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223

【D哲】想擁抱你的衝動

[カテゴリ:戀人未滿三十題短打]
[留言:]

戀人未滿三十題短打
♘ 03. 想擁抱你的衝動
♘ 正篇告白前劇情,可能與正篇有點出入,自爽小短篇
♘ 哲人OOC長駐(欸


♘ 沒問題以下↓↓





外頭下著毛毛雨。

Dale難得停下了手邊的事情,倚在窗邊望著外頭有些出神。

這個普遍不招人喜歡的天氣,落在他眼底其實仍是什麼都沒有留下,只是偶爾,湊巧,在這種要大不大的雨幕裡,會讓他想起一些、像是輕得無足輕重,卻也不真是那樣無關緊要的事情。

他也想說那些事與他無關了,卻也怎地騙不了自己。

不是特別在意地恍神去想著,也就是回過神大概會記不起剛才究竟想了什麼的程度;過了會卻不知怎地想起了最近的事情,顯得特別清晰。

又是那個人。

他不自覺地斂了眼,慣性掛在臉上的笑意不知是變濃了抑或是變淡了,反正左右也就是象徵性的表情,他也並不介意到底在別人眼裡如何。

前陣子因緣巧合跟那人聊起了一些似乎已經算是比較私人的話題,他無意去問,也沒想到對方會說,直到現在他仍不明白為什麼;只是想想倒也坦然,對於那個人而言其實這些事情倒也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估計也就是順口就這麼聊了,雖然他現在也不清楚是怎麼個順法。

於是多少知道了那個人的成長環境,於是莫名其妙地似乎又跟對方靠近了一點。

心裡彷彿翻騰了什麼說不清道不明的東西,一瞬即逝,他不想抓也抓不著。



這情景在響眼裡看來卻有些破天荒了。

難道窗外有什麼嗎?響很認真地想看透玻璃外隔著一層薄薄雨幕的世界,卻遺憾地什麼也沒有發現。

Dale先生很難得會發呆啊……不,根本可以說是第一次看到吧。

他有些困惑地走近,但還沒等他開口,Dale就已經收回視線,似是發現了他的靠近而轉過頭,朝他就是一個微笑燦爛大放送,就像路邊的跳樓大拍賣一樣。

真的閃亮到他覺得有點像是從樓頂掉下來一般的失重感。


不是很確定Dale是不是真是為了掩飾自己方才的『失常』,至少這一刻響已經開始懷疑剛剛是不是自己無端產生的一種錯覺。

「呃,那個……Dale先生?」

「怎麼啦響響?」

雖然不是第一天知道Dale幾乎無時無刻不在笑,也應該要習慣了──這時卻不知怎的覺得有點過於刺眼了,搞得他都快不知道怎麼繼續開口才好。

「那個……啊、我要去超市買一下晚餐的材料,Dale先生……去嗎?」

「啊,都這時間啦。」Dale聞言先是看了看錶,而後點點頭。「好啊,一起去吧,正好觀摩觀摩響響賢慧的一面呢,平常公寓裡的事都是你在打點了真是不好意思啊,不過事情交給響響真是很放心呢,總覺得背後很可靠啊──」

「Dale先生……」響笑著似是有些無奈又有些害羞,甚又摻了一點調皮。「賢慧不是用來形容男孩子的吧,真是的,真覺得不好意思的話多回來幫點忙嘛。」

響裝著一臉氣鼓鼓的模樣,藏不住的笑意卻完全出賣了主人;Dale連忙應了聲好好好,伸手就摸了摸響的頭。

響笑鬧著拍了下Dale的手,又嘿嘿笑了聲,趕在前頭出門,卻是沒被看見的滿臉潮紅,以及一絲似乎帶點不合時宜的苦笑。

總是……這樣。明知道沒什麼,但真的很容易誤會啊。



他們一人一把傘雙雙穿過了重重雨幕,雨點拍打在傘上的聲音近乎沒有,輕巧地像一支輕音樂。Dale想起前不久聽過的旋律,哼了幾聲之後全數嚥回了嘴裡。他赫然發現那是那個人的一首歌,不過確實是很好聽的。

嘻笑著買完了食材,他順手接過響手中大多數的重量,卻在自動門拉開走出後瞬間停住了腳步。

「Dale先生?」

響疑惑地喚了一聲,Dale便若無其事地朝他笑笑,一點遲疑也沒有地說到:「雨好像稍微又大了點呢,看來回去之後多少會淋濕了,不過能幫上響響的忙就算我現在淋雨回去也心甘情願喔。」

「別鬧了Dale先生,趕快回去吧身體要緊,絕對不可以淋雨喔!」響失笑著,也不是很在意地就往回去的路上走。


Dale看著遠處一個不起眼的地方,一個很熟悉的人就站在那裡。

怎麼會對這個人的存在這麼敏感了呢?……碰巧看見的吧。他跟他之間總是充滿著各式各樣奇奇怪怪的巧合,到後來他也毫不吝嗇地持續用著這一詞彙,從不考慮多了就再不是巧合。

那個人站在屋簷下沒有什麼情緒地望著天空,看起來就單純像是在看著這漫天細雨什麼時候會停,而後為自己現在有些動彈不得的情況有些無奈,更或許是猶豫著該不該直接就這麼不管不顧地暴露在細雨之中。

Dale看著那人影,雙唇動了動,握著環保帶的手緊了緊,卻終究是什麼都沒有做。

他想起了那些曾屬於自己的雨天,那些曾屬於對方的雨天,不受控制的,隱約產生了一種他不明瞭的衝動,只是還沒待明白便已無影無蹤。

而後不出所料,那人影沒考慮多久便邁步飛奔了出去,朝著他的反方向。

像是不願留給他一點餘地。


「Dale先生?」響走了好一段路,發現同居人沒有跟上來,於是特地又折返了回來。「怎麼了嗎?」

響順著Dale的視線望去,依舊什麼也沒看到。

「沒什麼,走吧,我們回去。」Dale笑著搖了搖頭,揚了揚手中的食材。「我可是很期待響響的手藝喲,難得一次晚餐待在宿舍享用呢,總有種幸福的感覺啊。」

響有些慌亂地駁斥了聲,無奈得又是帶頭先一步離開。


Dale不緊不慢地跟在後頭,隨口又調笑了幾句,而後不著痕跡地回頭往那人影消失的方向看了一眼,斂下眼之後臉上就剩了平時那點笑意。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