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114

【修乙】出浴後的怦然心跳

[カテゴリ:同居三十題短打]
[留言:]

♘ 同居三十題短打
♘ D16 出浴後的怦然心跳
♘ 時間點不明,自爽小短篇
♘ 佑乙OOC長駐(欸


♘ 沒問題以下↓↓




你還記得第一次不過是個純粹的意外,而當時你的懵懂無知至今想來仍舊有太多逗趣或者誤會爭執,但終究是一段段令你珍惜無比的回憶。

那時你方梳洗完畢,因衣物還未乾透,於是只簡便圍了一條浴巾在腰間;一向獨來獨往的你,也不曾想過這有何不妥,不如說曾經的你甚至連把自己清洗乾淨都是奢侈,左右不過是在那男人興起前能有短暫沐浴,更不可能在身上有任何遮蔽……只是到外頭來後有樣學樣般地入境隨俗罷了。

你沒想過那天那只貓會來找你,而在眼神對上的那一剎那,你看見那張略帶驚詫的臉龐緋紅,繃直的貓尾不久後不安地晃了起來,回過神的貓這才大動作地背過身去,”你、你”地喊了幾聲終是洩了底氣。

而現在的貓就像是重現了當時的畫面,只是不同的是你終於明白貓為什麼會臉紅,而貓也沒轉過身,一雙大眼在驚訝後,仍帶著些羞窘地直盯著你看,一雙貓尾在床上捲了起來。

你若無其事地在貓身邊不遠處的床畔坐下,持續擦著還很濕潤的髮絲。

「喂。」

你還來不及應聲疑惑,就感覺腿上壓來一股重量,有兩隻手順著腰線滑過後收緊。

「你怎麼還是這麼瘦啊,就叫你平常多吃點嘛!又不是沒錢,怎麼就是不肯對自己好點……」

你擦著頭髮的手一頓,而後失笑著勾起了唇角,隨手將毛巾掛在頭上,垂首穿過重重灰藍簾幕的視線,正好對上那把臉埋進自己腹間的貓微紅的耳朵,你忍不住輕撫起來,貓微微地蹭了蹭,伸起尾巴輕輕打了下你的手。

「……都進你胃裡了。」

「喂!」貓忿忿地坐起身抗議,「少牽拖到我頭上!你──」

在對上視線後沒多久,貓突然臉色脹紅著鑽進你的懷裡。

「……你都犯規,這不公平!」

貓的輕聲嘟囔加深了你的笑意,下一刻你便感到肩上一重,整個人旋即被向後推平在床上。貓欺身上前,露出曾讓你不知所措的魅惑表情──也不是說現在的你無動於衷,只是也許熟能生巧,你倒是不太會再因為這樣感到不知如何是好了。

「做嗎?」

有時你想起還是覺得有趣。明明有著看見自己半裸就會面紅耳赤的羞赧,也時常因為一點小事就害臊地大吼大叫,卻在這樣索求的時候臉不紅氣不喘;而當你順其意之後,又會不好意思地脹紅了臉。

想起貓情事時的媚態讓你一愣,但你終究是笑著輕撫了下貓的頭,僅只是抱緊對方。

「明天還有事,下次吧。」

「切。」貓不滿意地甩了甩尾巴,張口就往你的肩窩咬去。「我說啊,你這臭鳥越來越不把本大爺當回事了吼──」

「沒有。」

你討好地輕吻了下貓蓬鬆的髮,親暱地蹭了蹭。

貓哼了一聲也沒再說什麼,只是自顧自地開始舔舐起剛留下的新鮮齒痕。你輕輕撫摸著貓的髮,幾聲若有似無的呼嚕聲傳近你耳裡。


時間真是不可思議,除了從不可能到可能,讓你與貓走到了一起,也讓許多事漸漸熟悉。到了如今,你也已不似曾經什麼都不明白而無法控制掌握;慢慢地一切越來越變得曾經所無法預料,也慢慢地一步步讓你覺得過往才是陌生的。

你停下了動作,貓疑惑地看了過來,本想搖搖頭說沒什麼,但凝視著那對晶亮的瞳眸,問句卻不自覺地脫口而出:「後悔嗎?」

「啥?」

「和我……一起。」

貓詫異地瞪大了眼睛,緊接著浮現的、你想那大概是憤怒的光芒。

「你……」貓忍著情緒,好一會才緩過勁來,大約是怕你多想,最後只擠出一句:「你傻啊!問什麼蠢問題!」

「……嗯。」你輕笑著應了聲。「只是在想,以後的事情。」

「你真是很容易在奇怪的地方糾結耶,笨鳥!」貓皺著眉對你齜牙咧嘴了一陣,這才轉而安分地窩進你懷裡。

「我才沒那麼隨便咧……」


認定了,就是一輩子的事了。


最後這一句埋在你的胸口,重得彷彿可以擲地有聲。

……是啊,也許時間會改變許多事情,也許有天當你再光著上半身走出浴室,貓也不會再臉紅,

但總有一些事情是不變的。


就好比你對於貓的情意,你想。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