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717

【修乙】一方臥病在床

[カテゴリ:同居三十題短打]
[留言:]

♘ 同居三十題短打
♘ D13 一方臥病在床
♘ 時間點不明,自爽小短篇
♘ 佑乙OOC長駐(欸


♘ 沒問題以下↓↓




那好幾個沒有闔上眼的夜晚,你不是沒有想過,曾經那段在船上被人下藥而臥病在床的日子。


你看著躺在床上睡得似乎並不安穩的貓,伸手輕輕探測著貓額間的體溫,而後勤勞地又將毛巾沁過一遍涼水,擰乾後再次覆上貓發燙的額頭。


不知道那時的自己是不是也是這個樣子呢?你偶爾會這麼想到。而貓那個時候又是怎麼看待自己的呢……

那時候的你只以為貓緊張的是你倒下後他將頓失依靠。你對自己的實力有一定的自信,也一直以為對方與你同行是為了達成各自的目的,於是也理所當然地認為,會關心自己病痛的貓是判定了自己於他還有利用價值,因為你就是這樣走過來的。

曾經你對貓的關切,都不過是因為認為對方還有利用價值,還需要那幫忙辦事的手腳,所以才那麼做……雖然你還是不明白為什麼貓總是會說你沒有利用得徹底、甚至說你溫柔……

但深入了解貓以後,你明白在對方心裡並不是自己那一套利益觀念,而打從在船上那段怒目相視的日子裡,貓對你就是發自內心的關懷……雖然也許即使對像不是你,貓也會同樣的那般操心,但你仍舊為了這樣的事情而滿心溫暖。


你繃緊的蒼白面容,此刻終於稍有緩解。


還好在事前貓有先教你怎麼處理這樣的狀況,不然你還真的不知道現在該如何是好。從小你就沒什麼生過病,記得第一次生病是在第一次那個人從你身上取樂的那時候,然而當然也並未受到什麼妥善的處理,通常僅只會吃下一些藥物,而後就獨自在地牢裡待到好為止。

那些藥物能讓你急速地轉好,但同時卻也無比痛苦,於是當貓說要餵他吃藥的時候你完全無法答應,是後來貓保證沒有問題你才半信半疑地照做了。貓吃了藥之後的確沒有以前你吃完後的那些症狀,反而比之前平穩了些,好歹能好好睡上一覺,你這才鬆了一口氣。

你輕輕覆上貓平放在身側的手,想起貓說自己從前體弱多病的事情。你想到還是個孩子的貓,時常這樣難受而無力地躺在床上,卻沒有一個人願意來照顧,而貓就只能這樣靜靜地嚮往著屋外、祈求著能有個人在身邊,哪怕多擔心一點……

你覺得有些難受地蹙起了眉,稍微握緊了貓的手。


貓似乎正在做些什麼夢,也許並不是一場美夢,也許是夢到了小時候吧,不安穩中呢喃著些什麼你聽不清,但是那在眼角凝聚而後滾落的晶瑩,你絕對不會將之與汗水搞錯。

你輕柔地撫摸著貓的頭,微微傾身,然而接下來貓溢出的話語讓你如墜冰窖般地頓住了。

「音娜……」


即便……事到如今,儘管貓一再地訴說著你的無可替代,對於這個名字你依舊難以無動於衷。你對這樣像是在質疑貓的自己感到懊惱,卻始終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但遲疑也只是那一瞬間,隨即你便俯身吻去了貓的淚痕,微微握緊的手像是想告訴貓你在這裡一樣。
貓的眉睫顫動著,卻舒開了眉眼,這次卻飽含情意的低喃起你的名字,那般的溫柔裡似有迷戀似有不捨似有憐惜,你微瞇起眼,將頭枕在貓的旁邊,靜靜聽那一聲一聲的呼喚。


不知不覺也就陷入了久違的睡眠。


那一夜你難得做了個與自己無關的夢。在夢裡,你看見那只孩子模樣的貓虛弱而滿懷企盼地攀在窗前,兩條貓尾晃呀晃的。




而後朝你回眸一笑。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