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909

【D哲】剪髮

[カテゴリ:Dale x 哲人]
[留言:]

頭髮在不知不覺間也長得這麼長了。
Dale在浴室做著簡單的盥洗,看著鏡子裡自己已下探肩膀許多的捲翹金髮,臉上不帶任何一絲表情。

今天他起了個大早,慣例在晨曦中看著枕邊人的睡顏醒來,看了一會才注意到自己四散的金髮,還纏著幾縷對方也同樣留長些許的螢綠髮絲,色調宜人,這卻讓他不像平常一般再待著一會才起身準備早餐,而是硬生生擰斷了自己一部分糾纏的髮絲,頭也不回去了浴室。

即便進了浴室,其實也沒有什麼其他與平日不同的動作,不過是盥洗的力道粗暴了一點,連他自己也沒有意識到這樣的變化,一直到弄疼了自己,才回緩過來,看著鏡子裡的男人發愣。


幹嘛呢?


就算這樣問自己,也得不到什麼答案,更或許是他也不想給出什麼答案。那其實不怎麼重要。Dale撇撇嘴,覺得自己有點好笑。他伸手隨便順了順胡捲亂翹的髮絲,隨意地用手指鬆鬆束起,儼然就是一個亂七八糟卻又能被認為個性風流的造型。這陣子他倒沒少聽幾句讚美的話,不論如何,自己這頭純正柔軟的金髮那還是有些優勢的,或許再搭上他個高,又加上做的是這樣一個似乎與藝術分不開的行業,怎麼也能給人瞧出點韻味來,而不只是離經叛道。
反正他從沒認真花心思搭理過自己的髮型,既然於工作形象無損,那便也無所謂。

「髮圈……」

Dale側過頭尋找小櫃子裡的髮圈,想就這樣隨便綁起來了,不過一時之間卻不知怎麼找不太到。說到髮圈,那一開始是為了他捧在心上的枕邊人購置的,也不過是最簡單樸實的小髮圈,就是顏色他故意挑了綠色和一些黃色,有一次對方隨手拿過一個黃色髮圈時,不知是不是因為他的表情太過刻意,自此之後黃色髮圈便再沒被用過,倒是他頭髮長了以後隨手拿了幾個來用。


正想著算了,就拿一邊綠色的髮圈吧,一回過頭就撞上一個溫溫軟軟的東西。他視線擦過了身前的鏡子,裡頭映著他身後本該沉睡的枕邊人,一手正要碰上他散亂金髮的模樣,於是他就停住了,沒再轉向來人的方向。


「……早。」似乎是覺得有些尷尬,對方先悶悶地道了聲早,眼神有些閃爍,伸出的手遲疑了一會,才放棄一般不管不顧地直接捋起了他金色的髮絲。Dale想這人肯定還有一半沒睡醒,神情才這麼毫無防備,露出了這樣不加掩飾的神色,無端地令他心蕩神馳。

「早呀,哲。」他輕輕地說,並沒有刻意去調整自己的表情,只是淡淡地牽起一抹微笑。「我吵醒你了?」

哲人有些心不在焉地搖搖頭,眼神直盯著他的長髮看,不知為什麼那麼專注。Dale也不打擾,安安靜靜地讓哲人理順那亂糟糟的髮絲,甚至拿起了扁梳,一下一下透著絲小心翼翼地梳著,像是怕扯掉了他一根頭髮。

「Dale醬的頭髮長了呢。」

Dale看著鏡子裡在梳齒間捲曲瀑洩的金色,一絲一絲滑過哲人修長的指尖,聞言視線移到了哲人的臉上,不意卻看見了對方微微蹙起的眉頭。

「怎麼了?」

哲人停下了動作,卻沒有看他,盯著自己握在手中的柔軟金髮好一陣子才緩緩開口。

「吶,剪掉吧?」

Dale對這突如其來的提議愣了一下,有些意外而疑惑地看向鏡子中的哲人,可對方依舊沒對上他的視線。他斟酌了一下,才問:「你不喜歡嗎?」

哲人搖了搖頭。

Dale停了一會,思量了下對方的意思,而這停頓的時間讓哲人抬起了眼,神色間隱隱透著絲懊惱,Dale趕在對方開口前轉過身,頭髮順著動作滑開了哲人的掌握,他便緊接著握上了那隻手,那小心護著自己的、分明比自己還瘦小的手。

「好。」

他笑道,給出的答案毫不猶豫。

哲人愣愣地看著他,剛要出口的話全被堵了回去,一時間有些怔愣,又或者是為了那過近的燦爛笑容,分明習慣了,卻又忍不住猝不及防地出了神。時間短暫地凝固,很快又恢復流動,哲人有些不自在地移開了視線,將自己被暖暖握著的手抽回,不著痕跡地躲去了珍而重之描摩自己的指尖。

「那,今天下午,帶你去我常去的理髮廳吧。」

Dale輕輕抓住了哲人的手腕,留住要轉身離開的對方:「哲。」

「嗯?」哲人沒有掙脫,卻也沒有轉回身,只是神色淡漠地微微側過頭。

「你幫我剪吧?」

Dale另一手捲了捲自己的金髮,笑得輕巧。

「你幫我剪吧。」他又重複了一次,像是在確定什麼,口氣多了絲沉穩執著,輕緩而咬字清晰。

哲人終於轉回身,平靜的臉龐染上了些莫名其妙。「但是我不會剪啊……」

「沒關係。」Dale湊近哲人,揚起的唇貼上對方柔軟的耳畔,輕聲細語,彷彿情人間纏綿繾綣的情話。「我想你幫我剪嘛。」

哲人抿抿唇,整個人似乎有點僵住而沒有回應,Dale又再補了一句,「需要的話,之後再去給別人修就好啦。」

「……麻煩死了。」哲人低低嘟囔了一句,抬手推開那金燦燦的腦袋。「別在我耳邊說話。」

「哎,你這樣好傷我的心吶,別對我這麼粗魯嘛,哲。」Dale笑著看那走沒幾步又僵住的身影,回過頭來似瞪非瞪地剜了自己一眼,轉瞬間又帶上了些許狡黠的光點:「快出來剪頭髮,我學的可是美術不是美髮,剪壞了我也不管你唷。」



喀嚓、喀嚓。

手指起落之間,隨著耳邊一聲一聲切斷的細微響動,便是越發輕盈的感覺,長了翅膀一般,又像是卸下了什麼一直擔著的重擔,彷彿腳步都輕了起來。

他忽然想起自己從書上看到的一句話。

理不盡三千煩惱絲,剪一地舊日糾纏鬢。


可是這樣嗎?


冷硬冰涼的鐵片邊緣偶爾擦過後頸,更多的卻可以感受到那雙手的細緻靈巧,Dale眨了眨眼睛,不自覺地加深了笑意。哲人從鏡子裡看到了,稍微頓了下手上的動作,撇撇嘴,「笑什麼?」

「沒呀。」Dale笑瞇了眼,翠綠的瞳帶著戲謔,卻又寫著滿滿的認真。「只是覺得很開心又很幸福罷了。」

哲人覺得自己就不該開口的。

「哎,你不信?我很認真的呀。」Dale沒有移動分毫,顯得那擠眉弄眼的臉更加可惡了,哲人心想。「哲的手真巧,就算去開理髮店也絕對可以的呢,哲真是做什麼都很厲害呀……」

最好隨便一刀把他的髮型剪壞了,連見人都覺得難過。哲人補上了一句。

不過他又很無奈地想到,這一點也構不成威脅,大約只會被拿去當作炫耀的談資吧……想到這,哲人不禁翻了翻白眼。


「我是說真的喲。」

Dale忽然又淡淡地補了一句。哲人覺得跟這人相處了這麼段時間,有些價值觀都要被弄糊塗了,明明會躍之言語之外的滿滿情緒,落在這人嘴裡,卻越是平淡得像是白水一樣,藏得過深,宛若冰河暗湧;反而在這嘴裡聽起來越是天花亂墜的喜悅,卻也像煙花一般,對這人來說不過是過眼雲煙的不經心。

所以這時候他反而信了,信了那樣冷淡的面龐是真心喜悅。


為什麼呢?

而究竟他是笑了開心,還是不笑開心呢……



Dale看著哲人久久沒有動作的手,也不再乖乖坐著,試探地撫上了那還握著剪刀的手指,輕輕以唇相貼。

「真的很高興。」

Dale用側臉貼著哲人溫涼的手背。「哲就像魔術師一樣呢。」


好像那些糾纏著自己、散不去的東西,也能隨著那雙巧手擺弄,一一俐落地理去。

還不夠神奇的嗎?


哲人回過神來,無奈地嘆了口氣,滿是沒輒的笑意。「有時候我真覺得,Dale醬不是跟我同個年齡層的大人呢。」

「喜歡小孩嗎?哲哥哥。」Dale略為調皮地說了句,哲人彈了下他的額頭,他輕呼了聲,就被哲人摟進懷裡。

無聲之中,他總覺得自己心裡某一塊陳年凍住的地方,持續化去,又暖又寒得心驚。

可他選擇閉上眼睛,不躲也不閃,只因為這個人這麼摟著他,輕輕拍著他的背脊。


「……繼續剪吧,」哲人緩緩地說,帶著沉穩的力道。「再不然你就不用出去見人啦。」




看著自己最後定下來的髮型,Dale意外地覺得十分清爽而好看。他沒想像過自己完全短髮的模樣,不論何時,他總得要留著一絲長髮的痕跡才行,而現在想來,他竟沒有跨出過那麼小小的一步距離,不過就是那麼近在眼前,向前一覷,便是全新的天地世界。

而他在那裡就只看見這麼一個人,完美地融在了天光裡。