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117

【D哲】好像發現了可是說不出口

[カテゴリ:戀人未滿三十題短打]
[留言:]

戀人未滿三十題短打
♘ 01.好像發現了可是說不出口
♘ 正篇告白前劇情,可能與正篇有點出入,自爽小短篇
♘ 哲人OOC長駐(欸


♘ 沒問題以下↓↓




「……」

他看著牆上的日曆漫無目的而奢侈地發著呆。

雖然還沒有完全出道,但前一陣子諸多課程以及小通告都壓在一起,幾乎要忙得沒日沒夜;不過他還是勉強保有了還算正常的睡眠,好不容易總算是趕在期限內完成了所有事情。

經紀人說給他放幾天的假,趁現在什麼都還不急的時候,還有時間可以好好休息。

接下來有他期待了很久的通告,關於幾齣戲,雖然還只能是小配角,不過至少也不是臨演;中間更插了幾支拍攝試鏡,接下來只會更忙,這幾天的清閒過了可能也只不過是像一場夢一樣。

他全身放鬆地陷在沙發裡,雙手捧著一馬克杯的熱咖啡,沉溺在久違的靜謐之中。

恍惚間他想起最近異常高頻率的相遇,那莫名時常出現在自己眼前的螢綠,就連搭檔的響好像都沒有讓他意識到這麼常見到面,卻不知道為什麼這個本該只有一面之緣的人卻好像總是出現在周圍。

是緣分嗎?想起來也有趣。


兩人的初遇簡直可以說是一團亂,不論是無心還是刻意。

想想竟然是因為拍攝『一日戀人』這樣的節目而認識,某種層面來說也可以算是災難吧。不說性別問題,就單是他這種戲狂遇上其實稍微對拍攝內容有些排斥的人,湊在一起光是想就很頭大,連在旁邊跟拍的人事後都跟經紀人提起過是否有些過於入戲而尷尬;雖然對他來說怎樣倒也無所謂,反正能演戲就好了,即使旁人看來僅只是自我滿足他也不在意,更何況事實上大概也就是這麼回事。

目送著那抹背影隱沒在玄關,本以為自此之後大概也不會有所接觸,卻沒想到還能夠在各種地方遇見,有意無意之中竟還越形熟悉,這真是始料未及。雖然同一家公司的見習生左右似乎也不是太難遇到,但至今為止也就這麼一個留在了他的視線之中。

是因為過於特別的初遇嗎?但是一直以來他也不曾真正留意過誰,好像不管發生什麼事情於他都不過是過眼雲煙,卻怎麼……

他仰頭閉起眼,想起在最近一場拍攝遇見對方的場景。

『喲,哲人,真巧,最近好像滿常碰見你的呢。』

『……嗨。』

哲人依舊是那副慵懶的模樣。說起來這也是他久違地竟然會記住別人的名字,或許是因為有演過戲所以印象才會留住吧?不然直到現在他還是藉著一本隨身攜帶的名冊來認人呢。不管遇見了多少次,他對人的記性還是一樣差,即使是響也是近來刻意背誦之下才記住的。

再次接觸到的時候,他多少還是感覺得到哲人的些許僵硬,不過其實並不是太過明顯,若是沒有肢體上的接觸的話──不過或許不管是誰,這個人都不習慣太過親密,也不單純是因為他。

『沒想到又跟哲人排在同一個棚啊,我們真的是很有緣份呢,不過還真意外,我本來想說這種通告哲人會接的機率不高──啊,不過也是,哲人都是看經紀人的安排嘛,呵呵。』

『……嗯。』

哲人淡淡地看過來一眼,而後又將視線移開,不曉得在看些什麼。

『……倒是Dale,每天都這麼有精神吶。』

『嗯?哲人今天沒有精神嗎?發生了什麼事,可以跟我說哦,有能幫上忙的地方就好了呢,我會盡我所能的喲。』

他揚起大約依舊十分燦爛的微笑,看向哲人的側臉。

『……沒什麼,只是覺得……』

話沒有說完,哲人只是看了過來,又搖了搖頭。『沒什麼,別在意。』

或許哲人知道他本來就不是會在意這種事的人吧,很多事不過是嘴上說說,他也真的沒有再繼續追問下去,只是斷斷續續地在拍攝前跟哲人聊起了別的話題,當然大多還是他一個人在舌燦蓮花。

熟悉了之後,才知道哲人也不單是冷酷與慵懶,不過面對他的時候大部分還是十足的懶散樣子,這或許跟他的多話也有關係吧?又或著其實他是哲人並不擅長應付的類型呢──隱約有這樣的感覺。

對他而言,哲人這種類型也不知道該說是擅長不擅長,只是能夠發展到現在這樣的,一定是頭一個吧。

想到這裡他不自覺地勾了下唇,坐直了上身,將手中的咖啡喝完。


雖然是難得的休假,不過他還是想跑一趟攝影棚,觀摩別人的工作狀況。

拿起了最近在閱讀的劇本,他簡單收拾了一下就驅車往攝影棚邁進。直到他站定在外緣,終於回過神來的時候,也只能感嘆這種奇妙到有些邪門的緣分。

眼前恰好是哲人在拍攝雜誌的現場。


他靜靜地看著哲人的拍攝。

雖然對於演戲哲人似乎就少了很多動力,不過若是模特的工作的話,不得不說哲人的底子很好,而且似乎對拍照也挺能掌握要領的,至少他感覺每一個鏡頭都十分好看。

他看著哲人的每一個動作,邊歸納出一些自己可以改進的地方,注意到攝影師的要求以及拍攝角度,一個一個分析而後納為己用──

──卻好像不知不覺有些看呆了。

他站在一個並不起眼的地方,所以哲人拍攝完畢後下來休息也沒有立刻注意到他。他邊為自己的失神感到奇怪,而視線再度對上哲人的那剎那,又狠狠地愣了一下。

有個女孩子來探班,正湊上去在跟哲人聊天,而他看見哲人露出了一抹不曾在自己面前出現的笑意,並溫柔地摸著女孩的頭。

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腦海突然間空白了,或許是因為前陣子太忙吧,所以才會連看到一半都能恍神;他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斂了下眼就離開了攝影棚,沒上前打聲招呼就回家,

更不明白為什麼,自己竟在意起了哲人那句欲說還休的話語。



好像、似乎……有些什麼地方不太對勁,但他沒有多留意,反正對他而言別人的事本來就不曾放上心,於是很快便將這件事拋諸腦後,沒有多餘的思考。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