼會覺得可惜,那時候我應該……」
貓自言自語到一半,臉突然爆紅了起來然後奮力掙扎著打鬧,你則有些不明所以地乖乖愣在原地,完全不明白佑乙的內心糾葛。

不過……原來貓還記得那時候的事情,甚至還留著那件披風……你喜出望外地不自覺露出了笑容,貓似乎看呆了,嘟囔幾句也就收了手,最後還是一副大牌的模樣掛在你身上。

說起以前的事情……你總是覺得特別懷念,尤其想著那時候的你們與現在,就會有種十分特殊的感觸。不知道該說是那時候的你們都還那樣青澀,還是說根本想像不到未來有一天你們之間會發展成如此親密的關係,那時候的爭鋒相對看起來就多了分可愛,更能在事後發現也許彼此早已相互傾心的微小證據……


「喜歡……的話,下次再去買一件吧?」

你寵溺地撫摸著貓的頭,這麼做下了約定。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