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123

【D哲】無法組織的語言

[カテゴリ:戀人未滿三十題短打]
[留言:]

戀人未滿三十題短打
♘ 02.無法組織的語言
♘ 正篇告白前劇情,可能與正篇有點出入,自爽小短篇
♘ 哲人OOC長駐(欸


♘ 沒問題以下↓↓




自那之後,他面對哲人依舊是以往的樣子,不曾因此變了什麼;而在他心裡也沒有什麼不同的想法,因為他亦不曾多想那日的失常,甚而早已不復記憶。

只是似乎,不知不覺中,他開始喜歡調侃對方,總是三不五時就開起玩笑,頻頻惹來哲人無奈的白眼,而他樂在其中──雖然他還沒有意識到這件事,更沒有發現,一向外熱內冷的自己,已經放太多注意在哲人身上,一而再、再而三地做出一些他本不會對他人所做的事。

「喲,哲人。」

今天的行程仍然湊巧地又排到了一起。有時他都開始懷疑是不是自家經紀人跟哲人的搭上了線,所以才導致這樣幾乎已不似偶然的相遇──就好像他跟響一樣,亦是因為經紀人而組成了團體──又或者同別人本就不難遇見,只是他注意沒注意到而已。

哲人看見他時先是愣了一下,而後才點點頭側開了視線。

這次是來參加一個幕後合音的複選,並不算是他擅長的領域,能進複選他自己也覺得不可思議。他看了一眼待命中的哲人,想起對方其實滿會唱歌這件事情。雖然他好歹也算是唱歌起家,但相比之下仍是有差別,畢竟他更衷情於演戲,歌唱什麼的只要能好聽便好,也不求出彩專業。

看著在休息室中準備的明星以及忙亂的助手們,他莫名地心情非常好。

「今天好像只會最後決定出一個人呢,我覺得哲人勝選的機率很大哦,啊──好想聽聽哲人初選時的DEMO呢──這個歌星好像也頗大牌呢,雖然是半個新人,不過紅得既快又火。雖然說可能不同歌曲會因為需求挑選不同合聲,不過感覺要是被他看上的話應該也差不多定下來了吧?呵呵,是個不錯的學習機會呢?我很看好哲人喲。」

「……為什麼?」哲人一臉狐疑地看了過來。真正熟識之後,儘管對方似乎對自己還是會有些不知如何應付,但已不如最初時那樣尷尬,兩人之間的氣氛已經幾乎趨於自然。「你不也是來徵選的嗎?」

「因為我喜歡聽你唱歌嘛。」

他撐頰側著眼看哲人,毫不遲疑地笑著這麼說。

「……」哲人似乎本想說些什麼,但終是抿了抿唇,斂下眼後移開了視線,抬手摸了摸後頸。「……謝謝。」

「不是說了我是哲人的歌迷嗎?」

哲人愣了下,而後露出了不置可否的表情。「說是這麼說,不過Dale對每個人都是這套說詞吧?」

「下一位,27號預備──」

「嘛,不過還是謝謝你喜歡。」

哲人應聲離去前回頭看了他一眼,嘴角難得掛起的笑意,讓他愣了好一會才回神對那已經漸遠的人影哀哀嘆道:「欸──這樣懷疑我的真心好過分啊──」

隱隱約約好像聽見嗤的一聲笑意輕輕飄盪耳邊,仿若羽毛落地。他看著人影消失的方向,好一會才斂下眼,但沒收起幾乎已成了標誌的笑容。


……若真是,如往常那般,說說便如過眼雲煙。

為什麼他卻想起了,只有他自己知道,第一次聽見那款款歌聲的往事。



「欸,Dale,你也有來徵選啊?」

他聞言抬起頭,不自覺地加深了臉上的笑意。「是啊,你也來了?真巧。」

「那可不是?無巧不成書,不過說巧也不巧,遇見你的次數其實也沒有很少呀,畢竟同一個公會,這工作數來數去也就這幾件嘛,常常遇到也是有的,哈哈。只是沒想到你也會想接觸唱歌這一塊呢。」

「唱歌啊……雖然我喜歡演戲好像是司馬昭之心,不過目前還是打算都接觸一下呢,經紀人也是這麼說的。要說起來這行程也都是給他排的,所以在什麼通告遇見我還真是都不奇怪呢。」

「是嗎?沒想到你會都給經紀人安排耶,我還以為你應該會讓他都給你挑些演戲的通告深造呢。」

「我可是很放心我家經紀人的喲?雖然說有時候呆呆的,哈哈。都接觸一下也沒什麼不好,對吧?」他頓了一頓,才續道:「那麼你現在是在等……?」

「哦,沒什麼,我已經唱完了,留下來等結果呢。Dale呢?」

「我還沒到呢,恐怕還有一陣子要等。」

「那我不打擾你啦,雖然你看起來很放得開,不過換作是我可是會緊張得要命呢,總得好好準備準備。」

「那有什麼要緊,你歌唱那麼好,絕對沒問題的,可別那麼謙虛啊。我的話嘛,是自嘆弗如,不過是來這長長見識的,即便是有備而來,也是及不上萬一呢,倒是獻醜了。」

「哈哈,那就先謝謝啦。」

他笑著頷首示意,那人便也接著走了,也不知道去哪打發時間。

……話又說回來,那個人是誰來者?

他閃過這思緒,卻因太過無關緊要而轉瞬便拋諸腦後。


一直到被叫號之前,他又陸續跟幾個人淺淺聊過,交換了名片,心想著回去要整理整理經紀人為了他準備的認人簿。不管是哪裡,人脈都是最為重要的,尤其在這個圈子裡;只是他雖擅長與人交際,卻總是記不起別人的模樣,除非對方跟演戲有所牽連。經紀人一直為他這點不上心苦惱,最後做出了這麼一個折衷辦法;他倒也是感謝的,便也就這麼用著,省卻了不少尷尬,自也多添了許多機會。

「40號預備──」

他起身撢了撢衣服,而後踏入錄音室。


「……──」

他張嘴開始唱歌時,心裡也不曾有一絲慌亂,然而在開口不久,他耳邊卻斷斷續續縈繞起那時的歌聲。


一時忘我。


「可以了,換下一個吧。」

一場一場試下來,那明星臉上也是多了些倦色,卻在他走前多看了他幾眼。



最終他們都沒拿到資格。入選的是一個他不認識的人,然而他卻拿到明星的名片,表示期待下次連絡。

他站在街上,看著手中的名片好一會,嘴邊的笑勾描深了幾分,卻不是因為開心;但即便旁人見了也瞧不出是什麼,只好當作是高興所致。他收起名片,正要走時卻看見那抹螢綠出現眼前。

可是他卻反而不知道要說些什麼,僅僅只是望著。

……這是第一次,舌燦蓮花的他竟不曉得要說些什麼好。


「……Dale?」

反倒是哲人注意到了他的視線,思索了一會終是走過來,伸手在他眼前揮了揮。

「啊,喲。」

他回過神來,笑著打了聲招呼。

「你在這邊發什麼愣?不回去嗎?」

「……」他罕見地沉默了下來,心思百轉,這才回復了一些平日的神采。「沒什麼,只是覺得意外,沒想到哲人竟然沒選上呢。」

「……沒什麼,這不是很平常嗎。」哲人聳了聳肩,似乎也不是特別在意。

他斂下眼,指尖在口袋摩娑著那張名片。

「我這次可是真的覺得非哲人莫屬了呢,不過雖然說沒選上,但是以哲人的能力來說,肯定也留下了連絡吧?我倒不相信他肯放過哲人這麼好的聲音呢。」

「……吭?沒選上肯定就是不合意思唄。」哲人慣性地又摸了摸後頸,而後望向馬路的另一頭。「沒差吧。」

他聞言輕笑了幾聲,笑著笑著,卻不小心真心笑了出來。

「……幹嘛哀?」

「哈、哈哈……」他又笑了幾聲才堪堪止住。「沒,沒什麼。你說的是啊,這倒是他的損失呢。」他把名片往口袋裡一推,而後伸出了手伸個懶腰。「哎呀──折騰了一晚上,也真是累了呢。哲人打算怎麼回去,要我送你一程嗎?我這也算順路喲。」

「不用了。」哲人搖搖頭,「我可以自己回去。」

「好吧,那就把機會留到下次了?呵呵。」

哲人朝他揮了揮手,準備各自離開。

「我可是很期待哲人個人專輯出來的那一天喲。」

他笑著,對哲人的背影這麼說著。

哲人的步伐緩了一緩,而後終是朝著不同的方向離開。



他抬頭望向漆黑的夜空,沒有一絲星光,只留一輪明月慘白掛在那裡。

他笑著輕嘆了口氣,而後漫步至停車場,驅車離開。



本來是打算著把名片交給對方的,但想想也沒那個必要,以對方的性格,想必也不會收下吧。

他握著方向盤,唇邊勾起一抹輕淺的微笑。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